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寂滅道主 > 第506章 滅風狼王

第506章 滅風狼王

    風狼王的慘嚎聲傳來,讓周圍的風狼聽的發襂,腸子、肝臟全丟被震碎了,連皮膚都出現道道裂紋,鮮血順著紋路溢出來,就別說嘴里噴出的血了,簡直和噴泉無異。

    王邵根本不給風狼王機會,容不得對方垂死掙扎,立即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招招到位,拳拳入肉,那就是痛打落水狗,痛快淋漓。

    堂堂地風狼王,在王邵面前簡直就是落水狗,當著族群下屬的面,里子面子都沒有了,作為大雪山妖族王者,那是何等的風光,就算在整個妖族依然不入流,卻享受著逍遙快活,甚至耀武揚威的生活,現在感覺就像條狗,還是死狗。

    內心是絕望的,卻無力反擊!

    卻見王邵卻身影變幻,兩個鐵拳上下翻飛,連續不斷的打在風狼王身上,也就能聽到“砰砰砰”的悶響,骨骼斷裂的沉悶聲音,風狼王悲慘到落不了地,整個軀體在半空翻滾,就像是諾大的沙包。

    此刻的風狼王姿態優美,肉身卻已經徹底崩潰,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渾身強有力的肌肉都快成肉醬了,肌腱完全的碎裂,肌膚寸寸龜裂,血液四濺,完全成為了血狼。

    太悲慘了,沒有之一。

    “結束了,風狼王,一路好走。”王邵見風狼王不成了,反正對方和他不死不休,還要手下留情作甚?

    隨著重重的一拳砸下,直接砸在風狼王的腦袋上,顱骨破裂、腦漿飛濺。

    這位堂堂的風狼王,相當于人族后天境第八層巔峰修為,統御大雪山萬千風狼的王者,竟然被后天境第七層修士硬生生打死,還沒有動用真氣和道術,甚至沒有用人族擅長的遠程攻擊手段,完全是運用血氣,用了妖獸最擅長的近戰,憑借力量打死了它。

    不錯,就是用拳頭,活生生砸死了風狼王。

    一階妖獸也是寶物,尤其是步入高品的妖獸風狼,無論是皮毛還是牙齒,都能夠煉制強大神兵,不能浪費了不是,當風狼王軟癱在腳下時,王邵不慌不滿伸手抓住,把對方尸體收進了儲物袋,回去賣個好價錢。

    王邵和風狼王搏殺,實際上并沒有用太長時間,由于風狼王的托大,被吊起來暴打,實在是太觸動眼神了,以至于群狼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尸體被收起來,那些風狼才相繼醒悟過來,甚至有的尚在懵逼,不知如何是好。

    曾幾何時,風狼王是何等的威風,襲擊人族修士無往不利,每次攻擊都能tú shā大批人族修士,讓這群妖獸享用豐美的血食,漸漸團結在風狼王的周圍。

    但是,這個人族修士竟然壓著風狼王打,用純粹的拳頭把風狼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最終還強勢轟殺。

    那些醒悟過來的,還有剛剛醒悟的一階風狼,紛紛發出凄厲的慘嚎,紛紛奮不顧身地向王邵撲來,絕對是拼命的架勢,那股子氣勢相當驚人。

    也算是風狼王平素好爽,有好處都照顧族群妖獸,讓它們比較團結,換成別的某些種群,早就轟然四散了。

    就算是這些一階風狼,王邵也并不感到畏懼,以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符箓、神雷,并不怕百余頭妖狼。反倒還認為擒賊擒王,殺死了風狼王,又缺少狽師組織的狼群,絕對會被嚇的四散奔逃。

    哪里想到事與愿違,風狼王的死并沒有嚇跑妖狼,反倒是引發了群狼的暴怒,看架勢真要跟他玩命啊!

    漫山遍野都是野狼,混雜著別的妖獸,鋪天蓋地呼嘯而來,這就讓王邵麻爪了!要說這些畜生并不強大,甚至是弱小的存在,關鍵是數量太多了,已經達到質變的程度。

    開始也就是萬余妖獸和猛獸,被他的雷器組合殺得丟盔卸甲,加上別的種族逃走的,應該剩下幾千只,為何不減反增?活脫脫幾萬不止,就算絕大多數是野獸,他的神雷和寶兵不多了,符箓更是相當珍貴,用在野獸身上很不劃算,就算他能殺,這得要殺到猴年馬月啊!

    就算神雷寶兵充足,殺這些畜生,累也把他給累死了!

    現在看看,風狼王的死亡,這些沒腦子的野獸,不要命似的往前沖,躲都沒地方躲,不想殺也得殺了!

    萬般無奈之下,王邵只好激發防御型符箓,形成周身的保護罩,轉身向寒潭突圍,祭出勾鳩大殺特殺。

    沒辦法,螞蟻多了也能咬死大象,面對小型獸群,就算先天修士也會頭疼,就別說他這個后天修士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先跑了再說。

    也是,野狼太多了,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地下過了二十余天,風狼王左右調兵遣將,并施舍面子求來各族援軍,形成了龐大的獸群,足足有數萬之中,把寒潭圍了個嚴嚴實實,里三層外三層,鐵了心要斬殺他。

    而且在妖狼的指揮下,那些猛獸悍不畏死的撲過來,死一個來一群,以至于符箓的真氣很快消耗殆盡,讓他不得不再次使用防御性符箓,連逃跑都相當的困難,就不要說打了,幸虧自己轉身就跑,不然連跑的機會也沒有。

    王邵很快就意識到,就算是自己先退一步,形勢也相當的惡劣,消耗下去肯定不行,獸群數量太多了,自己非得被耗死不可,必須想辦法盡快脫身。

    但是,身陷瘋狂的獸群里,哪有那么容易脫身的,就是浪費為數不多的神雷寶兵組合,也不過是滅殺數百上千,剛剛松了口氣,又有更多的野獸撲上來,根本就滅殺不絕。

    就在此時,一縷輕音飄蕩空中,濃濃地悲涼之意渲染開來,他頓時感到心下悲苦,泛起了往昔的不堪回首事。

    隨著聲調的忽高忽低,無論是妖獸還是野獸,似乎都收到了渲染,絕大多數都停止了動作,有的竟然留下了淚水,排山倒海的群體攻擊,戛然而止。

    王邵哪里還敢耽誤,就算他被渲染,卻依舊能夠判斷輕重緩急,急忙施展御風術,快速向寒潭飄落,順便灑出了葵水神雷,還有最后的數十件低階殘次寶兵。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