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六章 當媽寶男遇上扶弟魔

第六章 當媽寶男遇上扶弟魔

    何超無業在家啃老了半年之后,何超舅舅開的樂玩網絡公司已經走上了正軌,在進一步擴大規模,于是何超在母親的勒令下,動身前往上海,在舅舅的公司里當網管,實際上就是帶薪混日子。

    雖然何超在上海當網管有舅舅罩著,會比之前的工資多一點,但是畢竟網管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大部分時候,就是個閑置,所以何超的工資依然不夠在上海生活。

    國內快速的城市化進程,讓更多像何超這樣的年輕人涌入城市,自愿或被迫消費著高昂的都市生活成本,當這種發展壓力無法由一代人承擔的時候,就變成了由兩代人共同擔負的狀況。

    何超沒有自理能力,從小什么事都是媽媽包辦,經濟不獨立,沒錢花了就找媽要。

    這就意味著,何超的母親將參與他今后生命里的大部分選擇,包括戀愛結婚。

    這也難怪何超的母親知道他交女朋友了,就心急火燎地趕到上海,想看看這個未來兒媳婦到底合不合格,畢竟現在何家的積蓄不僅要養那個長不大的兒子,還要養一個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女人。

    楊菲剛開始跟何超戀愛的時候,叫他往東,就絕對不會往西。何超喜歡打游戲,楊菲說不喜歡男生打游戲,何超就把游戲刪了。何超以前一天要抽一包煙,楊菲說不喜歡煙味,何超就把煙戒了。

    楊菲有的時候半夜十二點想吃小龍蝦,偏偏她喜歡的那家店里住的地方很遠,外賣小哥都沒辦法跨區送,何超就自己騎著電動車去幫楊菲買,風雨無阻。

    楊菲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根本不是因為何超有多愛她多寵她,而是因為何超從小習慣聽媽的話,沒有主見,有事就找媽。何超是個典型的媽寶男,楊菲只是在何超母親不在他身邊的時候,暫時扮演了母親的角色而已。

    上個周末,楊菲算是徹底領教了媽寶男的含義。所謂媽寶男,就是指什么都聽媽的,什么都以媽是對的,什么都以媽媽為中心的男人。

    何超極度崇拜媽媽,認為媽媽最美媽媽最棒,認為女人就該像媽媽一樣。所以當囂張跋扈的楊菲和何超媽媽發生矛盾時,何超只會指責女友,維護媽媽,就連婚姻大事也要由媽做主,媽媽不喜歡的就不要。

    何超的母親是個精明的老太太,當她神色清明地以主人的姿態坐在客廳里打量著楊菲時,楊菲覺得渾身不舒服,就好像肚子里有幾根蛔蟲都要被看穿了似的。

    本來何超和楊菲吃飯都叫外賣,點的都是楊菲愛吃的東西,不是韓式炒年糕雞排,就是日本料理壽司,何超的媽媽卻只愛吃稀飯那種煮得爛爛的食物,一餐飯還沒吃完,楊菲的嘴巴就撅的老高。

    飯桌上,何超顧著給母親夾菜,用家鄉話聊家長里短,楊菲看著何超和媽媽親密無間的樣子,聽著她完全聽不懂的方言,覺得住在何超家租的房子里,她就像個第三者。

    周天的時候,楊菲感冒了,她像往常那樣纏著何超,想讓他陪著去醫院。可是很不巧,何超的媽媽腰痛又犯了,何超便說要在家陪母親,給了錢讓楊菲自己去醫院。

    何超的做法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難道他得有了女人就忘了娘嗎?可是不懂事的楊菲心里卻很不樂意,她賭氣一摔門出去了,在門外等了好久也不見何超追出來。

    楊菲在街上走著,不知不覺來到外灘,感冒讓她頭暈暈的,胸口很悶,像壓著一副沉重的盔甲。看東西就像飄起來似的,楊菲皺了皺眉,定睛一看,才發現是天邊起了霧霾。

    一團團微帶寒意的濃霧不時撲在臉上,裸露的皮膚有一點黏乎乎的感覺。云郁郁,霧騰騰,天空中飄的不知是泥土還是灰塵,楊菲心里有一絲恐懼。

    躊躇間,楊菲撥通了閨蜜的電話,向閨蜜們訴苦,沒想到她的閨蜜不但沒有給安慰,還說了一句不厚道的話:“嫁人不嫁媽寶男,娶妻不娶伏地魔。你們一個媽寶男,一個扶弟魔,我覺得你們挺般配的,有矛盾都是可以商量的吧。”

    伏地魔,也就是“扶弟魔”,是指寧愿挖空自己的小家也要補貼娘家兄弟,并且照顧兄弟一生吃喝拉撒娶妻生子,甚至兄弟的孩子都全部包辦的女人。

    楊菲的心揪地更緊了,她想起來自己無數次把何超的錢轉賬給自己的弟弟,如今他母親來了,要是被發現豈不是要大吵大鬧了?

    楊菲蹣跚于霧霾毒氣中,看著若隱若現的行人在身邊穿梭,影影綽綽的如同鬼魅,恍惚間,在翻騰繚繞的霧氣中閃爍迷離。

    無論哪里都是一片灰濛濛的,就像楊菲的生活,無論哪里都是一團糟。看不清了!未來是那么撲朔迷離!

    晚上楊菲回到出租屋的時候,何超已經在客廳里打好了地鋪,說是晚上楊菲母親睡房間,何超睡客廳。楊菲竟然又不樂意了,怒火中燒了一整天的她開始摔東西,何超氣急之下打了她一巴掌,楊菲哭叫,“你敢打我?為什么所有人都要這樣對我?”

    何超斜睨著眼,“為什么?菲菲你真令我失望!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我給你作為我們共同生活費的那張銀行卡上,有多少筆資金是劃給了你的親弟弟?我家里養我,養你,還要養你弟弟?”

    楊菲頓時不吱聲了,她想想自己的原生家庭,不禁悲從中來。楊菲的父母生了四個孩子,三個女孩,一個男孩,女孩個個如花似玉,男孩是年齡最小的,性格頑劣,楊菲在家里排行老三,是父母眼里最不起眼的孩子。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