116文學 > 五胡明月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阿郎入魔(一)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阿郎入魔(一)

    “等他們?!一個沒人要的烏譚部廢物?!還有一個下賤的晉狗!有什么好等的?!你去派人給他們兩人傳個口信,就說下邽城已經唾手可得,讓他們不用再著急過來了!”

    “可是大人......”

    “可是什么?!他們要是敢跟我鮮于仙爭功,我就讓康相替我去參他們二人一本,老子倒是要看看在漢皇的心里面,是他們烏譚部重要還是我們鮮于氏更加重要?!”

    “大人,可我們都是步軍啊!而且下邽城有多少敵軍也不清楚,我們就這樣孤軍深入,也太過冒險了吧?!”

    “你怎么那么啰嗦?!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不用擔心!再這么多廢話,小心老子把你的舌頭割了喂鷹!”

    鮮于仙撂下這句狠話,也不去看鮮于乃的臉色有多難看,就自顧自地把手心貼到了身邊死尸的額頭上......

    鮮于乃實在是很反感鮮于仙總是這樣裝神弄鬼,又擔心一會就會有其他晉人從不同方向殺過來,所以忍不住插了一句:“大人......”

    “閉嘴!老子現在最煩你說話了!沒看到老子正在嘗試最古老的秘法?!萬一成了,下邽那邊的敵軍情報就都清楚了!”

    “秘法?!真的能跟死人的靈魂溝通?!”

    “廢話!”

    “可他們是關中人啊......,這可怎么溝通啊?大人您什么時候學會說關中話的?!”

    鮮于仙只覺得兩眼一陣發黑,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就在這時......

    “祭司大人!快來啊!這個晉人的副部督在裝死!”

    片刻之后......

    “你們不要殺我!我愿意投靠漢國!不不不,我愿意效忠大人,做牛做馬都行!不不不!做狗都行啊!”

    鮮于仙越看越覺得眼前這個毫無廉恥的晉狗卑鄙無恥,尤其這廝還會說匈奴話,更是一陣覺得受到了侮辱!

    “下賤坯子!老子留你作甚?!”

    “大人不要殺我啊!我是魯克將軍麾下的副部督,他們現在都在下邽城里!那里的情況我比誰都清楚啊!只要大人肯饒我一命,小的對天發誓,此時此時絕不會背叛大人啊!”

    鮮于乃一聽這話,趕緊一把拉住了已經準備拔刀相向的鮮于仙!

    “你干什么?!”

    “大人......,這可是長生天要把下邽送給您啊......”

    同一時刻,賈城{蟠龍原西北方向的一個破舊小城}

    “哈哈哈!阿郎!真有你的啊!這種商人聚集的地方你都知道?!哈哈哈,雖然這時節沒太多人,可他們囤積在這里過冬的貨物可真不少啊!足夠咱們所有人吃上很久了!哈哈哈!這回杜曼他們要眼紅死我們了!哈哈哈!”

    阿郎聽著嚴敦這番出自肺腑的贊嘆,卻是沒有絲毫欣喜的模樣……

    不久之前這里或許還是一片歡聲笑語……

    可如今除了滿地的尸體,就只剩下了一群待宰的“羔羊”……

    他們那充滿了仇恨,卻又因為恐懼而變得彷徨無助的眼神,更是不斷刺激著阿郎隱藏在心底里對殺戮和鮮血的渴望!

    可他那眼睛紅紅的樣子看在蒲候和謝艾的眼里,卻是都誤以為他是因為殺戮太過殘酷,傷亡太過慘重而于心不忍.......

    “阿郎......”

    “猴子我沒事......”

    “阿郎你勸勸副部督放了這些投降的人吧,他們不過是一些走南闖北,吃著辛苦飯的可憐人......”

    “......”

    “咱們要了他們的財貨也就是了......”

    可阿郎聽了蒲候這話,卻是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反而主動對著嚴敦說道:“副部督覺得這座小城怎么樣?!”

    “不錯!不僅依山傍水,而且城墻也修得格外堅固!要不是老弟你有本事,讓咱們偽裝成了商隊,然后用特殊的暗號騙開了城門,就憑咱們這點人想要這么快拿下這座城,嘿嘿,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啊!”

    “嚴兄謬贊了,阿郎以前跟著商隊行走過,這座賈城也是各路商隊一起出資修建的,所以對這里還算比較熟悉罷了......”

    “哈哈哈!那我嚴敦可真是運氣好到了極點!竟然讓我在軍中遇見了你!哈哈哈!這次的功勞你我一人一半如何?!”

    “嚴兄抬愛了……,功勞自然都是嚴兄的,阿郎實在是不敢居功......,只是不知道嚴兄準備怎么處置這些人?!”

    蒲候和謝艾一聽阿郎饒了那么大一個圈子,總算是要說到正事上來了,真是各自心頭都松了一口氣......

    畢竟以嚴敦對阿郎的重視,只要阿郎開口要求放任,那基本上這些人就都不用死了......

    更何況......

    嚴敦顯然是早就動了貪念......

    這商隊里可有不少用來買賣的女奴......

    而且長得十分誘人……

    “軍爺!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啊!”

    “軍爺!你要我們做什么都行啊!”

    “小女子愿意為將軍做牛做馬!”

    嚴敦被那幾句軟軟糯糯的“將軍”二字,說得真是心花怒放,尤其看著她們那副我見猶憐的嬌俏模樣,更是心猿意馬......

    而嚴敦的舉動,也著實讓一眾將士也跟著邪念叢生,畢竟只要嚴敦這里首先開了口子,那他們這些做小的,總歸也有機會可以開葷吧......

    可嚴敦就算再色迷心竅,對于魯克和皇甫陽定下的軍規還是十分畏懼,以至于就算很想留下這些女奴來自己享用,也不敢主動開口......

    而且一旦開口把所有人都放了的話,這些美嬌娘肯定瞬間就會跑得沒影......

    這叫他如何肯開口放人?!

    “阿郎!你是咱們大家的軍師,還是你來說說看該怎么辦吧!?”

    阿郎是個聰明人......

    而且還是極其聰明的那種......

    他等得就是嚴敦的這句話!

    只要他嚴敦心里充滿了貪婪和yù wàng......

    那就再也難以逃出他的掌控!

    阿郎靜靜地看著嚴敦到了此刻還在和那些女奴眉來眼去的樣子,心中更是冷笑連連......

    “既然嚴兄讓我來說,那阿郎的建議是......”

    嚴敦聽著阿郎吞吞吐吐的話,頓時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阿郎你就不要賣關子了,趕緊說出吧!你說什么都行!”

    “那就全殺了吧!”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