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奢求你要給我多少快樂,但我不得不癡心妄想,總有一天走在你身邊的人是我。

    ……

    女孩兩手各拿著一杯熱飲,向顧凱走去,待到了一定距離時,她驚人地發現與顧凱閑聊的徐薇,一臉難以置信。她心里一定很納悶,徐薇為什么也在這,而且還跟顧凱聊得很開。

    顧凱則在一旁看得發呆,狐疑的目光在女孩和徐薇身上來回逗留,感覺女孩和徐薇似乎是認識的。

    片刻過去,女孩來到顧凱的身旁,與徐薇面對面。她微笑著,向徐薇打了一個招呼:“嗨,徐薇。”

    徐薇與那個女孩四目相對,也愣了半天。女孩剛才對顧凱親昵的叫喚,以及女孩對顧凱的細心照顧。再則,顧凱對女孩的態度跟對自己簡直是天壤之別。這讓徐薇也有點難以置信,難不成女孩與顧凱已經是男女朋友了。

    徐薇最后才接受了這個不爭現實,緩緩地也向那個女孩打招呼:“這么巧呢,一寧。”

    顧凱顯然是大吃一驚,原來徐薇和趙一寧還真認識。

    顧凱來回看了趙一寧和徐薇一眼,目瞪口呆之后,表現得甚是驚訝:“天啊,你們兩個認識?”

    趙一寧沖著徐薇溫和地笑了笑,徐薇也是以禮相待,然后趙一寧才看向顧凱,對顧凱坦白:“我和徐薇是好朋友。”

    徐薇順便補充了一句:“還是好姐妹啊。”

    顧凱這才把當初的訝異緩了下來,淡然地點了下頭。

    徐薇見趙一寧和顧凱站在一起,好像天作之合,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她的內心莫名地感到一陣破碎,鼻子里也迅速彌漫了一團酸澀,咽喉處也好像堵塞了某種東西,咽不下去,讓徐薇好痛苦。

    趙一寧向顧凱調皮地挑著眉,似乎已經猜出顧凱來南匯公園的目的:“哦哦,顧凱你剛才說昨天有人約你來南匯公園,那個人該不會就是我的好姐妹徐薇啊……”

    然后趙一寧向顧凱撒嬌:“哼,剛才你還死活不告訴我約你見面的那個人的名字,害我要親自陪來,搞到最后,原來是我好姐妹。”

    徐薇在一旁安靜地看著,很好奇趙一寧和顧凱是什么時候就交往了。

    徐薇她本來預算得好好的,連情書都寫好了,結果自己心愛的顧凱早被別人捷足先登了,而且這個別人還是自己的好姐妹——趙一寧。這個結局真是令人難以接受。

    顧凱被趙一寧一語道破,抬起右手,習慣性地摸著后腦勺,看著趙一寧清純淡雅的小臉,害羞地笑笑說:

    “嗯嗯,早知道你和徐薇是好姐妹,我就應該早點把徐薇的名字告訴你了,真覺得對不起。”

    ……

    就在幾分鐘前,顧凱和趙一寧e:n'a-i地走在一起時,他告訴趙一寧:“我想去南匯公園見一個人。”

    趙一寧就有點懷疑顧凱想拈花惹草,嚴肅地問顧凱:“誰啊?”

    那時,顧凱之所以沒有當即回答趙一寧這個問題,恐怕是因為“徐薇”像一個女生的名字,怕趙一寧會胡思亂想吧。

    再說,顧凱也不想去隨意捏造一個男生的名字欺騙趙一寧,所以只能選擇賣關子。

    然而事到最后,趙一寧和徐薇居然是認識的,而且還是好姐妹。

    ……

    徐薇看著趙一寧和顧凱兩人表現得很像情侶,牽強地抿起一道祝福的微笑,問趙一寧:“一寧,你是怎么認識顧凱的?”

    趙一寧愣了會兒,然后羞澀地笑了笑,向徐薇坦白:“徐薇,還記得我們軍訓回來后不久,我、你和鄧夢伊一起在小巷里回家時,向你說起我那個暗戀的對象么?”

    徐薇在內心苦笑了一下,她怎么可能會忘掉這些事,當初趙一寧是這么向她討教的:“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表白?”

    而她是那般豪爽:“放心,我教你怎么表白!”

    她當初是覺得趙一寧暗戀顧凱的可能性很小,幾乎為零,所以才這樣豪邁。結果,這個世界真小。

    徐薇也完全搞明白,自從軍訓之后,顧凱為什么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原來跟趙一寧去放蕩不羈了。

    此刻,這件事對徐薇而言是一件刻骨銘心的事了。她實在沒想到,撮合趙一寧和她心愛的顧凱走在一起的媒人居然是自己,真是可悲。

    徐薇盡管內心已經支離破碎,但還要故作鎮定地笑著,向趙一寧表示祝福:“這樣啊,那還真是要祝福你們兩個了,希望你們兩個能白頭偕老呢。”

    趙一寧聽到徐薇這個表面上充滿愿望但實質上卻很虛偽的祝福,臉還紅紅的,而且害羞地看了顧凱一眼。

    顧凱同樣也害羞地紅著兩頰。

    徐薇在趙一寧和顧凱兩人身上來回看了看,真心覺得這兩個人簡直天生一對,比起自己和顧凱在一起好多了。或許,這只是她在自我安慰罷了。

    這時,趙一寧也納悶徐薇與顧凱的認識,問徐薇:“對了,徐薇,你和顧凱又是怎么認識的?”

    徐薇倒是無所遮掩,說得義正言辭:“哈,在高一第一學期開學前,顧凱幫我看班級,然后我和顧凱就認識了……”

    顧凱點了下頭,接著徐薇想說的話:“嗯,然后徐薇來我班級找我,跟我討論《海底兩萬里》。后來,我們還在學校圖書館討論《駱駝祥子》。說來也很有緣分,每次我們都可以在任何地方巧遇,比如操場等等。”

    徐薇聽顧凱興致勃勃地向趙一寧述說她和他的故事,在內心甜甜地一笑。雖然對面這個少年因為自己晚下手而已經不屬于自己了,但徐薇對這個可愛又帥氣的少年還是很執著。

    趙一寧也朝顧凱意味深長地點了下頭:“哇,沒想到你和徐薇有這么多的故事。”

    徐薇看向趙一寧,擺出一副八卦臉:“一寧,你和顧凱怎么好上的?”

    在這一方面,趙一寧表現得很羞澀。她看了顧凱一眼,發現顧凱一臉認真,覺得顧凱有一種想向徐薇分享他們愛情故事的蠢蠢欲動。

    趙一寧可不想當著顧凱的面說起這段肉麻但甜蜜的回憶,便看著徐薇,嘟噥道:“我私下跟你說,這是一個很漫長的故事。”

    徐薇淡定地“哦”了一聲,然而這聲簡簡單單的“哦”,卻若隱若現地隱藏著一股淡淡的哀傷,似乎對自己的不幸遭遇感到可憐又可悲。

    這時,顧凱在意起徐薇約他來南匯公園的目的了:“徐薇,你不是說有一樣東西要交給我么?”

    趙一寧狐疑地看向徐薇。

    徐薇被趙一寧看得,內心陷入一片慌亂,她本來想把寫給顧凱的表白情書在今天這個浪漫的節日——情人節當面交給顧凱的,然而現在不行了。因為顧凱已經不屬于她了,而是屬于她的好姐妹——趙一寧了。

    她不想為了顧凱而與自己認識了四年之久的好姐妹——趙一寧勢不兩立,說到底都是立過姐妹宣言的,而且立誓要做一輩子的姐妹,所以她也就只能作為一個失敗者向顧凱和趙一寧發出誠心誠意的祝福。

    徐薇她撒謊了:“東西?什么東西?我逗你玩呢,哈哈,哈哈。”

    徐薇她認為自己笑得很虛假,但沒人能知道,她仿佛是在嘲笑著自己,自己做了一回成功的媒人,把自己全心全意愛著的顧凱成全給了自己的好姐妹——趙一寧,真是可笑。

    顧凱看著一直傻笑的徐薇,眉頭皺了皺,對徐薇這個無厘頭的理由感到無奈。

    趙一寧則始終手里各拿一杯熱飲,也對徐薇這番調皮的作為感到不可理喻:“徐薇你就是這么愛捉弄人。”

    徐薇很小心地抽了一下鼻子,不讓趙一寧和顧凱發現自己快要哭了,然后她想著要離開,催促趙一寧和顧凱繼續培養感情:“哎哎,你們都別管我了,去玩吧去玩吧。”

    徐薇一直推著趙一寧和顧凱向公園走去。

    趙一寧和顧凱被徐薇莫名其妙地推著走,都納悶地看了徐薇一眼,似乎覺得徐薇在有意地試圖逃離現場。

    趙一寧和顧凱被徐薇推了有好幾米遠后,發現徐薇不再逼迫他們了,便紛紛轉過身去,他們只看見……

    徐薇杵在原位,向他們揮揮手:“去玩吧,玩得開心點。”

    趙一寧和顧凱對徐薇突如其來的熱情感到古怪,都面面相覷。

    然后徐薇沖著趙一寧大喊一聲:“趙一寧,不要放棄顧凱,顧凱是一個很不錯的依賴對象。”

    趙一寧被徐薇突然的吼叫,在顧凱面前感到既尷尬又害羞,紅著臉,把頭給低下了。

    再然后,徐薇也向顧凱發出警告:“顧凱,你如果沒好好對待我家一寧,我就弄死你!”

    顧凱突然摟住趙一寧的肩膀,趙一寧當即面紅耳赤起來,感覺到心跳加速,每次和顧凱有過于親密的**接觸,趙一寧都會這樣。

    顧凱當著徐薇的面,讓趙一寧靠在自己的懷里,然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對徐薇堅定說道:“你放心吧,徐薇,我是真心喜歡著趙一寧的。”

    徐薇苦澀地翹嘴一笑,看著自己曾經心愛的顧凱被自己的好姐妹——趙一寧所擁有。她感覺現在是她這狼狽不堪的一生中最痛苦的時候。

    但盡管如此,她還是要故作堅強,對顧凱感到心滿意足:“嗯,有你這番話,我就可以放心把我家一寧交給你了。”

    趙一寧看向徐薇,頓時有種要感動流淚的沖動。她發自肺腑地覺得有徐薇這個朋友,是她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

    顧凱牽著趙一寧的手。趙一寧這才從感動中被顧凱拉了出來,正溫情脈脈地與顧凱對望。只見顧凱對她嘻嘻一笑:“好了一寧,我已經跟徐薇見過面了,算是沒放她鴿子,現在我們就去你最想去的地方玩吧。”

    “嗯。”趙一寧幸福地點了下頭,便將手中的一杯熱飲遞給顧凱,“這是你的熱飲,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是……呃……讓我想想……”

    顧凱接過熱飲,見趙一寧沒有做好準備而陷入一片深思,就捏了一下趙一寧的鼻梁,對趙一寧指責道:“你啊,不是說好要你羅列一個清單么?我可是要陪你走完所有地方的。”

    趙一寧尷尬地吐了吐舌頭:“呃……不小心給忘了……嘻嘻……”

    顧凱與趙一寧親密無間地十指相扣,正一步一步地向遠方走去。

    徐薇面無表情,看著自己的好姐妹——趙一寧和自己曾經心愛的顧凱恩愛地走在一起,看著他們的背影在自己視線中模糊不清,她目光中多出一絲一縷哀傷的色彩。

    最后,她才用手背擦了擦眼淚,然后再抽了抽鼻子,僵硬地轉過身去,與顧凱和趙一寧他們背道而馳了。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