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都市極品仙尊 > 第0610章 廢掉柳真

第0610章 廢掉柳真

    熱水潑來,李炫是真的怒了。

    我不理你,你還沒完沒了了,還敢動手?

    李炫抬手一揮。

    熱水還在空中,就噗的一聲蒸發成了水蒸氣。

    眾人全都呆了。

    怎么回事?

    李炫冷冷的道:“佩妮,廢了他!”

    “遵命!”佩妮其實早就忍不住了,以他們狼族的性格,柳真這么囂張的人,早就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如今得到李炫的命令,佩妮頓時大喜過望,終于能夠動手了,能夠嘗試一下進化之后的血脈力量。

    不過,得輕一點,再輕一點,因為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很弱的樣子,千萬別一下子就弄死了,那就沒得玩了。

    這樣想著,佩妮嗖的一下躥到柳真面前,還不等柳真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佩妮已經雙手抓住他的左臂,各自往反方向一扭。

    “咔嚓”一聲,柳真的手臂被扭成了麻花!骨骼粉碎,關節錯位,韌帶撕裂,鮮血直流。

    事情發生了太過突然,柳真一時不敢相信。

    這女人,敢打我?

    還弄斷了我的手臂?

    我可是柳家的大少啊,你怎么敢這樣對我,啊啊啊啊,好疼啊!

    “啊啊啊!”半秒鐘之后,柳真才反應過來,頓時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一旁的人都驚呆了。

    柳真的同伴們看到這血腥的一幕,瞪圓了眼睛,張大了嘴巴,還以為是在做夢。

    常子威也有點懵,終于明白李炫剛剛為什么說他惹不起佩妮,這女人簡直就是一頭餓狼啊!

    柳真還在慘叫:“啊!你怎么敢這樣,我的手啊,臭娘們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X死你……”

    佩妮卻是搖搖頭,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力量還是太大了……還得再輕一點才行。”

    一邊說著,佩妮一邊飛起一腳,“嘭”的踹在柳真的胸口。

    巨大的力道就像是貝克漢姆踢任意球一樣,將柳真直接踢飛出去。

    這一腳的力道太大了,柳真胸前的胸骨和肋骨斷掉了十幾根,口吐鮮血往外飛。

    才剛飛出不到三米,還在半空中的時候,佩妮忽然化作一道幻影,凌空躍起,追上柳真,在空中一個擒抱,狠狠的再將他摔在地上。

    “嘭”的一聲,柳真摔在地上,渾身斷了幾十根骨頭,滿臉是血,手臂扭曲。

    “你敢打我……”傷成這個樣子,柳真居然還能說出話來。

    佩妮還想動手,李炫淡淡的道:“差不多了,別打死了。”

    “還不過癮呢。”佩妮遺憾的搖搖頭,走回到李炫身邊。

    四下一片寂靜。

    茶座中其他人本來都在聊天,這時候也被劇烈的打斗吸引,目睹了佩妮飛天遁地狂毆柳真的一幕,全都呆若木雞。

    柳真的一群同伴更是駭然無比,他們怎么都沒想到,一向在海都橫行霸道,誰也不敢招惹的柳真柳大少,居然真的會挨揍,而且被揍的這么慘?

    看柳真的樣子,沒有個一年半載是不可能從病床下來了,而且那條右臂以后還能不能用,也是個巨大的問題。

    柳真,算是廢了!

    常子威也沒想到佩妮出手這么狠,心有余悸的瞄了她一眼,暗想以后千萬注意,不要叫她大洋馬,這根本就是一頭紅太狼!

    短暫的寂靜之后,有人去查看柳真的傷勢。

    等發現挨打的是柳家人時,在場許多人的眼神都不對了,瞄著李炫三人,目光中的情緒顯得很復雜。

    “這幾個人惹了大禍了!”

    “打的居然是柳家人……他們太沖動了。這回下半輩子都要毀了。”

    “哼,不僅僅是柳家會跟他們算賬,寶文堂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是啊,居然在寶文堂里面傷人,真當這里只是一個普通的拍賣公司呢?”

    “也不知道寶文堂幕后的那位大佬會不會動怒。如果驚動了他的話,怕是柳家都來不及出手,這幾個年輕人就已經廢掉了!”

    眾人低聲的議論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群保安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看他們的身姿,顯然都是身手不俗的練家子。

    保安們快速趕到,把現場包圍起來,其中一個保安頭目過去簡單看了一眼柳真的傷勢,臉色就變得十分難看。

    “是誰做的?”頭目喝問道。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李炫和佩妮身上,他們知道,雖然出手的是佩妮,可真正的幕后兇手其實是李炫。

    李炫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茶,看起來就像是什么都沒發生。

    眾人無語。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裝模作樣?

    別裝了,無論你怎么裝,這次的事情都已經鬧大到無可收拾的程度了。

    柳家和寶文堂,無論哪一個都是不好惹的存在。你一下子惹到他們兩方,今天能不能囫圇走出此地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也有人比較聰明,猜測李炫是不是有什么依仗。

    柳家固然是海都豪門,卻也不是沒有人比他們更厲害。

    在海都,的確有一些能讓柳家俯首帖耳的存在。

    但這樣的存在,兩只手都能數的過來,其中肯定不包括李炫在內!

    所以眾人都認定,李炫就算有再大的靠山,也過不去今天這一關。

    “李炫!子威!這是怎么了!”

    就在氣氛凝重的時候,有人跑過來驚呼道。

    “萌萌。”常子威快步走過去,輕輕攬住她的肩膀,“沒事。”

    來的正是楊萌萌,她剛剛聽說茶座這里發生了沖突,有點擔心李炫和常子威,就跑過來看一看,沒想到還真被她給料中了。

    “這是怎么回事?”楊萌萌問。

    常子威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柳真嘲諷我,還調戲炫哥的女伴,用茶水潑炫哥,就教訓了他一下。”

    楊萌萌一臉懵的看著凄慘無比的柳真,骨頭斷了無數,手臂擰成麻花,大口大口吐血……

    這叫“教訓一下”?

    人都快打死了好不好!

    而且,那是柳真啊!

    是寶文堂的大客戶啊,每年在這里都消費上億元。

    最重要的是,他是柳家的大少,是海都的土霸王,是比常家更大的豪門。

    楊萌萌的腦袋嗡嗡作響,臉色蒼白,不知道該怎么辦是好了。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