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之養豬大佬 > 526、法不責眾?呵呵……

526、法不責眾?呵呵……

    大堂一片寂靜,根本沒有任何的聲音。這群到來的媒體,此刻全部都被這個消息震撼了。

    劉飛撤銷七個縣的所有合作點,一兩百多個合作點被撤銷。

    這個消息……

    可以說,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會得到這樣一個消息。按理來說,這樣的消息,根本不應該透露給他們媒體的。

    基本上都是四海集團,聯系當地政府,然后政府主持悄悄的撤離的。

    這樣的消息,讓媒體知道了,只怕會一瞬間吵的天翻地覆。要知道,合作點啊,這可是上了最高權利中心的計劃啊!

    如今,好多人都在網上炒說是國家都準備這么做了。

    畢竟,川省的成效是肉眼可見的。如今,川省的很多人,都是以合作點為驕傲的。

    可是,如今劉飛來了這么一手,可以說完全要掀起滔天大浪的意思啊!

    再說了,劉飛為什么要撤銷這么多合作點,而且是七個縣全部撤銷?

    他為什么這么做?

    再有一個,劉飛為什么不首先和川省政府溝通,直接就開了一個新聞會?

    這兩個疑惑,此刻完全控制了他們所有人,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是一個大新聞沒有錯,大的讓他們懷疑人生。這樣的大新聞,他報道出去,肯定會在第一時間獲得無數人的關注。

    其余的不說了,至少川省無數人會第一時間關注的。可是,這需要一個理由啊!

    四海集團這樣的超級大集團,可不是他們能夠隨便編排的。

    一個不好,直接連累整個團隊的存在。搞不好,他們老總都要被連累。

    所以,愣了一會兒以后,所有人立馬反應過來。接著,無數的長qiāng短炮,直接對準了劉飛,接著整個大堂似乎被幾十萬只蚊子包圍了一樣。

    “劉總,請問您為什么做出這樣的決定?有什么原因嗎?給我們說一說!”

    “劉總,我想知道,到底是為什么會這樣?您說的是真的,還是說在開玩笑?”

    “劉總,您和川省政府溝通過嗎?”

    “劉總,這其中是否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還是說,劉總您是為了利益或者私人恩怨報復這幾個地方?”

    “劉總,您說話啊,劉總別走。”

    “劉總,可否多說幾句解釋一下?”

    劉飛宣布完了以后,直接就離開了這里。這樣的吵鬧,是個人都受不了。

    此刻,老吳站出來了。他這位奶媽確實合格,反正穩定后方穩定人心,他確實擅長。

    “各位媒體朋友,劉總事情很多,所以并沒有時間給各位詳細的解釋。那么,接下來就由我為大家解釋一下。

    我們之所以決定撤銷這七個縣的合作點,那也是因為一些特殊原因的。”

    “請問吳總,是什么樣的原因,讓四海集團這樣直接放棄了幾十萬的農民。你們這樣做,是很不負責任的。”

    有人提出了指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站住道德制高點再說。吳祥淡然的看了說話的這個人一眼,隨后沒有搭理他。

    “首先,這次的撤銷合作點的事情,過錯方并不在我四海集團。我們劉總成立合作點的初衷是帶領整個川省的所有人民一起致富。

    我四海集團,每年上千億的資金會投入到里面去,這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

    如果分散下去,至少能幫太多人家里走出貧窮。劉總心里,裝的是整個川省。

    可是,我們的掏心掏肺,換來的是對方的偷奸耍滑。用鵝卵石充當糧食,收購售賣給我四海集團或者其余的合作企業。

    更加過份的,竟然還有用水浸泡的情況出現。要知道,這是五谷雜糧,不是什么玉石,一旦被水浸泡,基本上會毀掉很大一片。

    所以,我想說的是,這次的事情,不能怪我四海集團無情,只能怪這些地方的人貪得無厭。

    他們也不想一想,如此的做法損害的是整個合作點。他們這么做,一個縣傳染兩個縣,然后傳染四個最后無數個。

    最后的結果,那就是合作點計劃徹底玩完消失。可能明年,到時候川省又會恢復成以前的樣子。

    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做法不光是在犯法,也是在拖累整個川省。

    所以,劉總和上百家的合作公司,連續商量了好幾天最終大家一致決定,撤銷這最為嚴重的幾個省。

    劉總最近很傷心,他無私的付出,被人當初了不勞而獲的工具。這樣的事情,我想大家都能理解。”

    我的媽啊,來了來了,很大的新聞出來了。鵝卵石當做糧食,糧食用水浸泡,我的天那,我們這是參加的一個新聞會嗎?

    大爺的,這直接就是一場商業大戰啊!還有這樣的事情?

    可以說,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激動了,拿著話筒的手或者錄音筆的手都在顫抖。

    都給我讓開,明天的頭條是我的,明天的熱點是我的。

    明天,什么都是我的!

    這一刻,他們就像是一頭頭的野狼,貪婪的盯著吳祥,期待他能夠爆出更大的新聞來。

    此時此刻,你就能發現這些做新聞媒體人最真實的嘴臉了。

    不說了,什么都沒有新聞重要。至于說譴責那些奸詐的人,對不起這不是我該做的。

    此刻,他們眼中只有新聞,其余的一點不關心。

    “吳總,請您詳細的說說好嗎,比如撤銷了合作點,那么是不是等于四海集團完全放棄了這幾個縣的人。你們四海集團這么做,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正所謂,法不責眾,我覺得你們應該大度一點。”

    吳祥笑呵呵的看著這位記者,看了一下對方的牌子,發現是什么網一的還是啥的。

    “這位記者,請問你對于法不責眾這個詞怎么理解?

    是不是說,只要大家一起做,哪怕這件事有天大的錯誤也要去原諒他?

    既然如此,我安排我四海集團全體員工,去砸了你們公司也沒有錯嗎?

    你來回答我一下,如果你覺得可以,我現在立馬安排人去砸了你們公司,并且直接讓你們破產。接著,只要你們不追究,我四海集團合作點不撤也行。”

    “吳總,你這是在偷換概念。”

    “不,我覺得我是在教你做人和說話。你這樣的人,出門容易被人報復,我勸你小心點。對了,以后四海集團所有的新聞之類的,永遠拒絕你們。

    不用覺得我沒有容人之量,看你不爽我自然不會對你微笑。我四海集團,就是這么霸道!”

    說的漂亮吳總,你是我們的偶像!好吧,大堂四海集團的工作人員,此刻忍不住為吳祥鼓掌起來。懟的好,這樣人就該這樣!

    話音落下,這位記者一臉鐵青。

    該!讓你丫的喜歡站在制高點來攻擊!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