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522、氣死老子了

522、氣死老子了

    “江助理,劉總這是怎么了?我來集團這么久了,似乎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啊?”

    有人悄悄的詢問站在辦公室門前的江北問道,臉上的表情全是不可思議。

    雖然門關著,可是在門外還是能夠聽到辦公室里面的動靜。這么一會兒,起碼砸碎了三個玻璃杯或者是瓷杯了。

    搞的江北現在,很想去買一個鋼化杯算了。讓你摔,這玩意兒你能摔壞了算你厲害!

    “噓,別問了,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劉總很生氣,具體的我不能說。反正有什么事,現在不要去找他,免得觸霉頭啊!”

    得了,不用江北說,他們這些人此時此刻也不會去找劉總的。我的天,很明顯現在是火山爆發,這時候去找他不是自找沒趣么?

    可能一點小事,能讓你懷疑人生的。惹不起你惹不起,溜了溜了。

    “媽那個巴子的,老子劉飛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對待。很好很好,真的是太好了。

    我還不知道,原來我們的國人這么的聰明啊!”

    悲涼的看著面前令人發指的一些照片,錄像和文字資料,劉飛有一種想要落淚的沖動。

    多少年了,還學不會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嗎?

    為了你們,他劉飛建立了合作點,拉攏了上百的各種經銷商和終端商。

    為的是什么?

    為的是讓你們富起來啊!為的是,別人一說農村就是貧窮的話語不再有。

    看著雙手掙錢,也能掙到很多錢。

    沒想到,好心被當成了一種工具。石頭,鐵塊,灌水各種各樣的手段在某些地方出現。

    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密云這個地方。可以說,好多個村子那都是村委會帶頭整。

    好好的安安心心就可以掙錢,硬是被他們搞成了各種歪門邪道。

    呵呵,真的是很好啊!劉飛氣憤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隨后,眉頭一皺,又看到了照片的資料。

    “喝尼瑪的茶,氣死老子了!”

    啪的一聲,得了又一個杯子報銷了。仔細算一算,劉飛如今過來接近六年了,從當年的小養豬的開始,到如今的超級企業創始人,他從來沒有如此生氣和失態過。

    樂樂聯合一些跨國集團圍攻他,他都沒有這樣生氣。今天,他被這些人氣成了如今這個樣子,不得不說這些人也算人才了。

    “梆梆梆……”

    敲門聲響起,劉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又看了看一片狼藉的辦公室。

    “進來!”

    聲音低沉,似乎蘊含著太多的怒火了。辦公室的門打開,進來的是蕭瑟。

    劉飛愣了一下:“你從珠三角回來了?”

    蕭瑟沒有回答劉飛的話,反而看了看四周狼藉的辦公室。隨后,笑呵呵的踩著玻璃渣之類的走了進去。

    “是啊,昨天回來的。那邊局勢基本穩定了,苗百靈這個你的得意門生能力很強,不愧是跟著你好幾年的丫頭。如今,老林一個人在那邊就行了。所以,我回總部主持這邊的事情了。”

    一邊說著,蕭瑟拿起劉飛面前的資料也看了起來。只看了一頁,他的眉頭就皺起來了。

    隨后,一股怒火突然出現。他現在算是知道了,劉飛沒什么會這樣。

    如果此刻,他不是在劉飛的辦公室,他都有種砸爛一切的沖動。強忍著怒火,蕭瑟放下了資料沒有繼續看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

    “江北助理,麻煩你找人收拾一下辦公室。”

    聞言,門外的兩倍急忙去安排人收拾去了。劉飛的辦公室,此刻真的無比狼藉。

    能把當年那個說“四海集團有劉飛”的男人,氣成如今的這個樣子,那也是真的稀奇了。

    “走吧劉總,咱們去喝杯茶平靜一下。我知道你生氣,自己本身為了帶領他們致富,做出了如此多的努力,最后換來的是如今的這樣心里不好受。不過,咱們先冷靜下來再說,你如今的樣子。有點狼狽。”

    劉飛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蕭瑟,隨后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隨后披上了風衣,兩個人走出了辦公室。

    二人走后,江北安排的人立馬過來收拾屋子。整個過程,江北一直在里面看著,桌子上的文件她直接藏好不讓任何人動。

    ……

    休閑室,蕭瑟泡好一壺茶,茶壺是紫砂的,茶杯也是。這個地方,也就他們幾個副總和劉飛經常過來。

    其余的人,都在外面。茶香驅散了一些戾氣,似乎變得祥和了一些。

    “劉總,試一試我這次從珠三角那邊帶回來的茶葉。雖然比不上你的那點寶貝,不過也是難得一見了。”

    劉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嘴里立馬一股苦澀,隨后一股茶香出現,接著就是一種回味的甘甜。

    黑茶,看起來確實很不錯。喝完茶以后,劉飛放下茶杯,見此蕭瑟又給他倒了一杯。

    “蕭瑟啊,我就是覺得心里冰涼。掏心掏肺,最后成了這個樣子。你如果看完了那些資料,你還能如此冷靜我劉飛算你是老大。”

    蕭瑟苦笑了一下:“別說了,剛剛我就看了你桌上的那么一頁,我就有種砸東西的沖動。

    看完?

    只怕此刻我就沒時間安慰你了,搞不好我們兩個人一起砸東西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好心被人如此利用,而且還不知收斂。

    不過,幸好咱們如今發現了不是么?如果沒有發現,只怕會讓這些人越來越囂張。

    如今發現了,那么我們完全可以避免。至少現在時間還短,并不會造成什么大波動。”

    劉飛嘆了一口氣,隨后看著游動的魚兒。

    “事情怎么處理吧,我需要殺雞儆猴,也需要一批典型。這一次,我不會管他們是不是可憐人,也不會去搭理他們村子是否困難。

    我只知道,我給他們創造了一個機會,而他們本人并沒有當回事。

    可以說,有合作點存在,只要不懶,平常人家兩口子一年也能弄個幾萬塊。這樣大大方方賺錢不好么?

    為什么,都去想著歪門邪道?這次的這個事情,如果我們不下重手的話。

    那么以后,一個村子會傳染兩個,兩個傳染四個,直到一百個一千個甚至所有。

    現在問題是小問題,日后就是大問題了。我們不是開慈善的,如果要做慈善,我還不如直接給那些癌癥患者。救急不救窮,幾百上千年的老話了。”

    蕭瑟也喝了一杯茶,然后放下茶杯。

    “可是,真的要重手段,那么政府那邊?”

    聞言,劉飛冷哼了一聲,隨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茶杯里面的茶水都飛濺出來。

    “讓他們來找我,我倒想看看他們需不需要給我一個說法!”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