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幻幻梨花自可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接過重任

第一百二十二章 接過重任

    翌日清晨,我早早便起床了。

    沒想到律和竟比我起的還早,她已經為我準備好了洗漱的器具,以及換洗的衣物。

    只是這緗色輕紗長裙未免太過活潑了些,我遲疑了。但是最終還是在律和的催促下將衣裙穿好了。

    律和將一條縹色緞帶圍在我的腰間,并將我在不周山時所佩戴的玉牌換下,將一塊圓潤的白色玉脂掛墜,掛在了我腰帶上。

    我坐在梳妝臺前,準備起身,讓她莫廢周章。

    律和卻將我一把按下,噘著嘴微嗔道:“莫動,你在外面我且不管你。可如今你回來了,我便不許你再繼續浪費這一頭錦緞般的長發了。”

    “那你快些,我掛念婆婆。”我拗不過她,只得坐好。

    律和問我星圖簪去哪兒了,我只回答,送了仙友。

    律和拉開匣子,從中取出了一支紅珊瑚簪子在我發間挽成了墜月簪,并在發髻下插了一排琉璃麥穗。我有些無奈地沖她笑了笑,這丫頭千年未見,好像是越發地喜歡臭美了。

    收拾妥當后,我便立即趕往了雍和閣,去看望婆婆。舅母早就守在了婆婆身邊,她眼底充滿了憂慮。我走上去在床邊坐下,舅母稍稍向后退了一些。我捏起婆婆的手腕,婆婆細滑且略顯微弱的脈搏自指腹傳來。

    我看了一眼舅母,眼神交織時,舅母憂慮地搖了搖頭。

    我將婆婆的手放回了被子里,然后將婆婆扶起坐好。婆婆此戰傷了元氣,又被流光劍所傷,所幸著息池的水及時拉住了婆婆潰散的氣息,但是想要恢復如初定是十分不易。

    我運轉掌力,將體內靈氣度予婆婆,引導她體內的氣息運轉,確保她的經脈順暢。

    “舅母,莫要擔心,婆婆會醒的。”我收了掌勢,將婆婆扶著重新躺好。

    舅母點了點頭,走上來,將被子重新整理好。我手上幻化出一張藥方,遞給了舅母,囑咐她先按照藥方去煮湯藥。

    舅母接過藥方,握著我的手,欣慰地凝視著我:“靈犀,你回來了,真好。”

    我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微微笑了笑道:“放心吧,靈犀,以后都不走了。”

    舅母走后,舅父與狐貍緊接著便來了。我將婆婆的情況告訴了他們,舅父查看了婆婆的脈息,亦是十分擔憂。

    “婆婆短時間內可能…很難醒過來,眼下最必要的便是修復囚澤的結界。”我與舅父等人一同回到了前廳。

    我點了點頭,這也正是我所擔憂的地方。只是囚澤的結界覆蓋了十二座仙島,想要修復并不容易。

    “我昨晚來時就已經命白草通知了十二位島主,他們應該很快就會過來。”舅父輕輕咽下了一口花茶。

    不多時,白草大叔便進來了,我與他相視一笑,他稟報十二位島主已經悉數到齊了。舅父輕輕擺了擺手,白草大叔緩緩退了下去,緊接著十二位島主便走了進來。

    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叔伯,雖許久未見,如今再見亦是十分親切。律和很快端了茶水進來。

    “那日,天兵到時,仙靈島的結界瞬間便被瓦解了,緊接著其余十一座仙島的結界也完全破裂了。”仙魔島的島主白屹伯伯感嘆,“很顯然,這結界并未被攻破的,而是被仙法純熟者pò jiě了。”

    “幸虧那日白族長事先安排失了結界的十二仙島,依照北斗星陣排列變化,才致使天兵一時無法攻上仙島。”仙宜島的白姨母說起當日之事,亦是十分后怕。

    “眼下族長昏迷,盡快修復仙島結界才是首要大事。”舅父提議道,“囚澤十二仙島對應十二個時辰,順應相生。設下結界需要十二位島主順時施展相生法印,再由中心施術師施展終極法術,關閉結界。”

    “只是先前的結界法印恐怕已經被天族pò jiě了,此次重建結界必須重新設計法印。”白屹伯伯捋了捋胡須,擔憂道。

    舅父聽后點了點頭,睨了我一眼道:“靈犀,囚澤的結界你最為熟悉,法印之事你務必費心。另外,南海海岸空曠,我不便久留于此,我走后,你必須盡快完成法印,修復結界。”

    “舅父…”我心中惶恐。我雖得了上神之力,可是要扛起囚澤數十萬生靈的重擔,還是壓力倍增。

    “靈犀,如今你的修為甚至還在我之上,扛起重擔是遲早的事。”舅父語重心長道,“南海無憂,我會盡快趕回來的。”

    話雖簡單,可我卻不愿接過這樣的重擔。

    我自幼有婆婆、外公護著,逍遙散漫慣了,就連到了不周山也從未正經地規規矩矩地修煉過,我甚至從未想過要接過這樣的擔子。

    聽聞舅父的話后,白屹伯伯等人的臉上同樣流露出了憂慮之色。那日他們雖親眼見我救下了婆婆,可我畢竟還是個連五千歲都未倒的小仙,如今竟要堪此大任,確實不夠格兒。

    “靈犀年少,還需諸位全力相助。”舅父起身,神情懇切地向各島主扣手一拜。

    我亦連忙起身,跟隨在舅父的身側,深深地扣手一拜。

    “我等定當竭力。”十二位島主皆扣手回禮。

    舅父離開后,我們便開始商議修復結界之事。

    其實,以眾人之力,想要設下尋常結界,是十分簡單的。但這結界便少了御敵之力,而且還荒廢了囚澤仙島的奇門遁甲之宜。

    白屹伯伯等人提議繼續按照順應流注的方式設立結界。一來,各島主熟悉結印方式;二來,如此只需改變法印即可。

    如此是好,但是這樣設下的結界僅僅如同是補救了先前的舊網,極易在對戰中被找出破綻。另外,我昨夜觀測星像,發現破軍隱耀,紫微星晦暗,且貪狼當道,紫微星大有偏離主星道的趨勢。

    此時的天道星法已經背逆了自然幻化之理,所以仙島結界也不應該再遵循天道歷法之規,反而應當另辟蹊徑。同時配合仙島同根連氣的奇門遁甲,設計出獨特的法印,修復結界。

    “我覺得靈犀言之有理,”白姨母點了點頭,方才的憂慮似乎減了大半,她看著我贊許道,“我們的靈犀真的長大了。”

    我微微笑了笑,謝過了她的夸獎。

    眼下最要緊的便是設計結界法印,此事可能耗時頗長,我只得暫時請他們先回了各自仙島。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