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農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 第1120章 韓華篇2

第1120章 韓華篇2

    韓華不費吹煙之力就將姑娘家救了上來,那姑娘沒想到這般偏僻的地方竟然還會有人在會救了自己,又見到是陌生男人,慌得臉色一白,趕緊推開韓華,她雖一心尋死,但絕不可失了名譽。

    韓華的注意力在姑娘家的手上,一只有著六指的纖長白晰的手,是她?

    歐陽嵐也注意到手上戴著的手套突然間不見了,應該是落在了水中,窘迫不已的趕緊將手藏于身后,站起身來就要跑,可沒跑幾下腳就被地上的石子給絆倒,跌倒在地上痛的驚呼出聲。

    韓華搖搖頭,起身去扶她,見她怎么也不肯伸出手,只是防備的看著她。

    “你連尋死都不怕,還會怕我?”韓華總帶著三分威嚴的聲音里透著一絲譏諷。

    歐陽嵐抬起頭,這才看清了韓華的長相,一個儒雅的年長男子,面貌俊朗,舉手投足都透著沉穩與穩重,滿臉的嚴肅,眸光深邃嚴凝。

    這是一張君子的臉,并不讓人覺得輕浮,歐陽嵐輕咬下唇將手伸給了他,沒想人剛拉起來,她就痛呼一聲。

    “扭到腳了?”韓華看向她的腳。

    歐陽嵐點點頭。

    “能走嗎?”

    她試著走了幾步,滿臉的痛苦。

    此刻是正中午,陽光正好,然而畢竟是冬天,再好的陽光也經受不住濕衣的冰冷。看歐陽嵐這模樣,韓華解下自己身上的厚披給了她:“這里沒有別人,披上吧。”他的人看到他長時間不出去應該會進來找他了。

    歐陽嵐紅著臉披上。

    “皇上將平成公主賜婚給了斐俊,所以你才想著尋死?”韓華低下頭望著在披風中縮成一團的小姑娘,說小也不小了,二十歲的姑娘換成別人孩子都有好幾,他知道這姑娘一直在等著斐俊。

    “你,你是誰?”他怎么會知道她和斐俊的事。

    “我叫韓華。”

    “韓大人?”歐陽嵐怎么會不知道韓華呢,無數次她從斐俊嘴里說出這個名字,斐俊視為師為長為友的朋友。

    韓華點點頭:“還想尋死嗎?”

    韓大人的聲音一如他給人的感覺,也滿是嚴肅,歐陽嵐得知他的身份后生了幾分親近,但這樣的嚴肅又讓她對他帶著幾分懼意,搖搖頭,死過一次再死一次,她已經沒有任何的勇氣,原來自己竟也是這般的懦弱。

    “你和斐俊不適合。”韓華說道。

    歐陽嵐愣了下,抬頭看他,貝齒輕咬下唇良久才問:“為什么?”聲音微弱但仍能聽出話中的倔強。

    “你會拖累他。”看著這姑娘因為他的話而紅了眼,雖什么也沒說但神情的不服還是顯露著,韓華又說道:“他也會拖累你,既然相互拖累,那就是不合適。”

    歐陽嵐張嘴想辯解,聽得韓華又道:“行了,我的人來了,韓家的莊園離這里挺近,不過莊園里常年無人居住,所以你坐我的轎子先到韓家去。”

    歐陽嵐朝著他的視線望去,果然見幾名侍衛匆匆而來,她這模樣自然不能回去,也只好先聽了韓大人的安排,艱難起身,下一刻她驚呼一聲,只因韓華突然抱起了她。

    長這么大,歐陽嵐見過最多的外男也是斐俊,只因他與歐陽家的嫡長子,也就是和她弟弟關系好,但止乎于禮,像這般接觸早已經超出了禮教,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韓華原以為這姑娘會掙扎,沒想到出奇的乖巧,低頭一看,有些忍俊不禁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不是乖巧,而是被他嚇著了。

    大漢的民風雖然不能說有多開放,但像懷中這個姑娘家如此一板一眼的也不多吧,況且,他比她大了這么多。

    回過神的歐陽嵐直到被抱進了轎子時,身子也是非常僵硬的,到了韓府好不容易身子緩了過來,卻被撩起轎簾的韓華再次抱進了韓府。

    京城的紛紛攏攏,韓華聽不見,將歐陽姑娘送到了韓府交給了蕭真嬸子后,他回了所屬地開始忙起來,其中,他又陸續回了家里幾趟,與妻子和離了。向來以為溫柔賢淑的妻子,沒想到一直背著他給他父母難堪,甚至于自己的兒子也不是跟自己的姓。

    為此,他大醉了一場,人生幾十年,從沒輸得這般徹底過,向來自律甚嚴的他沒容許自己傷心太久,很快振作起來處理政務。

    沒想到年后才開春,一封家書和歐陽大將軍的信突然而至,寫的是同一件事,歐陽大將軍是希望他能娶他大女兒歐陽嵐,家里則是征詢他的意見,他才知道他和歐陽嵐的事被人傳了出去,且歐陽嵐被人惡意中傷,女孩子家的名聲盡毀。

    當晚,他收到了嬸嬸蕭真的秘信,原來自歐陽姑娘出城進了林子輕生就已經被人跟蹤,跟蹤之人是平成公主的秘衛,而造謠之事也是平成公主所為,只為了斐俊。

    隔天,韓華回京。

    但還沒等他開始處理這事,皇帝的某個兒子梁王開始zào fǎn,皇帝派太子出征,歐陽大將軍隨行,斐俊和他輔助太子左右。

    酒是個很神奇的東西,營帳內,斐俊拿起酒杯對他道了句‘干了。’

    倆人這么一干,在中間的那份尷尬瞬間解開。

    “你會娶她嗎?”斐俊的目光從帳篷的門簾外收回落在韓華身上。

    “不會。”韓華的神情依然是嚴肅的,往兩人空了的酒杯倒滿酒:“你既如此在意她,為何不拒賜婚?”

    斐俊沉默。

    “又是因為父母不同意,家族不贊同,反對的人太多?”

    斐俊握緊了酒杯。

    韓華笑笑,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幾杯酒下肚,韓華有些微酣,這在以前是從沒有的,今天也不知怎么了,竟沒克制自己一杯接著一杯。

    走出帳外,士兵一排一排的正在巡邏,幾個大的篝火熊熊燃燒著,將諾大的軍營照得如同白晝。

    “大人,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洗澡水。”一名士兵匆匆過來稟說。

    “好。”韓華跟著士兵走進了帳篷里,一進帳篷就迎來了一股暖意還有點若有似無的香氣。

    韓華覺得奇怪,酒氣上來頭腦有些昏也就沒深想,脫了上衣,正要脫下褲時,聽見那屏風后面有水聲。

    “誰在那里?”韓華走進了屏風后,一張逐漸蒼白驚駭的美麗小臉印入他的眼中,還有水底下潔白豐盈恰到好處的美景以及盈盈一握的腰枝。

    韓華并沒有真醉,此刻竟然在這里看到歐陽嵐是徹底酒醒,隨即聽到了外面傳來士兵傳來的腳步聲:“都給我搜,一定要把賊子給搜出來。”

    韓華快手拿過一旁干凈的衣物丟在了歐陽嵐頭上,見她還傻愣著,冷聲道:“還需要我抱你起來嗎?”

    回過神的歐陽嵐既是羞又是憤,也知道此時此刻不該再拖下去:“你,你背過身去。”

    韓華一背過身,她迅速的起身,這衣裳還沒穿上,士兵掀帳的聲音響起,韓華突然轉過身抱著她滾到了地上,洗澡的帳篷為了散發熱氣是用繩子和木棍固定底部,因此底下是空的,兩人很快就從下面滾到了外面。

    外面守著的士兵聽到后面有聲音,還沒轉過身來看就被打暈。

    韓華對這里極熟,一路上又打暈了幾個士兵后,很快抱著歐陽嵐來到了自己的帳篷里,將她放到了床上,看著已經被嚇傻的姑娘以及那根本遮不住光華的衣裳,韓華迅速將目光移開:“將衣裳穿上。”

    嚴肅冰冷的聲音傳進耳朵,歐陽嵐的雙手終于顫抖的動了起來,好不容易將衣裳穿好,帳篷外面就傳來了要搜篷子的聲音,只不過被韓華的親衛兵攔了下來。

    “我穿好了。”歐陽嵐輕顫的聲音傳來。

    韓華這才轉過身,將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一時安靜的出奇。

    韓華對這姑娘可謂印象深刻,說她膽小,連z-i'sa的勇氣都有,這回更是直接來到了軍營,為了誰?這已經不用說了。說她愚蠢,今晚不聲不響,全力配合著她,也是有著幾分聰明。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