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劉啊,其實說句實話,你這里別的不用擔心,畢竟已經在縣里面掛號了。再怎么說,如今的你這兒,也是整個縣的名牌了。

    你也知道,做實業的一般來說都是政府最喜愛的。沒辦法,這個東西實在,看得見的玩意兒。

    不過,你還是要注意一點,那就是一定不要與縣里面一些人交惡。這些人,壟斷了縣城大多數的案桌,他們有的人做事不擇手段的。”

    臨走的時候,周大民對劉飛說了一句。說句實話,他這也是看在劉飛和他一起發過一次財才會說這句的。

    如今這個年頭,任何行業擁有把頭的。即便是豬這個玩意兒,也是一樣的。

    劉飛點點頭表示理解,其實也沒怎么在意。因為怎么說呢

    他知道有這么一群人,也知道這些人的手段。在另一個世界的他,可不是一個小白。

    所以,各行各業的東西還是有那么一點了解。不過嘛,現如今他和這些人的利益沒有沖突。這么說吧,劉飛走的是高端市場。

    所以,他的肉基本上按照他的想法是不會出現在市場里面的。這樣的話,雙方也就不存在競爭了。

    這個現實社會,其實利益是一根紐帶。不認識的,剛認識的,認識很久的,其實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利益雙方在一起。

    劉飛知道,自己現在與很多人存在利益糾葛。

    開著他買來的一輛新的冷藏車,花了他好多錢啊

    說真的,這輛車真的讓他心痛。車子里面,是今天早上殺得一頭豬。

    秤了一下,二百二十斤左右的樣子。殺了以后,秤了一下肉,有一百七十斤的樣子。

    還不錯,有八兩。一般來說,七兩五左右算正常。這個八兩七兩的,可能有的人不懂,就介紹一下。

    一頭豬,兩百斤的毛重,殺了以后處理干凈以后,秤豬肉凈重有一百六就叫八兩。

    這玩意兒,也是這里特有的說法。今天,劉飛h縣里領導約好了的,他們找了一家飯館,是私房菜飯館。

    在白y縣來說,算是很不錯的。一般來說,縣里面的招待一般都在這兒。這也就是給劉飛面子,不然還真不會搭理的。

    也對,現在的劉飛確實有了那么一點面子了。劉飛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人在大門口等著自己了。

    一下車,就有后廚的人過來。劉飛打開車門,對方將車上的豬肉搬下來一塊

    。“這位就是劉總是吧沒想到,劉總可真的是年輕有為啊”

    一肥頭大耳的胖子,臉上帶著微笑走過來握了握劉飛的手。

    “你就是修老板真是幸會幸會,今天麻煩修老板了。”

    劉飛也是微笑的和對方握手,感覺一手的油膩感覺。尼瑪,這死胖子滿手都是汗水。

    修老板笑的喲,大爺的眼睛都沒有了。

    “哪里的話,都是領導安排,我這里沒什么的,方便的很。聽說劉總的豬肉與眾不同,我今天也要好好嘗一下,如果可以,以后老哥喲這里的肉就在劉總這里進貨了。”

    得了,雖然聽他這么說挺高興的,可是你要是當真了你就輸了。這破客氣話,是個做生意的人都能說給你聽。

    信不信,你東西一般還價格貴,他轉眼就能把你忘了反正劉飛心里沒當真,不過臉上卻笑的比娶了媳婦還要高興。

    “哎呀,那可真的是多謝修老板了。來來來,這是兄弟我的名片,以后咱們兄弟多聯系。”

    得了,管他真不真,這交情還是要攀的。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進這個私房菜菜館,后面后廚的人提著肉也跟在身后。劉飛看見了,停了下來。

    “各位師傅,我說一下,咱們這個肉煮的時候,就放鹽就可以了,其余的任何調味料都不要放。”

    “啊”

    后廚師傅懵逼了,他娘的這怎么吃我去,這是豬肉老大,可不是白菜。就放鹽,你丫的這腥味怎么辦

    此刻,他們也為難的看著自己的老板。修老板還是一樣,笑呵呵的看著。

    這胖子,說真的有點笑面虎的味道,看久了他的笑你覺得瘆的慌。

    “既然劉老弟這么說了,你們就按照他說的做吧。什么都不要放,直接洗干凈放點鹽煮好了端過來。”

    “好的老板”

    得了,反正這些后廚師傅現在是日樂購的感覺,尼瑪沒見過這樣的。劉飛這么說,自然是有他的把握的。

    到現在,劉飛都還記得今早這頭豬殺出來以后,清理好了內臟,劉飛看著這紅寶石一樣的瘦肉還有那羊脂玉一樣的肥肉目瞪口呆。

    而且,根本不用清理,剛剛殺出來湊近聞了一下,根本沒有豬肉應該有的腥味。劉飛抱著試一試的做法,讓啞巴洗干凈以后只放鹽煮出來吃。

    我去,那味道到現在劉飛都還記得。這也是為什么,他這會兒這么說的原因。

    至于修老板,反正一直笑,看不出他任何的表情,似乎就像是一頭愛笑的肥豬一樣。

    兩個人來到包廂的時候,就發現兩位縣里領導已經在里面抽煙。得了,來了兩位劉飛就曉得什么玩意兒了。

    心中有了想法,劉飛急忙走上去。這兩位,劉飛都見過。上次視察豬場的時候,這兩位都在的。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豬場有點遠,讓兩位領導久等了。”

    話音落下,兩人都笑呵呵的站起來和劉飛握了握手。

    “劉總辛苦了,來來來快坐吧。我剛剛和張局長正在說你呢。我們白y縣,好久沒有你劉總這樣的年少俊杰了。”

    俊杰個毛線,自己什么樣子劉飛能不知道這客套話官場話,他能聽不出來

    不過,既然領導給你面子寒暄,你也不能不感激不是笑的就像是個二狗子一樣,那叫一個燦爛。

    “兩位領導夸獎了,愧不敢當啊這樣,我帶來的東西已經交給后廚去處理了。我們在這兒也比較無聊,要不我陪兩位領導還有修老板打幾圈”

    得了,我的大兄弟啊,劉飛這話就差明說了,幾位我給你們送錢了。好吧,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大華的官場文化,可以說就是一門最深厚的學問。

    一般人,你還真的吃不下。聞言,幾人都是意外的看著劉飛。嗨,這劉總有意思啊,很難想象這么年輕這么會做人。

    “哈哈哈哈,那就打幾圈”

    “行啊,玩兩把,好久沒玩了。”

    “哈哈哈,我就是一開飯店的,自然聽兩位領導還有劉兄弟的。”

    好吧,劉飛摸了摸身上今天早上取出來的五萬塊錢,覺得好繼而心痛啊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