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飛喝著茶,嘖嘖嘖了兩口,還不錯啊,竟然是毛尖。

    哎喲喂,什么時候獸防站一個站長也能喝毛尖了?好家伙,不得了啊!

    咳咳,其實劉飛現在還沒有正視自己的位置。不說別的,就他現如今準備的萬頭養豬場,早就在整個土鎮上面傳開了。

    說句實話,這么大的事情,對于體制內的人來說,一兩天的時間基本上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其實,縣里面也有了一些風聲。畢竟劉飛這個萬頭養豬場,還真不是說說而已。

    你想想。現在都已經動工了。你說,這事兒能不傳出去嗎?

    可以這么說吧,現如今整個土狗鎮,最大的事情就是劉飛的養豬場。

    飼料加工廠,養豬場,還有母豬場,還有就是有可能還有別的。總得來說,劉飛這里建成以后,起碼解決好多工作崗位。

    雖然現如今大華搞養殖的,基本上不交稅。不過,這個影響你在這兒啊!劉飛其實只要給劉光明說一聲,其實這些事情都不用他親自跑。

    “劉總,你這么大個老板到我這兒來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能力之內的,一定盡快辦理。”

    得,劉飛也在感嘆,娘希匹的,果然錢是人膽。你想想,去年的時候,他去工商所辦理一個營業執照,他娘的還要給那小小的辦公主任派紅包。

    現如今,獸防站站長都要笑著說話。既然這樣,那我劉某人就客氣了。

    “嗯咳咳……這個嘛,金站長說笑了。什么老板啊,就是個養豬的。”

    “哎喲喂客氣了客氣了,劉總這個可不是一般的養豬。”

    “哎呀哪里哪里,來來來金站長抽煙哈!”

    “劉總說笑了,怎么能讓你派煙呢?我來我來……”

    劉飛一臉微笑,說實話真的爽的一筆。我去,這感覺不是一般的好。二話不說,直接把他自己拿出來準備賄賂的中華又放進口袋里面了。

    哎喲我去,這一套下來嫻熟的不行。就算是咱們這位獸防站站長,此刻也覺得臉皮在抖動。

    “咳咳,劉總請說事情吧!”

    劉飛也不客氣了,既然現在找準了自己的位置,那么就不同了。翹著二郎腿,抽著煙喝著茶。

    我去,不曉得的還以為這是他的辦公室呢!

    “金站長,我來呢就一件小事。是這樣的,我豬場還在修建。不過,今年我這邊要調整一下。我聽說,飼養母豬的話,國家會有母豬補助款這個事情。不曉得,這事兒怎么安排的?”

    劉飛也就在網上查過,確實養母豬國家會有補助。所以,這也是他過來的原因。

    要知道,品種母豬可不是仔豬,十多塊一斤就能買到。好一些的純種母豬,比如太湖,長白,太白之內的,都是有專門的價格的。基本上來說,都是一兩千一頭。

    所以,這就比較貴了。他劉飛這里,需要五六百頭,怎么也要弄到這筆補助款的。

    聞言,金站長一愣,隨后恍然大悟。說起來吧,這事兒劉飛全是越級了。

    劉飛這事兒,本來應該先找當地獸防站指定的獸醫。讓他登記,然后申報,接著這邊給答復。

    不過,既然找上門來的是劉飛,這事兒現在就要特事特辦了。松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啊,既然劉總這里需要,你說個數,我肯定特殊辦理給你把材料交上去的。”

    爽,真他娘的爽。咳咳,劉飛現在就像是大熱天喝了雪碧一樣爽的心飛揚。

    我去,雖然是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但是這么客氣和他說話,那真的叫一個爽翻天了。

    哎喲我去,要不是現在當著別人面,他劉飛只怕腮幫子都要笑掉了。

    “嘿,那可真是多謝金站長了。是這樣的,我這里今年準備了六百頭母豬的樣子。不過,這個國家補助以及價格是怎么樣的?”

    一邊說著,劉飛一邊抽著煙。金站長這個矮胖子也在抽煙,那油膩膩的臉上真繼而難看。

    “這個,劉總你應該知道,國家是有嚴格規定的。在我們指定的地方購買,每頭母豬的統一價格是二千五。

    國家這邊的話,會每頭豬補助兩千。也就是說,一頭母豬價格是五百。

    不過,這筆錢需要劉總自己先墊付。然后一個月以后我們會來檢查,沒有賣掉的話縣里面就會撥款下來到指定賬戶的。”

    劉飛一愣,沒想到竟然這么麻煩。不過也無所謂了,節省了這么大一筆錢,麻煩一點也是可以的。

    “這樣啊!那行,金站長你看看我這里需要準備些什么?”

    聞言,這位胖的像個氣球的金站長站起來,然后打開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一些紙張出來。

    “劉總,這是申報文件。你看看,先填寫一下。明天我會申報上去,接下來就是等通知。不過你放心,兩三天就會有消息下來的。”

    劉飛接過東西,然后看了看。上面基本就是一些信息需要填寫,比如姓名,身份證號,銀行卡號,還有申報數量等等東西。

    見此,劉飛笑了笑扔掉了煙頭:“行,麻煩金站長借我一支筆。”

    “沒問題。”

    ……

    今天的體驗,劉飛感覺很不錯。咳咳,沒辦法啊,誰叫今天感覺這么爽呢?

    嘿嘿嘿,那叫一個舒服啊。出來的時候,正好中午。

    劉飛騎著他那輛破舊的太子摩托車,來到鎮上隨便找了個飯店對付了兩口。而后,他又去買了些日用品這才準備回去。

    不過,沒想到的是,剛剛買好東西,他既然接到了周開的電話。

    “喂,開子你怎么打電話給我了?不是說,你小子今年沒回來嗎?”

    “嘿嘿,哥哥我回來好幾天了。不過,明天就要走了。小飛飛啊,到鎮上來請哥哥我吃一頓唄!正好,咱們兩兄弟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

    周開還是這樣,說話很是豪氣。

    “行啊,這事簡單啊。我現在正好在鎮上,你在哪兒?”

    周開這個好兄弟,劉飛還是承認的。沒別的,這是第一個買著涼菜啤酒去豬場找他喝酒的人。

    不需要多復雜,就這樣劉飛就一輩子認他做兄弟。

    “哎呀我去,你在鎮上?我靠,快快到老鴨湯來。嘿嘿嘿,你嫂子也在呢。嘿嘿嘿,起碼也要準備禮物喲!”

    劉飛無語,這小子難道真的拐了個文藝女青年回來了?

    “嘿嘿,真有弟妹?”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周開:“→_→”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