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唐朝小白領 > 第二百八十九節 沒有家的草原人(2)

第二百八十九節 沒有家的草原人(2)

    六佛今年多少歲,沒有人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只要是在他還是健壯的時候,能夠活下去,然后被圖玉龍所用就可以了。

    胯下的駱駝脾氣非常不好,不知道是因為他太重了,還是本身就是如此,一路上不停地噴口水,到了套海鎮外面葉檀站著的地方的時候,竟然還想要咬人,卻被六佛給拉住了,這個家伙就喜歡折騰。

    “你們,有糧食,給,不給?”

    六佛平時很少說話,所以這個威脅的話一出來就只能靠著自己的身材以及身上鐵鏈子來達到威懾的目的。

    “不給。”

    葉檀站在已經有點黑的草原上,看著面前的這個男子道,“你幾天沒有洗澡了,誰讓你過來的?”

    “不給,就得死。”

    六佛說完這句話,手上的鐵鏈直接就飛了出去,直取葉檀而來,看來這就是所謂的下馬威之類的。

    葉檀站在那里沒動,從他身邊一個身形不比這人差多少的男子忽然出現在葉檀的面前,然后一把就抓住了鐵鏈的一頭,然后猛然一用力,本來有點松垮垮的鐵鏈突然變成了一根非常結實的鐵鏈,同時發出了嘎嘣的聲音,可見兩人的力氣都不小哦。

    兩人身材強悍的男人,一個站在地上,一身最簡單的衣衫,可以看到胸口的肌肉縱橫,面色如常,身高至少也得一米九,單手抓住了鐵鏈之后,就這么看著坐在駱駝上的六佛。

    六佛卻在這個時候忽然笑了出來,一口的黑牙齒卻非常的鋒利,就像是刀子一樣地在他的嘴里活著,同時他猛然一用力,讓他騎乘的那匹駱駝更加的煩躁,四肢不停地在地上走著,似乎在幫助六佛蓄力。

    兩人就站在那里,似乎僵持住了,而六佛臉上的笑容根本就沒有保存多久,因為對方如山,自己則像是一個傻小子將繩子捆在山上,然后自己想要拉倒山,這個是不可能的。

    “葉彪,差不多得了,這么臭的人,你晚上不吃飯嗎?”

    葉檀站在草地上,被四周的蚊蟲咬的難受,現在可是夏天啊,你當是冬天呢,現在的蚊蟲足以讓人瘋狂的,這兩個二貨竟然還要在這里比拼體力,真的是挺無聊的。

    “好。”

    葉彪本來是單手,說完這句話之后,忽然雙手猛然抓住這跟鐵鏈,胳膊上的肌肉就像是一塊塊的石頭開始挪動一般,猛然大喝一聲,六佛手里的鐵鏈就被他抽了過來,這人倒是聰明,直接就撒手了,可惜的是,他不知道葉彪可不會就這么簡單地就放棄了,忽然朝前走了幾步,然后一個墊步,就到了那頭一直噴著口水,也累的不輕的駱駝那里,左腳一用力,人就飛了出來,直接一腳踩中了駱駝的腦袋,然后就達到了和六佛一樣的高度,然后一招雙龍出洞,直接就奔著對方的腦袋過去了。

    六佛剛剛手臂還在發麻呢,此時看到有人過來襲擊自己,自然是希望可以阻止的,可惜,卻不行,只能看著對方雙手宛如兩個蓋子一樣地直接就將擊中了自己的太陽穴,然后就感覺腦袋發出悶的一聲,然后雙眼泛白,人就從駱駝上掉下來了,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剛剛落在地上的葉彪卻臉色一變,朝后退了一步,因為那頭駱駝竟然朝他吐口水,這種本來就很臭的東西,這個口水就不用說了,更加的難聞,他只能后退。

    然后那頭駱駝倒是很精明,低頭就咬住了六佛的背上的衣服,就打算逃跑,卻被葉彪追到后面,抬腿就是一腳,直接就踢中了對方的后腰,如此龐大的駱駝在空中劃過一個弧度,然后連帶著六佛一起落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卻是不知道死活了。

    而圖玉龍站在遠遠的就看到了這一幕,眼神不由得一緊,怎么回事,六佛竟然被給收拾了。

    然后他忽然轉身看著布瑪道,“這就是你說的他們沒有什么戰力?”

    布瑪也沒有想到現在的人都如此的強悍呢,加上他之前說的話里有點虛假的成分,所以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愣了,而安卡拉卻在這一刻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將這人給提起來了,質問道,“你到底還有什么沒說?若是現在不說,我捏斷你的脖子。”

    “我…我…我不知道啊。”他也算是有點郁悶,因為真的是不太清楚呢,可是現在小命可不在別處,而是在安卡拉的手里,求饒道,“小首領啊,我沒有說謊,沒有說謊的,這里真的就只有一個人來了,而且聽說那人是一個侯爺。”

    他的身份不高,自然是沒有辦法知道的,可是現在卻只能將自己腦子的東西全部說出來,保全性命要緊,對于草原上的人來說,規矩很大,也很小,你說有呢,也是有的,你說沒有呢,也是沒有的,可能一個瞬間就要了你的命。

    “哼。”安卡拉將他扔在地上,然后看著圖玉龍道,“阿爹,我要當先鋒,一定要踏平這里。”

    圖玉龍看了一眼身邊的人,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因為這些人之中很多都是有傷病的,如果真的有非常厲害的人手的話,比如說剛剛去西方的時候的人手的話,他早就派人將這里打下來,然后敲個稀巴爛了,可是現在自己賭不起啊,本來以為這些人嚇唬嚇唬就可以了,畢竟草原邊地,一些地方只要是有城池,除非是那種高大的厲害的,一般情況下,都比較容易欺負一下,然后對方就會給糧食,如果說他們是在西域的話,一些城市里的城主和豬差不多,只要是有人想要東西了,就會過來搶劫,然后他們就會將糧食鹽巴等交給他們,然后人家離開之后,他繼續作威作福的過日子。

    可是今日卻似乎出現問題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然后說道,“安卡拉,你帶著金狼衛過去,一旦出現不測,趕緊回來,記得告訴他們,我們愿意東西和他們換。”

    “啊?阿爹,還要換?”安卡拉本以為這件事就是過去搶劫的,可是卻要更換,只是自己這些人這里還有什么東西可以和人家更換啊。

    圖玉龍拍了拍手,隊伍里就出現了一群人,抬出幾個箱子,從走路的姿勢來看,這些箱子很重,圖玉龍將其中的一個打開,卻是上好的白玉原始,而且非常的多,這讓安卡拉不由得好奇地問道,“阿爹,你這個從什么地方弄來的?”

    圖玉龍卻沒有理會,而是看著他說道,“這些玉石應該可以換取一些糧食,記得,不要說粗話,也不要威脅了,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要出事。”

    安卡拉雖然想說到底會有什么事,可是他沒有繼續說,因為圖玉龍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甚至于一些比較小的牛羊都有點不安了。

    “快去。”圖玉龍對著自己的兒子吼道,然后他就帶著人再次來到剛剛自己離開的地方,可是此時的六佛還沒有醒,而那頭駱駝已經死掉了,之前自己認為不過是個小孩子模樣的人此時卻坐在那里,手里捏著一把不知道什么東西的扇子,可是人家氣定神閑,而剛剛對六佛動手的那人也站著這人的背后,如果可以讓自己靠近三步之內的話,他有把握直接將這個人給抓住了,可是后面有人看著,前面有人看著,他不敢冒險,只能老老實實的過來說道,“你們這里的主事的是哪個?我們首領有事要找他說說。”

    葉檀將這個渾身散發著臭味的男子上下看了看,然后說道,“我就是,你有何事?”

    “我們這次從很遠的地方來,手里的糧食不多了,我阿爹讓我跟你們換一點。放心,不讓你們吃虧的。”

    安卡拉說完之后,一揮手,后面的人就將四五個箱子抬過來,放在地上,然后就打開了,天色雖然已經很晚了,可是還是一絲陽光,箱子打開的瞬間,簡直就是無敵了,這感覺,這顏色,真的像是一個巨大的日光燈出現了一樣,非常的刺眼,而站在這里的人卻似乎不當回事,雖然玉石的確是珍貴,可是在草原上意義卻不大皮毛可以在你冷的時候給你御寒,食物可以在你餓的時候給你去除饑餓,而玉石,也就是吃飽撐了的人才會想要這個東西,不過這幾個箱子看來分量不輕,如果真的是拿回中原的話,找人雕琢一下,價值不菲,因為都是原石嘛。

    “不換。”

    葉檀的話一落,覃宇就和葉彪走了過來,伸手就要將這些東西拿走。

    “不換你們想要干什么?”安卡拉抽出彎刀看著這兩人的動作,不由得怒道。

    “搶劫啊。”葉檀的話讓作別于的臉皮都顫抖了一下,拜托,不管如何也是有身份的人啊,不要說的如此直白好不好,我這個外族人都覺得丟人啊。

    “就憑你們?”安卡拉的話剛落,之前一直在后面負責搬箱子的人當中有兩個人忽然從腰上抽出彎刀,直取葉彪和覃宇兩人,這兩人的動作幾乎是一致的,而且手法極度的穩定,一看就知道是老手,而他們的刀柄上有個圖案讓作別于心中一驚,驚呼道,“金狼衛?”

    金狼衛的名聲,在大唐的話,應該是玄甲兵或者百騎司的水平,所以他們的出現一般都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覃宇和葉彪直接將面前的兩人解決了,然后直撲那兩個人。

    覃宇側身而過,然后手里就出現了一把jūn cì,在此時竟然不反光,直取對方的脖子,而葉彪則直接雙手成為一個作揖的形態,直接將這人的刀給擠壓在手心里,然后不等對方反應過來,突然出了一腳,直接擊中了他的腹部,這人就像是加上了尾巴一樣直接就飛起來了,然后落地,支撐了好幾下都沒有起來。

    覃宇的武功路數是直來直往,而對方也是如此,草原上的人可沒有那么多時間和你對著干之類的,兩人你來我往,很快覃宇就抓住了一個機會直接刺中了對方的胸口,而對方的彎刀就像是風雪之中的飄起來的風雪一樣,直接砍中了覃宇的肩膀,而且傷口還挺深,可惜的是,他沒有機會再來一次了,因為覃宇手里的jūn cì像是一個致命的小老鼠一樣不停地刺中對方的胸口,很快對方就噴血了。

    等到兩人回來的時候,葉檀笑瞇瞇地看著安卡拉道,“你還要換嗎?”

    “你。”沒有想到如此看著干凈的一個小子,出手如此的狠辣,兩個金狼衛就像是兩個小丑一樣地被消滅掉,然后自己似乎也不安全。

    “收了。”

    葉檀的話剛落,身后就出現了不少人,將箱子抬走,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安卡拉道,“你是打算自己走呢,還是打算我送你一程?”

    “什么?”

    安卡拉還沒反應過來,葉檀忽然就到了他的身邊,然后也不見他如何出手,安卡拉的胸口就出現了一個洞,他直接就死掉了。

    圖玉龍看到自己的兒子死掉了,剛要發飆,卻被身邊的人提醒,“首領,有人。”

    圖玉龍是首領,首領最大的本事不是統領所有的人,而是隱忍。

    抬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后面,左邊,右邊,全部都有人,而且因為天色已晚,這些人就像是一條條黑色的龍一樣,在地上緩緩地靠近,而面對自己的前方,卻沒有人,這個不得不說,讓人覺得奇怪,難道說,這個少年郎就不怕自己沖過去嗎?

    同樣的,因為成為首領,這個疑心病也是極為的大的,正面的威脅恐怕更加的厲害。

    “布瑪,布瑪,你在哪,給我出來。”

    獅子與老虎打斗,只要是吃虧了,就會找狼算賬,更何況,這人不過就是一條狗。

    布瑪看到了不遠處的rén liú,臉色煞白,這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一頭汗水地走到了過來看著圖玉龍那張難看的臉色,不由得顫抖地問道,“首領,你找我?”

    “啪。”

    圖玉龍的力氣非常的大,一巴掌下,他嘴里一半的牙齒就不見了,滿嘴都是血,躺在地上。

    “這就是你說的消息?”

    圖玉龍冷冷地問道,然后對身邊的人喊道,“準備戰斗。”

    “首領,要不要再和他們談談?”一個老將在邊上小心翼翼地問道,自己這些人真的戰斗力不足啊。

    “你看他們還有心情和我們談嗎?”唐朝小白領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