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江山名士 > 第五十四章 竹林聽雨塤音起

第五十四章 竹林聽雨塤音起

    云海天日,清靜悠遠,竹林茂密,雨滴聲拍打在片片竹葉上,那雨點輕柔的音律,就像是那自然中的樂曲,有節奏而悅耳,與蟲鳥和鳴,婉轉而動聽。

    竹林深處,一間木屋坐落在此,周圍竹籬豎立,用鵝卵石壘成的曲徑小路,蜿蜒環繞,直達林間各處,蒼翠的竹子將木屋烘托圍繞,就像是不經雕琢,天然而生。

    在木屋外,落下的竹葉鋪滿地面,踩上去,仿若踏著輕盈,輕柔的雨點,滴滴落下,彈在葉片上,形成一顆顆晶瑩的水珠,順著葉片緩緩落下,將泥土滋潤些許。

    夾雜著雨聲,蟲鳥和鳴,一曲琴音也由此處緩緩傳出,仿若那微風拂面,清新靈動。

    循著琴聲望去,便能看到一名身著素色白色儒生長袍的年輕男子,正坐在古琴旁,腰板挺直,面色專注地彈著古琴,雙手十指運轉如飛,靈活而精巧,琴弦顫動,聲轉通悠,琴音時而急湍如流,時而輕慢如綿綿細雨,輕柔緩急,皆在這悉微的轉瞬之間。

    外面仍在下著雨,屋檐的點點雨滴垂落而下,如輕歌曼舞般,淅淅瀝瀝,透過窗前,一幅雨霧蒙蒙的林間畫卷,便是栩栩如生地展現在眼前。

    竹林聽雨,曲音回轉,聲聲如沁人心脾。

    噔……忽然一聲曲音戛然而止,張勉雙手十指伏在琴弦上,輕嘆一氣,然后站起身來,背著雙手,移步而走,來到窗前,聞聽著那淅淅瀝瀝的雨打竹葉的聲音,吸著林間清新的空氣,目光直視前方,掃視著這蒼翠的竹林,頓感耳目一新。

    此處竹林小屋,是張勉前些日子命人所筑,每當他遇事不解,或是心中煩躁之時,便會來到此屋,住上兩三日,彈彈琴,小酌杯酒,呼吸這竹林里的新鮮空氣,方才讓自己心境平和,怡然自得,不知不覺間,就會忘卻那些擾人的苦惱。

    這些日子,張勉忽覺自己忙于瑣事,漸漸變得有些浮躁,他思索過后,才想到這根源所在,若是一個人心中背負過多,心境自然無法平靜,放不下,也拿不起。

    遠離喧囂,獨善其身,在這林間小屋中歇息兩三日后,疲乏消解,耳目清明,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得到了很好的恢復。

    早間起來,張勉先是洗凈臉,用小枝沾了點鹽后,再將牙清潔,做完這些后,就熬些白米粥,用食過后,在屋外做些簡單運動,主要就是舒筋活絡,不過他這些動作都是按五禽戲來的,此套保健運動,流傳了幾千年,哪怕在后世都是廣為應用。

    傳說中,華佗練此五禽戲,一直活到了九十多歲,耳目聰明,牙齒完整,所以說五禽戲是一套保健功法,可以很好地延年益壽。

    “虎、鹿、熊、猿、鳥”此五形,即為五禽戲,張勉站在竹林中,按照此五形的順序,輕吐一口濁氣后,輕抬手臂,腳掌移動,邁開步子,手作盤旋之狀,便開始做起此套養身之法。

    竹林中的微風吹過,將張勉的衣襟吹得飄揚四方。

    “上山猛虎朝前撲,震膀搖脊動鎖骨,神發于目爪生威,強筋壯骨健臟腑。”張勉一邊念著口訣,一邊動著身子,做著虎形的動作,剛柔并濟。

    地上的落葉在這風中吹動,飄飄忽忽。

    “仰身穿掌看天河,左右斜視步輕挪……”張勉仰脖作鹿形,口中念著鹿形口訣。

    這才做了兩個動作,張勉就感覺身體有些微微發熱,好似身體中燃起了一團火。

    就在這時,音色樸拙抱素,獨為天籟的塤音突然響起,這道塤音古樸醇厚,低沉悲壯,悠然于外,與張勉過去所聽的塤音不同的是,這塤音的音階可高可低。

    一般來說,普通的塤只有六個音孔,也就能吹出六聲音階,但從張勉聽的這個塤音來看,這已經超出了六個音階,甚至已經達到了八個音階,八個音階,就說明有八個音孔。

    這說明什么,說明的是,這個吹奏塤音之人,一定是一位用塤的高手,而且這個塤必定是特制而成,絕非一般的工藝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對于古時候而言,塤的制作是相對復雜的,從一個音孔到六個音孔的發展。

    據史料記載,這期間差不多用了三千多年,而八個音孔的塤的出現,也是在距離近代不久,但卻在這時候出現了八個音階的塤,這一度讓張勉感到不敢相信。

    他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于是停下了動作,豎著耳朵,仔細聽取塤音,片刻之后,張勉確認之下,此塤音確為八個音階,且音階變換自如,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塤唱而篪和”,塤本來就是一種以和為美的樂器,其內容舒緩平和,古人說:“塤具治后之德,圣人貴淹;于是,錯凡銀、借福勃。”除了塤之外,沒有任何古樂器能夠比得上塤音的柔潤祥和,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種中音吹奏樂器,音色古樸醇厚。

    在張勉聽塤音的過程中,便能聽出長音,氣震音,顫音,滑音等等,這些技巧或許對于后世一位吹塤演奏者來說只是基礎而已,但這對于條件簡陋的古人而言,那就是開天辟地,創造性的東西,他們沒有教程和教材,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摸索和創造出來的。

    塤音綿延悠長,在這竹林當中蜿蜒傳開,撩撥著張勉心中之事,于他而言,塤音既可以獨奏,但也同樣可以伴奏,如若伴上古琴之音的話不知道會有怎樣的效果。

    想到這里,張勉坐回古琴前,深吸一口氣后,便將十指覆于琴弦之上,在某一節點,食指輕輕一勾,空靈的古琴音也伴隨而出,與那塤音幾乎毫無違和地和在一起。

    琴聲與塤音,琴聲曲調較高,而塤音則以平和為主,兩種曲音混作一起,竟合奏出一種悲壯而雄渾的曲調,而且出人意料地悅耳靈動,聽起來如同那竹林中的天籟,婉轉而優雅。

    張勉心中一驚,這種行云流水般的合奏,只有在他與仲志才有如此感覺,盡管塤音與排簫分屬兩種不同類的樂器,但那曲音中的核心卻不會變,所謂的萬物歸宗,大抵如此了。

    層出不窮的靡靡曲音,隨著節奏的不斷加快,那音律也如同快刀一般,不斷揮之而出,落葉紛飛,急促凌厲,似是要將這天風云變色。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明面上,張勉與其琴音和鳴,實際上,兩人卻在以曲相會,各自在試探著對方,雖未謀面,但卻已經在曲音上不分高下,愈戰愈烈,高手相惜,當張勉發現對方的塤音并非尋常時,心中忽然冒出見此人一面的念頭。

    一曲作罷,當整片竹林都變得安靜下來之后,張勉突然朗聲道:“高士留步,若是可以的話,請高士與在下小酌幾杯之后再離去也不遲。”

    話音落下,張勉環顧四周,不見有任何動靜,其安靜程度,幾近落針可聞。

    見無回應,張勉眉頭微皺,出聲笑道:“高士若是錯過此人間美酒,定會后悔莫及。”

    話音剛落,只見一道身影突然從他面前閃過,隨之聞聽其聲。

    “酒在哪里?”

    這名長發飄逸,垂于肩后的年輕男子,身著墨色衣袍,手執著一個墨色陶塤,其塤面上有八個音孔,陶面上有褐色方形暗紋,表面光滑如玉,只是看作一眼,張勉便知此物絕非凡品。

    “酒在哪里?”男子皺著兩只劍眉,目光四望,再次問道。

    張勉面上一笑,對面前男子雙手作揖道:“在下張勉,不知高士尊姓大名?”

    “我管你什么張勉李勉的,酒呢,快拿出來給我嘗嘗,不然我走了。”男子似是極度嗜酒,一聽見有酒,神情就變得激動異常,一會低頭翻動草垛,一會疾走尋看桌案,就是在找酒壇。

    嗯?

    “酒香!”男子忽然調轉方向,疾步往竹屋中走了進去,然后在灶邊發現一個酒壇,陡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好家伙,你卻是藏在這里了,讓你呂爺爺一番好找啊!”

    “呂?嗜酒?”

    張勉聽到這里,忽然心中一怔,腦海中浮現出些許記憶,片刻之后,他面露訝異之色,驚聲道:“難道此人是那傳聞中,好酒如命的名士呂況?”

    想到這,張勉再看他時,只見他已經自覺地打開酒壇蓋子,掀開上面的一層紗布,然后在灶旁隨意拿了一個土碗,往里舀去,然后一大碗仰首喝下,喉嚨滾動,就在喝到一般的時候,他忽然輕咦一聲,看著碗里的酒,疑惑道:“這酒咋是甜的呢?而且還是紅的?”

    他喝到的這酒,不是一般的酒,正是張勉所泡制的枸杞泡酒。

    “呂名士,此酒可好喝?”張勉背著手,站于一旁,微微笑道。

    “好喝是好喝,就是有點甜了。”呂況抹了抹嘴,忽然一怔,臉色一變,看著張勉,訝異道:“你認得我?”

    張勉笑道:“世人皆知名士好酒者,惟呂況也。”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