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187、酒瓶設計

187、酒瓶設計

    相對來說,其實鄧曉光還算好的了。最可憐的,其實是另外一個人才對。

    馮超最近,那才是叫做焦頭爛額的。豬場七八千頭大肥豬,突然一下子二十多家原來合作的飯店酒店和他斷了。

    同時,整個白云縣百分之六七十的豬肉販子,一下子全部不收他的豬了。

    這就要了老命了,差點急得去跳樓了。劉飛沒有給他以牙還牙,他懶得用這樣的爛招。

    畢竟,謠言這個東西,有時候并不受你的控制。比如說他,這次就利用這個謠言好好的刷了一下存在感。

    所以,劉飛直接讓林八一放出了話,他們所在的所有豬肉攤子,和他們合作的所有二道販子,都不許收馮超的豬,不然以后就沒得合作了。

    我靠,這一下搞得狠啊!

    劉飛如今說一句話,那可真的是太管用了。一句話下去,基本上喝多人自動就默契的不去收他的豬了。

    這些人有朋友吧?

    所以,他們的朋友也一樣,既然自己朋友都不要此人的豬了,我也算了吧免得得罪人就不好了。這下好了,幾千頭大肥豬,就這么在豬場養著,沒有人上門來了。

    而且,價格最近也可憐的很。七塊二一斤的價格,本來就賺不到多少錢,他又不是劉飛的老劉豬肉。

    就算順利,一頭豬的利潤也不會高到哪里去的。如今,都二百七八了,這批豬還在豬場養著的。

    繼續這么下去,多飼養一天那就是多虧一天的錢。你要知道,超過二百五以后,普通的育肥豬基本就不怎么長肉了。

    你也不想想,劉飛這是開掛了的。如今,馮超每天都在家唉聲嘆氣的。

    沒辦法,誰讓他放出瞎了眼呢?

    繼續這么下去,他只能想辦法自己殺了下鄉去兜售。可是,即便下鄉也賣不了多少。

    所以,剩下的他應該怎么辦?好家伙,這可是一個大問題啊!這事兒吧,他也想過找政府幫著他解決一下。

    可惜,去了兩三次,最終這些人都在打太極。尼瑪的,你丫的自己什么情況沒點b輸么?

    得罪人了好不,去找問題的源頭啊!找我們?找我們有個卵用啊,總不可能我們出錢買吧?

    我去,你丫的幾千頭,難道我們今年所有人的福利直接發一頭肥豬不成?

    去了幾次,都被這些人用太極推手打發了,搞得馮超也絕望了。這時候,他也只能找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

    劉飛回到豬場之后,就開始沉浸在釀酒里面。第一鍋酒出來以后,幾個大師傅就更加的來勁了。沒想到,心中瞎幾把的搞法,真的能夠釀造出來如此美味的酒。

    不過,這剛剛出來的酒,似乎和他們上次喝的有很大的差別。所以,第一時間他們就找上了劉飛想要問一問怎么回事。

    酒廠里面,劉飛抽著煙看著這個巨大的工廠。

    “各位師傅不用擔心,這個不是你們的原因。我原來也說過,這個酒要放半年時間,味道才會最好。所以,如今剛剛出來這個樣子是正常的。”

    周師傅皺著眉頭,隨后把手上的茶杯放下。

    “可是劉總,為什么顏色也沒有了呢?”

    “我當時剛剛釀造出來的時候,也是沒有顏色儲藏了五個多月以后,這才有了顏色的。”

    如此解釋,他們也算是放心了。要知道,砸手藝的事情太丟人了。

    第一鍋酒,不算太多,蒸餾以后只有三千斤左右。很快,這批酒就被直接運輸到儲藏的地窖里面。同時,劉飛也安排人注冊了一個新的公司。

    是的,新的酒公司。酒這個東西,你如果散裝賣的話沒所謂,可是一旦注冊然后做成品牌那么就要繳稅的。

    劉飛這個樣子,散裝肯定是不行的。做成品牌那是肯定的,畢竟這可是肯定會成為名酒的玩意兒。

    逃稅是不可能的,也不要有這樣的想法。有時候,這么搞就真的是為了芝麻丟了金疙瘩。

    新的公司叫做三彩,這是專門為了自己的三彩酒注冊的。

    同時,劉飛請了一個設計師,專門來為自己的酒設計酒瓶子。

    設計師那個啥,他們中有些人的腦回路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劉飛覺得,自己花錢請的市里的這位頂級設計師是不是一個假的?

    尼瑪,你是男人好不好?我靠,你那妖嬈的走路方式請問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為什么你丫的說話喜歡捏一個蘭花指?還有,媽的涂口紅算怎么回事?

    我去,劉飛見了此人第一面以后,就直接逃了,然后打死不打算看這個人了。

    最后都是劉飛讓老吳去給自己接觸對方的,實在是吃不消啊!

    “劉總,你坑我!”

    老吳幽怨的語氣,劉飛一個激靈,這老小子不會被那個什么托尼設計師傳染了吧?

    “老吳,你還好吧?”

    “不好,很不好!我說劉總,為什么你不提前告訴我,這人是這樣的。我的天哪,他竟然還摸我的……咳咳,算了不說了。

    劉總,設計圖紙還有一些說明,我現在已經發到你的郵箱了。我要去放松,我要去洗滌一下自己,不然我怕我晚上都睡不著覺。”

    劉飛為老吳默哀,感覺這次坑了老吳,心里很是過意不去。

    “老吳啊,不要想太多,去洗腳城找兩個妹子捏一捏就好了。放心,這個錢我出。”

    “劉總……你這樣好嗎?”

    “咳咳,掛了!”

    飛快的掛了電話,劉飛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

    “我去,果然這是個妖怪,還好我沒去,不然我要抑郁幾天了。”

    有點后怕的感嘆了一下,劉飛立馬打開郵箱開始查看設計圖紙來。

    首先一打開,就是一個潔白的瓶子,上面是一副水墨畫。一位古人,面前放著棋盤正在和友人對弈。

    涼亭,小河,竹林,野鶴……一切都是這么悠閑。

    兩人的手里,各自都拿著一個酒瓶。這是一副很悠閑的山水畫,看畫面就有一種坐下來三五個好友喝酒的沖動。

    瓶子是設計的一斤裝大小的,整體hún yuán。不用說,這么做肯定就不是用玻璃而是準備用陶瓷了。

    劉飛確實是這么打算的,準備用陶瓷燒制酒瓶。反正價格注定不會便宜,索性搞得高大上一點。

    搞不好,以后還可能走出國門呢!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