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57、飛哥,你想睡我姐?

57、飛哥,你想睡我姐?

    醉人的夜色,迷人的春。無盡煙火如萬燈,夜寒積雪,千花盡放。2006年了,新的一年到來了。

    劉飛在這個完全錯亂了年代的大華,和李紅梅兩姐弟斗地主呢。反正不賭錢,所以怎么開心怎么玩了!

    “一對A。”

    “要不起。”

    “哎呀我去,我說你個啞巴你怎么把我炸了?”

    啞巴無聲的笑了笑,然后雙手一攤,表示隨便玩。

    劉飛無語:“我暈,遇得到你哦。算了算了,你繼續。對了小楊啊,今晚我給你和你姐準備了紅包。可是,這個輸了牌,我就心情不好。一個心情不好,我就什么都不記得了啊!你說說,我該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他娘的還不是涼拌。李楊兩姐弟無比的無語。果然,劉飛就是個無恥的臉厚的,心黑的大豬蹄子。

    尼瑪,這樣的玩法也要這么搞?說真的,你丫是不是吃多了喲?

    這俗話說,想贏不容易,想輸簡單無比。你只要什么都不做,你就輸了。

    所以,李楊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姐姐跑了,手里拿著的牌硬是沒有打出去。

    實話說,紅包和輸贏之間,他果斷的沒有任何猶豫的選擇了紅包!

    ……

    紅包這個玩意兒,似乎全世界人都愛它。不在乎多少,但卻必不可少。因為,這是一種發自心靈的感動和期待。

    特別是對于大華,除夕夜的紅包更加讓人期待。剛剛零點,劉飛就帶著啞巴還有李楊來到豬場的外面。整個世界的大雪,讓這個除夕夜增添了一絲殘酷的美麗。

    噼里啪啦的鞭炮聲,就像是整個國家約定好一樣,在這個時間一同響起來。

    距離土狗鎮并不遠,而此刻鎮上的鞭炮聲煙花之類的,已經照亮了半邊的天空。

    “小楊,你去點鞭炮去。來來來,東西給你。”

    李楊有點想點煙花,因為他很喜歡煙花的美麗還有燦爛。

    “咳咳,飛哥我去點煙花吧!”

    “呵呵呵,煙花是我和你姐的事情。小孩子玩什么煙花,玩鞭炮就好了。”

    “額,姐我想點煙花。”

    啞巴很照顧弟弟,這是她唯一的親人,任何要求都狠不下心拒絕的。正想著是不是讓弟弟來點煙花,沒想到劉飛笑了。

    “嘿嘿嘿,我說小楊楊啊,這個點煙花和紅包只能選一樣的喲!”

    李楊悲傷的看著壞笑?的劉飛,感覺自己遇到了大魔王一般。

    “哎呀我去,飛哥你說啥呢?我就開個玩笑,我去放鞭炮了。”

    說完,一溜煙跑了。啞巴好笑的看著自己的老板和自己的弟弟,覺得自己弟弟會不會被劉飛帶壞了。

    “嘿嘿,算你小子識趣!啞巴,來來來和你最帥氣的養豬大老板一起放煙花。”

    ……

    “噼里啪啦……”

    “咻……嘭……”

    新年到了,大年初一來了!煙花照亮了這里,豬場的一千頭豬被嚇到了。

    “來小楊,這是紅包,新年快樂!”

    “謝謝飛哥,新年快樂。哇,八百八十八,飛哥大氣。不說了,以后我小楊就是你的狗腿子了。”

    “滾,你小子……”

    “啞巴,新年快樂大吉大利,紅包拿好!”

    啞巴就像是一位黑夜精靈一樣,微笑的接過劉飛遞過來的紅包。眼眶微微有些紅,手里的紅包被捏的緊緊的。

    啞巴:“謝謝你老板,這是我過得最開心的一個新年。”

    養豬大佬:“嘿嘿,謝什么喲,我是養豬大佬不是嗎?還有啊,今年給我好好做飯好好洗衣好好干活曉得不!”

    啞巴:“嗯嗯,我知道的,我一定會做到最好的,老板你相信我!”

    養豬大佬:“肯定相信你,今年很忙的。到時候,可不要怕吃苦。”

    啞巴:“不會的,沒什么苦是我不能吃的。”

    養豬大佬:“那行,我們今年殺豬留下了一副苦膽,你待會兒去吃了吧!”

    啞巴:“→_→老板你壞!”

    養豬大佬:“呵呵呵,果然女人都是騙子,剛剛還說什么苦都能吃。”

    啞巴:“……我……”

    “哇,姐姐,飛哥,你們聊起來了?我看看聊的什么,不會有什么秘密吧?”

    “去去去,小孩子一邊玩泥巴去。你姐姐姐夫……額,咳咳,你姐姐哥哥聊人生大事。”

    啞巴:“-_-||”

    李楊:“飛哥,你這人不厚道,我把你當哥哥,你竟然想睡我姐姐,你這樣不對的。”

    媽的渣渣,這個小子神助攻啊哈哈哈哈!不過,也可憐了這個小子,差點沒讓羞紅臉的啞巴把他耳朵擰下來。

    ……

    “我愛你,今年的雪,飄飄灑灑,沒完沒了。你他媽的,有完沒有?天天這樣,好繼而嚇人啊!”

    劉飛看著又開始下雪的天氣,忍不住瞎幾把吼起來。確實,我去喲,這才大年初二,又他娘的下雪了。

    看新聞,已經好多地方出現了雪災。不過,隨著大雪的緣故,豬價卻迎來了一波巔峰。

    是的,仔豬的價格確實開到了巔峰了。二十塊一斤,即便現在還是大過年的,劉飛也了解到了這個價格。

    沒辦法,好多地方瘋了一樣的需要仔豬。農戶不用說了,必須品啊。養豬場也不曉得怎么的,可能是去年豬價的瘋狂,讓很多人想進來賭一把。

    所以,去年年底,新增了好多養豬場。這不,即便是過年,也在聯系仔豬。劉飛知道,自己又要發一筆了。

    而且,這一筆數字還不小。現在他雖然不會賣,不過也不妨礙他算一算的。

    這三千多頭仔豬,起碼會給他帶來一百多萬的利潤。我去,尼瑪這繼而爽啊!不過,這個大雪不要命的下也讓人惆悵啊。

    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反正耽誤了他很多事情。這段時間,劉飛這里的仔豬漲勢也很好。當然,青龍還有黃石兩個地方,這批豬也不錯。

    不過,黃石的仔豬死了一個。沒辦法,這個他過去不了,這么大的雪,地上怎么行車?

    不過也還好,三千多頭仔豬,就死了一頭。電話聯系,讓他們處理好以后,劉飛決定等大雪稍微停了就去看看。不去的話,心里還真有點不放心。

    “飛哥,快進來吃飯了。”

    劉飛吐出一口煙霧,然后扔掉了煙頭回到屋子里面。一進去,迷人的飯菜香味就讓人沉醉。

    “啞巴,盛飯,我今天要吃三碗!”……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