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章 再見小時候

第十章 再見小時候

    葉琉奕不禁側目,原來是崔平——這個惡毒的女人不露聲色地濃妝艷抹,嘴角帶著邪惡的笑。她當然知道葬禮上化妝是大不敬!葉琉奕只要一想到那個畫面就恨不得上前掄上所有的勁扇她兩巴掌!讓她再敢不尊重外公?!

    但是葉琉奕是大家閨秀,明面上不會這么做的,如果她一時頭腦發熱做出這樣的事,那只等于白送敵人一個把柄。所以她盡力地克制自己保持平靜。

    葉琉奕從記憶力回過神來,心不甘情不愿地皺了皺眉:“媽,想好要買哪一趟火車了嗎?”

    李海蘭頭也不抬地吩咐,“就買9點半出發的那輛吧,這是你舅媽要求的。”

    葉琉奕不高興地撇撇嘴,心想,要提要求也應該是舅舅要求,什么時候輪到她指手畫腳了??

    李海蘭補充道,“對了,5個座位隔得遠一點,他們3個坐一排,我們兩個坐一排,中間至少隔個5、6排的座位吧。”

    葉琉奕眼珠一轉,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她的嘴角擠出了一絲笑意,“知道了。”

    李海蘭向葉琉奕發號施令,“你買完票就趕緊去收拾行李吧。”

    葉琉奕有些不情不愿,“這么早收拾!我怕到時候帶太多行李會拿不了。”

    李海蘭在單位里當慣了領導,繼續展示出一副不容置疑的姿態,“到時候你大舅舅、二舅舅都會開車來火車站接我們,不用擔心拿不了,只要你沒有什么東西忘帶就好。我們一人帶一個行李箱,有幾大盒禮品得放在你的行李箱里。”

    李海蘭說的大舅舅和二舅舅,實際上都是葉琉奕的堂舅。葉琉奕的外公李睿的弟弟李慧育有兩子一女分別是李海天、李海明、李海露。由于李睿和李慧兄弟倆感情很好,李慧給3個孩子取名都沿用了李睿的大女兒李海蘭的名字——海。

    如今李睿和李慧都已經去世。李睿年輕的時候離開故鄉,在上海扎根下來,開枝散葉,最后葉落歸根,連墓地都跟李慧相鄰。

    而李慧至始至終都在故鄉生活,過世后葬在故鄉。每一年清明上墳,都是李海天、李海明幫忙接送的,至今沒有斷掉來往。

    葉琉奕雖然擔心行李箱裝不下,但寧愿減掉一些隨身攜帶的個人用品,也沒有抱怨禮品太多,雖說是有血緣關系的遠親,禮尚往來還是要的。

    葉琉奕把收拾好的行李箱立起來靠墻放好,打開電腦準備跟外婆視頻。

    葉琉奕對外婆的感情很深。因為葉琉奕自從出生到3歲上幼兒園之前,都是由外公外婆帶大的,外公外婆是葉琉奕這輩子最愛也最信任的親人。

    葉琉奕到現在都還記得,上幼兒園的第一天是哭著去的,因為她不想去幼兒園,她想去外公外婆家,小時候每到周末就很開心,因為周末就可以去外公外婆家玩了,周一到周五只能跟父母住。【¥*愛奇文學i7wx ##免費閱讀】

    葉琉奕的外公是個老頑童,葉琉奕出生的時候,外公剛退休,外公花了一千多買了一輛自行車,三十年前的一千多還很大,外公每天把自行車擦洗得亮亮的,載著她到處玩,外公會給葉琉奕買好多好多的玩具和零食,然后陪她玩玩具,跟她搶零食。

    外公的陽臺上有好多植物,每盆植物都好高好高,葉琉奕那時候好矮好矮,她會踩著凳子爬上防盜網去偷摘鮮紅欲滴的石榴,把一整盆含羞草調戲得抬不起頭,姹紫嫣紅的茶花開一朵她摘一朵,然后遭來外公外婆的痛罵。

    外公最愛的是兩盆假山,假山里擺著精致小巧的小橋、小亭子、小船,小船上有穿著古裝的人兒在釣魚。外公會在傍晚的時候提著又大又重的鋁制水壺澆水,然后扛著大大的拖把把地板拖得干凈發亮。

    外公還在陽臺上養了鸚鵡和金魚,葉琉奕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陽臺上數金魚,有一天,葉琉奕發現金魚少了一條,低頭一看,在腳底下呢,原來是金魚半夜跳出來了,尸體都干了,葉琉奕嚇得哇哇大哭。

    時間像一陣風,一不留神就刮過去了,可是那些銘記終生的事情,到現在還在葉琉奕的心中保留著永恒不滅的溫度。

    這時,屏幕上出現了外婆和藹可親的笑臉。葉琉奕的外婆蘇儷自從外公去世后住在夕陽紅養老社區,社區里每一戶都可以進行視頻交流,而且都有飲食記錄,老人們還可以觀看網上課程,屋內電器都可以語音控制。

    葉琉奕經常會通過外婆房中的居家監控,查看老人的房間狀態,還有老人最近一段時間的身體狀況,還可以獲得老人當前位置的定位。

    葉琉奕這幾年發現養老院多了起來。從“少年華夏”到“銀發華夏”,國內僅用不到20年時間,就走過西方國家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變老”之路。國內60歲以上老年人早已突破了2億,到2050年將達到4.3億人。

    按照近幾年國內每年新增超過60歲人口的數字來計算,每一天都有接近25000人進入到60歲以上老年人的行列。2050年,國內職工的撫養比將從現在的3個職工養一個退休人員,變成1.5個職工養一個退休人員。

    而國內的養老資源依然還有很大的缺口。帝都第一社會福利院有1100張床位,前面排了7000多人,老人要住進來,至少得等10年。城區公辦的住不進,城里民辦的住不起,郊區民辦的不愿去。

    而在上海,現在有10.2萬張養老院床位,中心城區養老機構床位約3.6萬張,占全市養老床位總量的36.4%。中心城區土地資源稀缺,所以新建養老院多在郊區。葉琉奕外婆蘇儷住的夕陽紅養老社區就是這幾年在郊區創立的新項目。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