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521、人世間的丑陋多姿多彩啊

521、人世間的丑陋多姿多彩啊

    川省最南的地方,其實民風都是比較彪悍的。

    怎么說呢,這邊天氣有關系吧。靠近云貴之地,本身這邊氣候就比較惡劣。

    姜陽,作為一位四海集團的市場調查員,他其實工作比較辛苦。每年有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各個地方奔跑做市場調查的

    。當然了,這么辛苦也是值得的。不說別的,就說獎金都是很多人羨慕的對象。

    說句實話,四海集團的獎金真心讓人羨慕。雖然,工資只是市場的正常水平,可是要算上獎金的話,他們比整個大華太多公司待遇好了。

    不說別人,就說他上個月的獎金就有一萬塊。可以想象一下,這樣的獎金制度,自然催生了無數愿意奮斗的年輕人。

    這一次,他是接到了命令,必須調查一下這邊的情況。說句實話,不只是他,這次四海集tuán pài出來的市場調查員很多。

    可以說,這是一次很大的行動。密云縣,就是姜陽這次的目標,也是重點調查的目標。

    他一個人過來的,沒有驚動任何人,也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游客來到了這邊,脖子上還掛著一臺單反相機。

    帶著眼鏡,一身休閑衣,還有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首先別的地方不說,直接來到當地合作點看看。

    人并不多,如今也沒有到高峰期。基本上,過了農歷七月或者八月,那時候才是真正的高峰期。

    如今,這邊其實根本沒有多少人。只不過,合作點早就弄出來了。

    坐在一家面館,要了一碗清湯面,姜陽就這么吃了起來。味道不算太好,不過分量很足。

    老板是個三四十歲的婦女,常年的餐館,讓她有些胖。不過卻很好說話,笑起來讓人覺得親切。

    一邊吃著面條,姜陽裝作好奇的問道:“老板,對面的這個合作點是不是就是那個四海集團弄得?”

    姜陽的普通話很標準,根本聽不出是哪里人。反正吧,是大華人就沒錯了。

    看他背著背包,老板也覺得應該是過來旅游的。

    “是啊,那就是四海集團的合作點。今年正月尾開通的呢,可以說當時很熱鬧,還放了鞭炮的。”

    聞言,姜陽笑了笑,然后又呼啦呼啦的吃了兩口面。

    “老板,這個合作點怎么樣啊?我聽網上說,這個好的很呢!”

    聞言,老板那張胖胖的臉上表情有點復雜。

    “好肯定是好的啊,如今據說里面玉米都是一塊二三。往年,二道販子下鄉,給五六毛,愛賣不賣的。不過……”

    說道這里,這位老板立馬不說話了。似乎覺得,和一個陌生人說這么多沒必要。

    不過呢,姜陽可不會就這么放棄。

    “老板說說,不過怎么了?我專門過來旅游的,想要看看風景。合作點這個東西,我聽說了很多,不過卻沒有見識過。”

    聞言,老板表情有點復雜。

    “算了算了,不說這個了,都是一群沒有心肝的玩意兒。這樣搞,以后這個合作點可能會被他們搞垮的。”

    姜陽愣了一下,隨后沒有繼續詢問。聰明人都能聽的出來,這幾句話里面有很多的消息。

    所以,此刻姜陽總算知道了,為什么這次的調查計劃,會是劉飛這個大老板親自下發的命令了。

    幾大口,吃完了面條以后姜陽付了錢就走了。隨后,他要往鄉下去了。

    這次的調查,他預感到將會有很多的東西。他需要小心點,也需要謹慎一點。

    租了一輛摩托車,他騎著摩托車到處跑。一天下來,姜陽收獲了很多。

    從最開始的不可思議,到后來的憤怒一直到麻木。他從來沒有想過,合作點計劃如此好的東西,成了這些人偷奸耍滑的工具了。

    十幾斤的鵝卵石,直接放在麻袋的中間,下面是糧食,上面也是糧食。就這么一遮蓋,過去以后根本沒有人翻出來檢查。

    這樣的情況,不是一兩家,有些地方整個村子都這么干。說句實話,當時姜陽恨不得打死這些人。

    隨后,他見識到了另外的一些丑陋。大蒜,姜等,直接填充鵝卵石。

    至于土豆,有的直接用水浸泡。玉米高粱之類的,也是如此。一百斤的東西,泡了水以后會變成一百三甚至一百五。

    呵呵,這就是這些人,這就是他們啊!有時候,一麻袋里面,有二三十斤的鵝卵石,看著簡直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有那么一刻,姜陽都在懷疑,或者說疑惑。合作點計劃,真的有必要嗎?

    四海集團如今,只要放出風聲,可以說立馬無數的糧商拉著嘴上等的糧食過來求著四海集團交易。

    為什么,他們要這么麻煩建立合租點呢?

    還不是,劉飛心里有那種情懷,想要帶動大家一起致富。可是,讓你致富,并沒有說讓你用這種方式啊?

    這樣做,和強盜有什么區別?

    姜陽拍下了一下照片,當然有時候是tōu pāi的。也錄下了一些視頻,包里面有小型的錄像機。接下來的就好,姜陽一直都在密云縣游蕩。

    他見識了太多地方的做法,有的地方直接村委會組織一起搞。

    也難怪,當初的飯店老板說這群沒有良心的。合作點這里,姜陽也去了一次,并沒有說明自己的身份,只是過去當一個看熱鬧的人。

    三天后,姜陽走了。

    他在這邊,勸說過有些人一次,讓他們有點良心,不要這么做。

    可惜,沒有人聽他的,還差點挨打。搖搖頭,姜陽踏上回萬江的路程。

    這一次回去,他得到的這些東西,要是給劉飛看了,真的會引起一場滔天巨浪啊。

    嘆了一口氣,姜陽走了,他對這里太失望了。與姜陽有差不多情況的地區不少,很多人都遇到了這樣的情況。

    而且,還有幾個市場員被當地的人打了。可以說,囂張的很。不過,也有正常的。

    至少,正常的地方占據了絕大部分。說到底,還是知道好歹的人多一些。

    三月初六,劉飛在萬江總部,收到了一份一份的調查報告。有些地方的視頻,照片,還有文字解說,氣的劉飛在辦公室里面砸了好幾個杯子和煙灰缸。

    “太猖狂了,太不知好歹了。這些人,真的是……他媽的,老子劉飛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江北,江北死哪兒去了?”

    聽到劉飛的咆哮,江北急忙跑了進來。

    “我在這兒劉總,有什么事嗎?”

    “干什么去了,拖拖拉拉的。給我一杯茶,濃茶。媽的個巴子的,今天我一定看完,看看到底爛成了什么玩意兒了。”

    江北都愣住了,這是劉飛第一次氣的口無遮攔,氣的如此失態,也是這樣的失望。

    ……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