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秋夜月光寒,水墨煙云等青山。

    張老三飯館門口,三人都是勾肩搭背的走出來,就像是桃園三結義一樣。這個時候,就差一首背景音樂這一拜了。

    “小小劉,你這人不錯,我周大民認了你這個兄弟了。以后叫我周大哥,咱倆就是親兄弟了。”

    劉飛嘿嘿一笑“大哥,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客氣啥,別客氣啊”

    林國慶也喝的有點多,迷迷糊糊的說著咱們三兄弟去結拜去。好家伙,這他娘的喝酒以后得人果然不可理喻。

    還好,劉飛最多喝了三兩。因為,其余的酒那幾條濕漉漉的毛巾就是最好的說法。

    這點酒,劉飛還不至于醉了。所以,此刻的他基本就是裝的。能夠喊大哥,老子干嘛要喊你叔啊

    雖然都是被人占便宜,但是占的小一點這個感覺都不一樣啊

    送走了林國慶還有周大民,劉飛從剛剛的翩翩倒到立馬變成了意味深長。看著兩人的背影,劉飛滿意的笑了。

    今晚這頓飯沒白請,這兩三百個大洋花的值啊到最后,經過劉飛的分析還有周大民背后的人脈,兩人發現這筆項目補助金額可能能夠拿到五十萬以上。

    我去,經過劉飛這么一分析,你別說周大民真的雞凍了。他一年也就幾萬塊錢,而且還要做點別的。

    如果真搞下來了,這筆錢可不少啊。而且,也花不了多少時間。所以,他答應明天就去聯系人。到時候,給劉飛一個答復。

    至于利潤分配,自然是五五開的。一頓飯自然是吃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了,林國慶雖然只是作陪的。不過,劉飛最后也不會虧待他的。

    加進來自然是不可能,不過只要成功了,劉飛還是不會小氣的。在街上溜達了一下子,醒醒酒以后劉飛就準備回家。

    不過,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遇到了幾個熟人。以前的一些朋友,說起來也有段時間沒有聯系了。

    不過,最沒有想到的是,讀書期間的女朋友竟然也在。蕭曉云比劉飛小一屆,劉飛不讀書開始養豬以后兩人就分手了。

    只不過,沒想到今晚竟然遇上了。對方一行人也看到了劉飛,剎那間有人就開始大笑,也有人打招呼。

    “咦,劉飛啊你怎么在這兒的”

    說話的人叫做吳文,算是個長袖善舞之人,從來不得罪人。也正是因為這樣,朋友不算少。即便是如今的劉飛,被很多以前朋友嘲笑,不過他卻沒有在意。

    說實話,劉飛都比較佩服這個人。這樣的人以后出來社會,怎么都不會差的。

    “哈哈哈,我說吳文啊,你不曉得嗎咱們的劉飛哥現在成了一個養豬哥了,以后你們家要賣豬的話可以找他的。”

    此刻,蕭曉云直接當劉飛不存在,可能真覺得丟面子。劉飛見到這些人,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反正對方說的是以前的劉飛,又不是他這個劉飛,管他屁事。沒什么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內狗屁倒灶的想法,也沒有想要走過去裝逼打臉放狠話的想法。

    現在的劉飛心情很好,因為剛剛談好了一筆大生意。至于這些娃兒,在劉飛看來就是一群瓜娃子,和他們一般見識丟人啊。

    劉飛對著吳文微微一笑,然后也不管別人的嘲諷,直接騎著那輛二手摩托車風一樣的離開了。

    當然,這也沒有對方一定要作死攔著劉飛,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劉飛的后母。看著劉飛離開的背影,這群人也沒怎么在意,起哄之下都去唱歌去了。

    劉飛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了。豬場的燈光還亮著的,證明李紅梅還在等著他。

    停下車以后,劉飛走進屋子,就看見李紅梅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同時,桌子上還放著一件衣服還有針線。

    看情況,對方等自己太累,可能剛剛將衣服縫好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劉飛無語,這啞巴真的是不怕感冒了。搖搖頭,劉飛走了過去。

    “啞巴,醒醒醒醒,去床上睡”

    李紅梅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整個人還帶點迷蒙。無聲的打了一個哈欠,李紅梅就看到站在自己身邊的劉飛。

    笑了笑,李紅梅急忙去廚房,沒多久就端過來一盆熱水。而后,讓劉飛洗臉。劉飛看著漂亮的女啞巴,這種被人等候,然后給自己端來一盆熱水洗臉的感覺真好。

    確實很好,兩個世界的劉飛,都沒有被人這樣關心過。這樣的感覺,劉飛還是第一次感覺到。

    用熱水洗了一把臉,本來有點疲憊的神情一下子精神了起來。同時,李紅梅又端來了一盆熱水倒在洗臉盆里面。

    看著美麗的女孩兒如此勤快,劉飛都有點恍惚了。這情景,怎么看都像是一位美麗的妻子等著回家的丈夫,然后服侍他洗臉洗腳的。雙腳放在熱水里面,原本不多的酒意一下子酒杯驅逐了。

    一邊洗著腳,劉飛拿出手機,同時順便問李紅梅。

    “啞巴,你怎么這么晚還沒睡走的時候我不是說了嗎,不用等我的。”

    李紅梅急忙拿出手機,熟練的打開qq。很快,一段文字發過來。

    “老板,我擔心你還有豬場,所以就一直沒睡。對了,老板你準備扔的這件衣服,我已經給你縫補好了,可以繼續穿的。老板,你這衣服要買值不少錢呢,不要這樣大手大腳。”

    劉飛不曉得說什么了,好家伙被員工教訓了。

    “哦,這樣啊,行吧以后有衣服都拿給你給我修補。”

    李紅梅似乎很高興,低著頭笑起來,然后急忙發了一段信息過來。

    “好的老板,都拿給我吧。下次老板你可千萬不要喝酒了開車,我記得我們村李大鐵就是因為喝酒開車然后來到懸崖下去了。當時的他,直接就”

    “停停停,你這啞巴,大晚上說這些,嚇死個人。行了行了,你快點去睡覺吧,明天晚上做點稀飯吃。”

    李紅梅猶豫了一下,發現確實沒有什么事情了。屋子被他打掃的干干凈凈,劉飛的臥室她也每天去打掃。所以,這會兒真沒什么事情了。

    “那好吧,我去睡了,老板你也早點睡。”

    說完,李紅梅就走了。劉飛看著對方那曼妙的背影,本來消失的酒意似乎一下子又出現了,然后竟然還有一種沖動。

    “阿彌陀佛不行不行,我不是這樣的人,我怎么能對知道啞巴有這樣的想法呢對了,女人還是沒有養豬好,女人什么的見鬼去吧”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