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你好,沈總 > 第293章 變故
    與孫巖同時下聘任文的是江一菲的好友闕云,闕云也被提拔為助理,且是唯一的女助理,跌破了眾人的眼鏡,江一菲到沒驚訝,畢竟有上輩子的那幾年記憶在,闕云被提拔是板上釘釘的事。

    沈北安到反過來安慰她,“我剛提拔為總工,你要是再提拔為shū jì之類的容易惹閑話。”江一菲目前在小隊,他們隊的shū jì恰好要退休,如果沈北安推一把,江一菲完全可以任shū jì。

    江一菲有些納悶,“我什么時候和你表達過想要當官?”她現在這樣多好,作為班長的馬兵更不為難她,全隊的糙漢子也慣著她,沒人管、沒人找,工作輕松自在,想做什么做什么。因為時間寬裕,她甚至多教了一個班并帶了兩個單獨補課學生,賺的外快不要太多,小日子過的不要太滋潤。

    “闕云當助理你沒想法?”沈北安問,周華上躥下跳地找關系他怎么會不知道,闕云這個助理怎么來的他更是一清二楚,作為同來的江一菲難道沒點想法?

    江一菲搖頭,誰要當領導,操心不說,錢還不如她現在賺的多。不過,男rén dà概不這么想,他們更想通過職位職級證明自己。

    “我一點想法都沒有,你千萬不要幫忙,我現在這樣非常好,我很滿意。”

    沈北安笑了,“我也不希望你去忙這些。”

    “你知道就好,我在小隊很好,非常好,我很喜歡。”為了表達自己的決定,江一菲一再強調著,“你可別幫倒忙,到時候可沒人給你做飯。”都去忙工作的事,哪里還有時間和精力管家里。

    “好,我明白了。”沈北安高興地應著,“就依你,你想在小隊待多久就待多久,不去上班也可以,出了事有我兜著。”

    江一菲假意咳嗦一聲,“剛剛被提拔重用的沈總,你這樣公開違背原則和規章制度,指使你未來老婆離崗、脫崗真的好嗎?作為廠里的領導,你要對全廠職工負責任,凡事應該率先垂范,起到好的帶頭作用,怎么能亂用職權呢?這可不是一位好同志、好領導。”

    沈北安就稀罕江一菲假正經的小樣子,沒忍住摸了一把江一菲細滑的臉蛋。

    江一菲一巴掌拍開他的手,“說正經的呢,嚴肅懂不懂?”

    “我也正經著呢,老婆,現在我們有更正經的事需要做。”

    江一菲懵了,“什么事?”他們不是在談事嘛。

    下一秒,人已經被抱起來,“床|事。”

    兩口子在一起,不應該研究些兩人之間感興趣的事嗎?

    ************

    林廠長一個電話將沈北安搖進他的辦公室。

    沈北安一進辦公室就感覺到了老廠長的嚴肅,沈北安在腦中掂量一圈,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讓他如此正經。

    按照他的經驗,老廠長從來都是笑呵呵的,除非廠里有極重大的事發生他才會“變臉”。

    什么事呢?

    安全方面?他們做的很好,一季度還得到表揚。

    廠里效益?雖然不是全局最好,也居于中游,他們完全有信心在年底碾壓所有其他分廠拔得頭籌。

    廠內管理?各部門各司其責,雖然經營副廠長依舊病休,但沈北安將他的職責兼起來,經營方面也是運行良好,幾個經營科室的科長都怕了沈北安,沒一個敢糊弄他,他們是真怕站墻角啊,而且是眾目睽睽之下站墻角,誰受得了?

    那又是什么使老廠長如此?

    “領導,你和嬸子吵架了?”沈北安小心地開口,不是廠里的事,大概也只有家事讓林廠長煩惱。

    林廠長一時沒忍住,將手中的杯子扔了出去,沈北安習慣性的接住,好在里面的水僅剩個底子,沈北安除了手濕了外,沒有其他損失,沈北安感嘆,這個可憐的杯子真是命苦,總是面臨著拋物運動。

    “你個烏鴉嘴,我和你嬸子好著呢,你不要在這里破壞我們夫妻感情。”林廠長叫罵著。

    “廠子要黃了?”沈北安不知死活地繼續追問。

    林廠長氣的想拍桌子,“你能不能盼著我點好?”他在廠里待了一輩子,對廠子比對兒女的感情都深,誰要是說廠子不好,他會找他拼命。

    “既然如此,你為什么這個表情?”沈北安比劃著林廠長耷拉下來的嘴角。

    林廠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沈北安心下一凜,看來是和他有關。林廠長將桌上的一份材料拿起來遞給他,“你自己看看吧。”

    沈北安疑惑地接過來,薄薄的一頁紙,他卻看了好半天。

    林廠長嘆口氣,“我已經壓了幾天,也側面打聽了這是個什么地方,為什么調她?有消息說有人特意推薦,而這個剛剛組建的部門正缺這方面的人才。”

    “全集團公司有那么多人,為什么會有人專門推薦她?”這不正常,在這種關系復雜的企業中,就算她再優秀也不過是個新人,沒有一定的人脈和機緣根本無法脫穎而出。

    何況,人就在他身邊,就算是他,如果要想將人推薦到集團公司層面也要費一番周折,還不一定能成功。

    而現在,恰恰是他們什么都沒做,卻有了這樣的機會。那么,問題來了,誰會有這么大的能耐推薦她?又為何為她如此費心費力?

    不是他懷疑,江一菲的人脈他太清楚,唯一稱得上有權勢的無非是張文琪,可張文琪如果這樣做,一定會提前告知,就算她不說,姜中澤也會通知他。何況,張文琪沒必要這樣做。

    那么,這個推薦她的人到底是何居心?

    難道,他也看上江一菲?

    這讓沈北安警覺,是什么人盯上了他的一菲嗎?

    還是,他惹了什么麻煩連累了江一菲?

    沈北安平靜地抬起頭,“說工作地點了嗎?”

    林廠長帶著幾分憐憫地看著他,“在名島。”如果去,就意味著兩地分居。如果不去,也失去了一次機會,“去不去你都盡快給我回話,我拖不了幾天。”老廠長沒忍住,最后道,“如果你不想讓她去,就不要告訴她了,你放心,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沈北安收好紙,向老廠長誠懇地道謝,“我會盡快給你答復。”

    “你們好好考慮吧,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都可以來找我。”

    沈北安點頭,將杯子放在林廠長桌子上才離開。

    林廠長看著他的背影好一會兒,才重重地嘆口氣坐下,沈北安也是個可憐的,父母沒的早,只有一個姐姐相依為命,現下好不容易有了心儀的對象,可以組成一個幸福的小家,卻又面臨這種兩難。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