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我家夫人很囂張 > 第96章 他鄉遇故知

第96章 他鄉遇故知

    “原來如此,從小丑到大的日子不好過吧”

    瀟如塵嘴角又抽了抽,這些官兵,真喜歡哪壺不開提哪壺。

    “還好,還好”她還能說什么呢

    “我兒子還在月子里,只是最近臉上長滿了紅疹子,若是姑娘有時間,想請姑娘去看看我兒子,姑娘看有時間嗎”另外一個官差問。

    她能沒時間嗎

    這道圍墻的門被他們堵著,她若是沒時間,以后還想走出這道圍墻嗎

    明知故問

    “自然是有時間的,我這本來就是閑來去挖草藥,正好順便去看看你家孩子。”

    “如此甚好,姑娘快隨我來。”那官差說罷,朝身邊的同僚說“幾位,麻煩你們守著了”

    “走吧走吧。”

    “對,孩子重要。”

    “下次輪你時別抱怨就行。”

    官差們你一言我一語的。

    瀟如塵朝他們彎了下腰,隨后跟在前面帶路的官差身后。

    小孩子月子里發紅疹子一般都是濕疹。

    現在夏天,濕疹會越發嚴重,所以看起來很嚇人。

    那官差家就在圍墻外面不遠的一條巷子里。

    “小五姑娘,請進。”官差這時候顯得客氣了很多。

    還沒進門,就聽見里面有小嬰兒哭泣的聲音,還伴隨著年輕母親哄小孩的聲音。

    “你怎么起來了我娘呢”官差一進門,就看到自己妻子抱著孩子在地上走來走去。

    “娘出去買菜去了,孩子又鬧,我總不能看著他哭不管吧”

    年輕少婦抬頭看了自己丈夫一眼,隨后目光落在了丈夫身后的瀟如塵身上。

    “這位是”

    “這位就是這幾天北城流傳的小五姑娘。”官差笑呵呵的側開身讓自家娘子看瀟如塵。

    “夫人好。”

    是該尊稱一聲夫人,不能得罪了官差嘛

    “喲,你還真把這位神醫給找來給土豆看病啦”少婦驚訝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顯然很驚喜。

    “那當然啦,你以為我開玩笑啊”官差在自家娘子跟前呵呵傻笑,像個大小子一樣。

    “小五姑娘,聽說你醫術了得,麻煩你給我家土豆看看,這臉上起的疹子可要緊”

    “夫人先坐,我來看看。”

    說著,瀟如塵走到少婦身旁,從空間里拿出了化驗針。

    “這是做什么”少婦一看瀟如塵手里拿著的挺大的一根針,心中一驚。

    “夫人別擔心,我只是用銀針看看孩子的紅疹子里面有沒有膿,沒事的。”

    好聲安慰,知道大家看到這根驗血用的化驗針都會嚇一跳,她習以為常。

    少婦這才哦了一聲,放松了身體。

    月子里的孩子很小,像小貓一樣一點大。

    瀟如塵拿著化驗針的手有點微微顫抖。

    很快,她就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用針頭輕輕挑開了紅疹子,里面有水。

    看來不是濕疹那么簡單。

    放到空間去化驗,并自動制藥。

    隨后,她說道“小土豆臉上的疹子是頑固濕疹,只怕一時半會沒那么容易好。”

    “啊”少婦驚訝的低頭看了孩子一眼。

    官差也焦急的問“那這可如何是好”

    瀟如塵舉目看了看房間,說道“房間盡量保持空氣流通,孩子的衣服被單什么的洗干凈在太陽底下暴曬殺菌,還有按時涂抹我拿的藥。”

    說完,空間系統已經提示藥制好了。

    她伸手進布袋,拿出了一小瓶藥膏。

    “這個藥膏早晚涂一次,記得要把孩子的臉洗干凈了再涂。”

    官差接過藥瓶,看了看交給自己的娘子。

    “多謝小五姑娘了。”

    “沒事,以后有什么問題隨時來找我,我家就住在三樹洞頭一間屋。”

    “好好,多謝多謝。”官差客氣的把瀟如塵送到了門口。

    瀟如塵朝他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待那官差回屋時,那少婦問“就拿這點藥膏,能不能擦好土豆的疹子”

    “這小的孩子,你還想給他吃藥啊那也要他吃得下藥才行啊”官差邊說,邊逗弄著已經睡著的孩子。

    “是了是了,你快去值班去吧,別被人抓住了把柄回頭再把薪奉給扣了。”

    少婦提醒官差,催促他趕緊去值班。

    官差無奈,只能親了兒子一口,起身離去。

    “臉上都已經長這么多疹子了,還親”

    少婦抱怨著。

    瀟如塵從官差家里出來之后,就沿著圍墻外面走。

    她知道圍墻那邊有好幾座山連著,高山密林,她先去看看,能不能挖到什么有價值的草藥。

    來到山腳下,遠遠的看到有兩個人走過來,細看之下,竟是韓墨修跟白英。

    “韓墨修”她沖對面的人大聲喊道。

    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激動。

    畢竟韓墨修也是從南京府來的。

    韓墨修跟白英兩個齊齊抬起頭來。

    見到瀟如塵的那一刻,韓墨修的心猛的跳了一下。

    白英也激動的朝瀟如塵揮手,真好,這么多天,終于可以跟五姑娘說上話了。

    “五姑娘。”

    幾人走近碰面。

    瀟如塵問“你們怎么也在這兒”

    “嗨,我們也是”話沒說完,白英就感覺到身旁一道寒光直直盯著他。

    立刻就住嘴了。

    側目瞄了自家公子一眼,嘴角抽了抽。

    公子可真是會裝啊

    這幾天每天千辛萬苦跑到圍墻里就為了看五姑娘一眼,這會兒倒好,裝得好像很久沒見一樣。

    “我們到北地本就是為了巡視鹽礦的,只是這么巧,你怎么到圍墻外來的”

    圍墻被嚴密把控,一般不給隨便進出的。

    而她竟然能出現在圍墻外面,這倒是稀奇。

    瀟如塵抬手摸了摸頭,說道“我出來挖草藥的。”

    “哦”韓墨修眼神有些局促不安。

    看了瀟如塵一眼之后,更是無處安放他渴望看她的目光。

    一旁的白英看著急死了,左嘆一口氣右嘆一口氣,就是不敢開口。

    “那,鹽礦巡視得怎么樣”

    瀟如塵隨便找了個話題來問。

    有幾天沒見韓墨修了,感覺他好像變得有點怪怪的,別扭的感覺。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事情得慢慢來。”韓墨修深吸了口氣。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