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440、五年時間,千億的商業帝國

440、五年時間,千億的商業帝國

    劉飛沒有想到,車子竟然越走越偏僻。最后,在一處四合院停了下來,不過環境到是不錯。

    到處奇花異草,很是有意境。即便他這個不懂的人也能看出來,這里是經過了精心的修剪和培育的。

    “劉總你好,這里就是你們一行人的住處了。同時,我除了是你們的接待人員以外,還兼職劉總你的聯絡人。

    這一處四合院,是特意為劉總你準備的。同時,明天上午十點半,將會有一次見面會。

    到時候,我會親自過來接劉總的。對了,旁邊的倉庫里面還有車,鑰匙也在那邊。這些車劉總可以隨意使用,都是經過特殊改裝的。

    同時,劉總你的用餐每天都會有人親自過來的。”

    劉飛聽著對方的講解,那叫一個一臉懵逼啊!果然,這不是他們這些商人見面,也不是一次朋友聚會。

    這是一次面見最高人物之一的一次見面,過程之復雜可以想象一下的 。“對了,除了我四海集團以外,還有別的參與?”

    這位有關部門的人點點頭道:“是的,除了劉總的四海集團以外,還有二十八家各個地方的企業參與。明天劉總可以和對方見面的,到時候劉總就知道了!”

    劉飛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果然不可能少啊!也不知道,這二十八家是那一些?

    “那行,我知道了!”

    “好的劉總,我就告辭了,明天我會過來接你。”

    對方開著車離去了,隨后保鏢們開始檢查屋子。雖然說這出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趙軍還是要謹慎一點。

    劉飛的安全,對于四海集團來說無比重要。所以,容不得他有半點馬虎。很快,趙軍帶著人過來了。

    “劉總,屋子檢查過了,沒有任何問題。”

    劉飛搓了搓手,哈出一口白色的霧氣來。

    “行了,你們也別忙活了,都去休息吧!這帝都的天氣,實在是怪冷的了!”

    劉飛穿著厚厚的定制風衣都覺得有點冷,更別說他們了!

    劉飛走進了屋子,四合院他說句實話,還真的是第一次住。這一套四合院,在帝都這個地方,說句實話可能讓很多人害怕。

    價格之高,絕對讓人無法企及。說是四合院,其實挺大一個院子的。

    有荷塘,也有花園,同時還有假山之類的。風景很好,裝修很是別致。

    劉飛去休息去了,趙軍他們可不能休息。各自加了一件衣服以后,趙軍就安排了三班倒的保護方案。

    “老吳,來來來,咱們倆喝兩口。沒想到啊,帝都這個月份都這么冷了!”

    劉飛和吳祥進了屋子以后,劉飛就招呼老吳。

    “行啊劉總,說起來好久沒有和你喝酒了。這些年咱們忙啊,忙著搶市場,忙著和敵人打架,也忙著發展集團。

    想一想,上一次和劉總你喝酒還是三年前吧?那時候,咱們還只有白云縣那個小賣部一樣的超市!”

    劉飛也有點感嘆,確實是這樣的。他們倆正在說話,此刻沒想到外面出現了說話聲。

    “什么情況?”

    劉飛疑惑的走出屋子,就看到趙軍他們在對著幾個身穿廚師服的人說著話。

    “趙軍,什么情況?”

    聞言,正在說話的趙軍回過頭來道:“劉總,這幾位說是出事,專門過來給老板您準備一日三餐的!我們說要檢查一下,對方有點不樂意!”

    剛剛說有專門的廚師,現在就過來了?

    劉飛有點疑惑,不過他也知道這是趙軍的工作。

    “我是國家特級廚師溫西元,這是我的廚師證,這是我的批文,你們可以看一下。檢查了就行,我不接受搜身。”

    ……

    得了,最終還是沒有搜身。到了特級廚師這個段位,說句實話他們我是有脾氣的。

    別的檢查沒有問題,搜身就有點嚴重了。最終,趙軍打電話給剛剛那個有關部門的接待員溝通以后才放對方進來。

    劉飛笑呵呵的看著老吳道:“你說說巧不巧,正好我說咱們倆喝兩口,沒想到就有人來做下酒菜來了。”

    看著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老吳也笑了。

    “來劉總,我敬你一杯。好久沒有一起喝過酒了,還是咱們自己的三彩酒好喝啊!”

    劉飛端起酒杯,和老吳碰了一下,隨后兩個人把手中五錢被子里面的酒一口喝下。

    接著,老吳給劉飛和自己分別再倒滿了一杯。劉飛其實說真的,最近有種傷春悲秋的感覺。

    或許是年齡大了,不過也才二十六。

    可能……經歷的太多了吧!

    從最初過來的時候,中二一樣的年紀,說話做事總是跳脫。那時候的他,嬉笑怒罵都是人生。

    為了幾十萬的補助款,低聲下氣過,也為了結交一些人做過和某些人大寶劍過。

    同時,也有歡樂的日子。那時候的他,一包十塊的龍鳳呈祥抽著,嘴里罵罵咧咧的喊著啞巴給他做飯吃。

    那時候的他,激情澎湃,有系統這個東西覺得自己也是個人物了。

    一路走過來,五年多時間了。按理說,這個時間并不長。二十歲到二十五六歲,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可是,劉飛似乎完成了一次真正的蛻變。如今的他,在外人面前永遠成熟穩重,永遠不茍言笑。

    在員工面前,永遠冷靜睿智,永遠威嚴。

    得到了很多,失去的也很多。從當初硬著頭皮接手一個爛盤子,到如今的千億商業帝國。

    劉飛只用了五年時間,他完成了五次蛻變。如今的他,一身黑色的西裝,頭發永遠一絲不茍。

    身上沒有任何裝飾品,手表都沒有一支。坐在這個四合院里面,和老吳看著眼前的酒菜。

    心情很復雜,劉飛不知道自己這么做對于自己來說對不對。

    不管對與不對,劉飛如今都只能一直成功的走下去。沒辦法,他是一個千億商業帝國的老總,而且他還是唯一持股人。

    同時,他身上關系著十幾萬人的吃喝拉撒,還有數百萬人的期待。

    這些東西,讓劉飛沒有辦法停下來思考自己應該怎么樣或者怎么樣了!

    可能以后還會更多,幾千萬有可能,上億也有可能。

    因為四海集團,是整個大華如今的實業巨頭,也是川省之王,東南之王!

    “劉總啊,再過幾年我也到了退休的時候了啊!這日子啊,過得真快!

    還記得,當年的你我,在一間茶館相遇,然后走過了五年了!

    這五年,我很開心,也很激動,更有太多的激情燃燒在咱們四海集團了。

    如今,咱們終于到了最成功的一天了。登上最高宴席啊,我這輩子值了!”

    劉飛默默的聽著,一口一口的喝著酒。

    “是嗎?”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