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 第2194章 得面對的事實

第2194章 得面對的事實

    她當年救了他,其實只要她站出來,就算他不愛她也會給她最好的生活。

    但她并沒有,還遵從和他母親的承諾,一直都沒有將她為他輸過血的事告訴他。

    默默地在他慕斯城不知道的角落里,注視著他這么多年。

    聽著慕斯城話,聶相思眼角有點紅,她點了點頭,終定綻一點美麗的微笑,“嗯,我知道你會對我好。”

    慕斯城又將她擁進懷里,緊緊地抱著,“放心,以后我不會再讓她來家里了。”

    聶相思嫌他抱得緊,推了推他肩膀,“我沒有那么小氣,她若是來看慕綿的,那我也不會有什么意見。”

    慕斯城不讓懷里的人抱得更緊,閉著眼睛,嘆息問她,“你電話里說,要跟我推遲結婚,是不是說真的?”

    “……”聶相思愣了一下,無奈道,“我以為她聽我那么說了,就會走的。”

    哪知道那個安大小姐根本沒有走的意思。

    就恨不得留下來膈應她。

    慕斯城手摸著她的頭發,“你,就是太善良。”

    聶相思終于將他推開,“好了,善良不代表蠢,我知道慕綿的母親為什么對我說那些話,她就是視我為情敵而以,我不與她計較就是了。”

    慕斯城叉著腰,無奈嘆氣,又笑了笑。“你看,都掉了幾針……”聶相思趕緊坐下來,用針將那毛線的缺口補起來,一邊苦惱道,“其實現在真的很少人織毛衣了,我也不是很熟稔,都是從網上學的呢,若不是慕

    綿想要,估記我也不會想到織毛衣。”

    “好了,你別太慣著他,他要毛衣去買件就行了。”慕斯城作勢要將聶相思手里的毛線拿走,“你現在有身孕,多休息。”

    “誒,別啊。”聶相思側過身子,躲開了他的手,“我這每天在慕家,閑著也是閑事,醫院那邊你又提早幫我請產假了,再說替慕綿織毛衣,我樂意。”

    穿好脫掉的幾針后,聶相思滿意地站了起來,看了看織到了一半的毛衣,“嗯,我去給慕綿比一下尺寸。”

    慕斯城見還沒結婚,她對慕綿的心思就多于對自己了,心里不免有些吃醋。

    他剛想說什么,聶相思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對了,剛才……你說慕綿母親在他小時候為了威脅你要掐死他的事,你不會跟慕綿說吧?斯城,慕綿還小。”

    她覺得還是不能讓慕綿小小的年紀對母親有陰影。

    慕斯城笑了笑,展開眉頭,“放心吧,我若要說早就說了,我剛才不那么告誡安琪兒,她是不會走的。”聶相思點了點頭,想起剛才慕綿看到了慕斯城抓著安琪兒的情形,又道,“晚上你還是親自跟慕綿談談吧,不然讓孩子以為你在欺負他母親就不好了,雖然我可以幫你去說

    話,但我覺得有些話父子兩個人親自談比較好。”

    看著溫柔體貼的未婚妻,慕斯城心里無比的驕傲,“放心,我會跟慕綿說清楚。”

    聶相思拿著毛線衣上樓后,慕斯城的臉看著就沉了下來。

    聶相思性子柔軟,面對安琪兒,自然會吃虧。

    如今安琪兒又出獄了,她肯定還會以看望慕綿的名義再次過來。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安琪兒再欺負到相思頭上!

    剛才跟著安琪兒出去的祥媽回來了,慕斯城馬上問,“為什么只有我媽和相思在家?奶奶呢!”

    “哎喲,老太太今天去寺廟上香了。”祥媽說道,“上午去的,估記得傍晚回來呢……”

    “那剛才你們為什么留下相思跟安琪兒呆在一塊?”慕斯城黑著臉說,“但凡你和我媽若是在場,也許安琪兒都會有所顧及,不敢造次。”

    他剛回來時看到聶相思的臉色就知道,安琪兒一定說了很難聽的話。

    如果不是,她就不會電話里跟他說,將婚期延后……“少爺,我和夫人就盼著你回來啊,這不著急嘛,一著急我就跟著夫人出去了。”祥媽說道,“我看夫人也是拿那安琪兒沒辦法啊,人家愣是賴著不走,總不能讓人將她拖出

    去吧,萬一讓外界知道了,說慕家對她施于暴力,可怎么是好。”

    如今又面臨他們少爺大婚的當頭,可不可鬧出什么負面新聞。

    這可是慕老太太對慕家上上下下再三交待的!“你說你跟我媽到底怎么回事?”慕斯城聽到祥媽的話,生氣起來,“聽到安琪兒來慕家了,我肯定第一時間會回來,你和我媽到門口去站著等我算什么,你們門口站著我就

    會一秒到家么?你們不陪著相思,讓她一個人面對安琪兒,我都不知怎么說你們……”

    祥媽被罵得低下頭去,攥著衣角,“對不起少爺,我看到夫人著急著出去,我怕夫人急過頭,所以才……”

    “你怕我媽急過頭出事?”慕斯城氣得快冒煙,“我媽好好端端的能急過出什么事?現在相思懷著身孕,若是她被安琪兒刺激到了,影響到了寶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們!”

    “對不起,少爺,是我顧慮不周……”

    “好了!”旁邊傳來慕夫人的聲音。

    慕斯城看著從樓梯上下來的慕夫人,臉色更黑。慕夫人下來后,走過來,“你也別罵祥媽了,怎么?如今你還沒結婚,眼里就只有媳婦沒有我這個媽了?什么叫我能急出什么事?你擔心相思是好事,但你太不關心你媽我

    ,那我可就不高興了。”

    “我有說錯?”慕斯城看著慕夫人,“你不想法將安琪兒捻出去,還讓她跟相思獨處,你們明知道相思懷著身孕……”“相思比你想得堅強!”慕夫人厲色道,“還有,斯城你聽著,安琪兒如今出獄了并且還找上門來了,我壓力很大,畢竟以前是我促合你和她的,若是她再帶來什么麻煩,你

    們肯定又來怪我當初眼瞎了!”

    慕斯城哼了一聲,撇開臉。“你還說我能急出什么事?”慕夫人看著這個還沒結婚眼底就快沒媽的兒子,“你以為剛才我不擔心么?今天你奶奶和你父親都不在家,就只有我在,如果相思被刺激到了,

    影響到了她肚里的孩子,我看你是會恨死我,與我斷絕母子關系!”

    “那你們還留下相思一個人跟安琪兒坐在一起?”慕斯城氣憤地指著樓上的方向,十分不理解,“相思生性溫柔善良,你們覺得讓她跟安琪兒面對面,她能不受傷么?”

    “斯城!”慕夫人嚴肅地看著他,“你又打算跟我吵起來是不是?”

    慕斯城咬了咬牙。

    想起慕老夫人的話,只要他能原諒他母親,慕家就會為他和聶相思風風光光舉行婚禮。

    他忍著怒火,轉過身,壓制著怒氣。

    “我知道你在怪我。”慕夫人說道,“但我就老實跟你說了吧,我是刻意讓相思跟安琪兒獨處一下的。”

    慕斯城一回頭,瞪著怒目看著慕夫人,“你——”“安琪兒是慕綿的母親,她與慕家,與你,與慕綿,這輩子都將脫離不了這個關聯了。”慕夫人說出這個事實,“以后相思若是嫁給你,嫁入慕家,要面對安琪兒的時候,還多得呢,如果連與安琪兒碰面都受不了,往后怎么辦?安琪兒走之前的話你聽到了,她還會過來找慕綿的,無論斯城你是否與她過去了,但她都永遠是慕綿的母親,這一

    點誰也改變不了!”

    慕斯城緊緊握起手,咬著牙關。

    其實慕夫人說得并沒有錯。他這一輩子,都得面對安琪兒是慕綿母親的事實!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