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八章 隱形富豪

第八章 隱形富豪

    葉琉奕孤身一人在泥濘中爬過人生中最長的一段黑暗,她曾經以為她再也不會發光了,那種徹骨的痛蝕骨的冷,被她拼命地壓在記憶之盒底部,那些過去的時光,如果再來一遍,她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挺過來,她怕天還沒有亮,她的心就死了!

    她的光芒并非來自于外力,而是她歷經磨難之后,終于找到并且點亮了她的本心,也照亮了很多她想照亮的人。但是她的心早已千瘡百孔,此生不可能痊愈。她常常想,如果她在最黑暗的時候,有人可以像她照亮別人那樣照亮她,也許她就不會受那么重的傷了。

    而現在葉琉奕只想快點強大起來,自己賺很多的錢,趕緊遠遠搬走,早點結束跟寄人籬下無異的生活。她將來會經常看望父母,會贍養父母,但絕對不愿意再跟他們住,等她有了自己的房子以后,一天都不愿意住在父母的房子里,因為那里的氛圍讓她覺得窒息。

    盡管父母有兩套房子,有一套是打算過戶給葉琉奕,但是葉琉奕不接受,她只想住自己買的房子,她覺得靠自己比靠父母、靠男人、靠朋友都踏實。如果葉琉奕的房子是她自己買的,也是她自己裝修的,父母就再也沒有權利以“愛”的名義折磨她了!

    說到買房,葉琉奕就想起了閨蜜景雨萌。景雨萌今年二十八歲,韻苑舞蹈學校的培訓老師,已經有一個談婚論嫁的男朋友,卻仍然選擇在婚前自己買房,裝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將來就算不經常住也可以度假用。

    葉琉奕剛好當晚要去韻苑上宅舞課。韻苑舞蹈學校旁邊有一家約客便當店,葉琉奕和景雨萌都很喜歡吃那家店的招牌鴨肉飯,晚上她們約好在那里匯合。

    正值飯點,原本寬敞的約客便當店里早已人滿為患,空氣里充斥著誘人的飯菜香,人聲鼎沸,杯盤交響,葉琉奕和景雨萌站在摩肩接踵的店門口,等得手心都出汗了,才等到兩個空位,不過是跟別人拼桌的。

    葉琉奕無奈地搖搖頭,“想不到這家店生意這么火爆,老板應該賺發了吧。”

    景雨萌神秘地一笑,“人家才不稀罕這點小錢呢!他平常還收著十棟樓的房租。”

    葉琉奕嚇了一跳,“什么?十套房?上海的十套房?”

    景雨萌正色道,“不是十套房!是十棟樓!”

    旁邊拼桌的食客聽完都要瘋掉了,葉琉奕一臉要難以置信,“啊?!那他干嘛開店啊?就算開店難道不應該開一些很高大上的店嗎?”

    這時候剛好老板端著兩份鴨肉飯走過來,“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我喜歡把每一份飯都做到最實惠的程度,讓顧客吃的非常滿意。”【~ 愛奇文學i7wx #~最快更新】

    聽完這些,葉琉奕就不得不感嘆,真是內心充滿了滿滿的正能量啊!店老板做出來的鴨仔飯不但味道特別好沒有腥味,而且一份飯的分量也是非常地大的,以他的價格來說,可以說是非常非常實惠又合算的了,難怪老板對于自己的這個手藝,也是覺得自豪的。

    這時候景雨萌在旁邊悄悄補刀,“這家老板平常進貨買菜之類的都是開著寶馬去的。”

    這在上海不算稀罕事,平常你最愛吃的路邊攤老板很有可能就是一個隱形的富豪,人家開起的這個攤子,完全就是業余愛好。

    這家店的位置是在在上海市歷史最悠久的一個城中村,這里的房價基本都是在每套四千萬元,而且每層基本都是四套房,也由此可見他的家產是有多么的龐大了。

    而老板正在認認真真地做著一份又一份的鴨仔飯,食材也是相當的實惠和地道。

    在這個地方,幾乎人人都有可能是隱形的富豪,坐在樹下乘涼的大爺大媽們有可能就是月收入上百萬的富豪,再寫字樓里當保潔的阿姨,也可能自己的其他收入堪比公司高層。在路邊辛苦賣菜的老奶奶,也有可能是一個隱形的富婆,并且這些也并不是毫無根據的,就曾經有一家公司,在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是保潔阿姨出錢融資拯救了整個公司,原因是因為特別喜歡這個公司的氛圍。

    難怪有人說,挖機一響,黃金萬兩。

    景雨萌突然一聲嘆息,“人家都十棟房子了,我那一套房子都裝修得我焦頭爛額了。付完首付還要湊錢裝修,每個月還要還房貸,這可怎么活啊?”

    景雨萌早在四年以前就有買房的念頭了,那時候她才剛從師范學院的舞蹈專業畢業,前途未卜。好在景雨萌的舞蹈功底過硬,精力也充沛,每天從這個舞蹈教室趕到那個舞蹈教室,到處參加商演,或者報名大師課提升自己,然后累了就跟朋友們去吃超級豐盛的夜宵,每個月單單打車的錢就要上千,景雨萌每每回想至此,覺得年輕真好。

    而現在,景雨萌的房子雖然到手了,最開始的興奮勁已過,剩下的都是發愁和焦慮。

    景雨萌挽著葉琉奕走在去韻苑舞蹈學校的路上,忽然轉過頭看著琉奕,“我真羨慕你啊美妞,你和父母住的上海金橋的老房子100平方,價值700萬。你之前跟我說過,07年花了50萬買了套曹陸的新房,現在9號線一通,目前已經價值300萬,你個千萬富婆,我靠,我拼死拼活,還是趕不上你!”

    葉琉奕眉頭微皺,“什么啊?那是我父母的錢,一千萬怎樣?一個億又如何?我就是要自己買房,有錢難買我樂意!”

    景雨萌一臉暈菜地看著葉琉奕,“女人,你腦子有病吧!醒醒啊,何棄療?”

    葉琉奕有些無語,“我沒病,我本來就不該靠父母啊,你就當我不是嗟來之食,而選擇了自由!”

    景雨萌羨慕得捶胸頓足,“小丫頭片子,越活越清高了哈,難怪別人說,自由值千金,你的自由值一千萬啊!”

    葉琉奕得意地笑了,“胡說,明明是無價!”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