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150、怒火
    其實很冷,即便穿著毛衣和秋褲,還是這么的冷。

    川省本就夏天熱冬天冷,加上這化雪天氣,自然更加的冷了。

    啞巴很冷,李楊也很冷。朝陽鎮上,你還能時不時聽到春晚的歌聲。

    啞巴拉著自己弟弟,一邊走著一邊聽著弟弟的嘮叨。同時,她還在想著兩人這么走,需要走多久才能回家。

    而且,沒有電筒的他們,離開了鎮子接下來的一段路應該怎么走。

    只不過,沒想到此時竟然有車子的聲音。不過,聽到聲音的方向以后,李紅梅很失望。

    很明顯,車子開的方向,是從他們家的方向過來的。得了,順風車看來是不行了。

    手有點疼,抬起來看了一眼,發現是凍瘡破了。通紅的手,就像是被刀子割一樣。

    “要是有輛車就好了!”

    啞巴心中如此想著,不過隨后又覺得自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了。這大過年的,哪里來的車啊!

    今天,基本上所有人都要過年休息,怎么可能會有人跑車的!車子的聲音越來越近了,刺眼的燈光照射過來。

    “哎呀姐,是飛哥的車子,你看看真的是飛哥的車子。我的天,飛哥真的是大哥啊。我打電話沒多久啊,怎么這么快就過來了?姐你看到了嗎,是飛哥過來接我們來了。”

    李紅梅聽到弟弟的話以后,就失神的看著緩緩過來的劉飛的車。車身上很臟,到處都是泥巴。

    透過強烈的車燈,似乎還能隱約的嘮叨劉飛的臉。臉色很冷,比這個天還要冷。

    李楊看到是劉飛的車,急忙揮手。劉飛神色冰冷的開著車,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憤怒。

    難道說,是因為啞巴的親戚逼著啞巴嫁人?

    或者說,是因為嫁給的是瘸子?

    劉飛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想的,只是快點過去,然后帶著這個啞巴回家。

    回到豬場以后,沒有人敢去欺負這個傻丫頭。隔著車窗,劉飛就看見揮手的李楊還有眼眶紅紅的啞巴。

    兩姐弟,就像是無家可歸的游子一樣晃蕩在大街上。這么冷的天,也不怕凍壞了。

    一個急剎車,劉飛將車停下,隨后立馬打開車門,一邊脫下自己的風衣。隨后,直接快步來到啞巴面前,他也不說話,直接將自己的風衣披在啞巴的身上。

    李紅梅感覺身體一下子溫暖下來,衣服上還帶著肥皂的香味。聞一聞確定了,是她洗的衣服,這個味道沒有錯!

    “怎么樣,有沒有受傷什么的?”

    急切的語速,顯示此時劉飛的著急。咳咳,至于旁邊的李楊,現在誰搭理他啊!

    李楊一臉呆滯,看著著急自己姐姐了的劉飛,他想了想將剛剛在舅舅家悄悄放在口袋里的橙子拿出來。

    直接用手中的菜刀,三兩下分開然后一口咬下去。

    “我的天,好酸啊!”

    ……

    李紅梅臉蛋兒紅紅的,有點接受不了劉飛的關心。對于劉飛的問題,她只是搖搖頭。

    見此,劉飛直接旁若無人的拉著啞巴就上車了。

    至于李楊?

    哎喲我去,這人是誰啊?

    “過份了啊,還有一個人呢,怎么都把我忘了啊?兩個沒有良心的,等等我啊!”

    說完了小李楊猶豫了一下扔掉了好酸的橙子還有菜刀鉆進車里去了。

    一進車里,就是一股暖氣。我的天,好舒服啊!

    “紅梅給我指路,我去幫你討個公道。媽的,老子的女……員工也欺負,活的不耐煩了吧?”

    二話不說,劉飛啟動了車子。不過,突然兩只手握住了劉飛開車的右手。

    劉飛一愣,隨后轉過頭來,就看到堅定的看著自己搖頭。剎那間,不曉得為什么劉飛一下子很生氣。

    是的,真的很生氣,怒氣已經控制不住了。

    “我說你這個傻丫頭。你怎么就這么傻呢?你說說你,別人欺負你了,咱們就要還回去。

    你這樣小心翼翼的,以后他們同樣欺負你。這些人,不會因為你的退讓而收斂,反而會變本加厲。

    聽話,給我指路讓我去收拾他們。管他什么人,就是你親爹也不能欺負你。”

    看到劉飛態度很堅決,李紅梅無奈只能一用力,將劉飛的手從方向盤上扯下來緊緊的握住。

    李楊一臉詭異,我還是個孩子,我是不是多余了?

    唉呀媽呀,剛剛那么酸的橙子不該扔了,應該這時候一邊做吃橙群眾一邊看飛哥泡我姐才對。

    造孽啊,這輛車真的是通往成人路上的,我真的坐錯了!

    李紅梅緊緊握住劉飛的手,你別說這丫頭的手勁那是真的大。劉飛一個大男人,硬是掙脫不了。

    我的天,這什么情況?

    劉飛掙扎了好幾下,最終被鎮壓下去。我的天哪,好丟臉的所。我家啞巴這么大力氣?

    以后怎么辦?

    日子怎么過?

    會不會被打死?

    李紅梅沒有看到劉飛尷尬的神色,慢慢送開劉飛的手,然后在他手掌上開始寫字。后面的李楊,那叫一個激動啊!

    “我的天哪,牽手了牽手了,我姐在干嘛?難道說是在撫摸?不行了不行了,我這個純潔少年不能看。”

    激動之下,李楊直接捂住眼睛,然后嘆了一口氣。果然,自己家的姐姐要被大豬蹄子騙走了。

    作為弟弟,我應該怎么辦?難道說,直接一巴掌打死少年的飛

    哥?

    不行啊,我害怕姐姐把我卡擦了啊!!

    劉飛感覺到手掌上有一根手指在移動,疑惑的轉過頭來看著。只見啞巴那好大一個凍瘡的手指正在自己手上寫字。

    “不……要……去……他……們……很……無恥……不要……讓……他……們……賴……上……你……”

    劉飛一個字一個字的將啞巴寫的字讀出來,隨后心情更加的復雜。同時,也生氣的不行。

    “你啊,難道你還不知道你老板我呢?我會怕這些人?

    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他們以后過不好日子。”

    劉飛不是一個濫用自己地位的人,即便這么久了,他也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擺過架子。

    今晚,他能沖動說出這句話來,可以說明他是有多么的在乎李紅梅了。

    可是,這個丫頭……

    “不……要……我……沒……什么……”

    李紅梅低著頭,還在一個字一個字的寫著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不勝嬌羞啊!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