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三章 火車站風波

第十三章 火車站風波

    回老家的那天,葉琉奕和媽媽都起了個大早,為了避免路上堵車,7點半就出門了。就算路上緊趕慢趕,母女倆到火車站的時候,也快9點了。

    按照約定,舅舅李岳、舅媽崔平和表妹李怡九點整就應該在火車站候車大廳前跟她們匯合。

    可是,李海蘭眼看著火車站門口的人群來來往往,就是沒有看見弟弟、弟媳一家。

    快要九點十五的時候,李海蘭著急了,趕緊拿出手機撥打了弟弟李岳的電話。話筒里很快傳出了弟弟非常煩躁的聲音。

    “喂,我們快到火車站了,還差一個公交站就到,路上堵車了,我和李怡現在已經下車了,跑過來更快點。”

    李海蘭皺了皺眉,“怎么只有李怡呢?崔平沒在嗎?”

    李岳支支吾吾,“崔平剛才......半路上下車了,說是有一個要給她老同學的東西忘了帶。”

    李海蘭心里很窩火,“什么老同學?”

    李岳說,“崔平的大學同學啊,是她最好的閨蜜,嫁到我們的老家去了,畢竟人家答應招待她旅游啊,禮物不帶不好的啊。”

    李海蘭冷笑,“旅游?她到底是去上墳還是旅游的啊?”

    李岳被她問得沒話可說了。這時,葉琉奕看到舅舅和表妹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旅行袋奔過來,琉奕迎上去,恭恭敬敬地叫了聲,“舅舅”。

    李岳很和藹地點點頭。舅舅和外甥女見面寒暄沒有任何過多的言語,葉琉奕默默地想,她跟遠方大舅舅打電話說的話,都要比跟同城的親舅舅說的要多的多。

    即便這樣想著,琉奕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余光里卻瞥見表妹李怡板著張臉,明明走近了,卻半點沒有搭理李海蘭的意思!她要是得體的話,好歹應該微笑地叫一聲“姑姑”的。

    然而傲慢的李怡不僅沒叫姑姑,臉上連最起碼禮貌的微笑都沒有,她的目光漂浮著,隱隱帶著恨意。按道理說,李岳是李海蘭的親生弟弟,這時總應該管教一下女兒的吧?他沒有。實際上,他是懼怕女兒的。

    是的,你沒看錯,李岳不僅是懼內,他幾乎對他的二婚老婆——表面圓滑內心險惡的崔平言聽計從,讓她得以屢次在李家的家事上興風作浪,她還十分害怕自己的二女兒。

    的確是二女兒,盡管李怡自己至今以為是家里的獨生女,但是李岳在與崔平結婚之前離過婚。李岳的大女兒是與前妻葉若櫻生的李涵。李岳和葉若櫻的婚姻生活曾經那么美滿,卻只有不到兩年光景就因為經常吵架一拍兩散了。

    最可憐的人自然是李涵,父母離婚的時候,她才剛滿一歲。她懵懂嬌小的臉蛋偎依在襁褓里,完全不知父親的去向。

    在這以前,李涵一直是由奶奶蘇儷照顧的,因為李岳和葉若櫻白天都要上班。而離婚之后,葉若櫻獨自一人把李涵拉扯大,何其不容易。

    葉琉奕小時候上幼兒園以前是由外公外婆帶大的。葉琉奕的外公外婆也就是李涵和李怡的爺爺奶奶。那時葉琉奕的父母還沒有自己的住房,只是租住在單位附近的平房里。外公李睿心疼外孫女,和外婆蘇儷兩個人親自帶孩子。

    葉琉奕出生的那年,外公恰好剛退休,于是外公外婆的那段時間被葉琉奕完全填滿了。外公是干部,離休工資不低。為了寶貝外孫女不被熱著,外公買了空調。三十年前,大多數家庭連彩色電視和縫紉機都沒有,自然不用說空調了。

    一年以后,表妹李怡出生。崔平抱著李怡請求婆家收養,可是李睿和蘇儷沒有精力同時照顧兩個孩子,加上兩個老人對于兒子和女兒從來一碗水端平,老人已經幫兒子帶過一個小孩了,而且在此之前每戶人家都要有子女上山下鄉,兒子李岳不愿意吃苦,女兒李海蘭便硬著頭皮當了知青,中間經歷了多少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兒媳婦崔平工作忙,公公婆婆不肯幫忙帶孩子,她就只能找自己的親媽帶。不幸的是,崔平的母親為了照顧李怡太累了,突然間腦溢血發作死亡。整個崔家都責怪崔平和李怡。

    崔平既傷心又委屈,在心里暗暗地記恨上了自己的公公婆婆,尤其是李海蘭和葉琉奕。這二十多年,她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拉攏李岳,進而侵吞李家所有的家產,等著看李海蘭母女倆的笑話。

    人說沒有愛就沒有恨。實際上,這些苦惱是崔平自己找來的。當年李岳跟葉若櫻離婚以后,本來葉若櫻有找過李岳很多次,想著兩人復婚。沒想到當時已經30歲的崔平自己看上了李岳。

    說來也怪,李岳的兩任老婆都是姐姐李海蘭的閨蜜。葉若櫻因為離婚,跟李海蘭絕交了,大有老死不相往來的意思。而崔平經常去李海蘭家蹭飯,漸漸對閨蜜的弟弟李海蘭產生了感情。

    李岳開頭死活不同意,可是崔平看中李家是干部家庭,生活條件好,重點做李岳母親蘇儷的工作,在她的軟磨硬泡下,李岳答應了這門婚事,和崔平結婚了。

    葉琉奕有一回在外公外婆家整理相片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舅舅結婚的照片。確切的說,是兩次結婚的相片都收藏在相冊里。

    細心的葉琉奕發現,李岳和葉若櫻結婚時,兩個人臉上的甜蜜是顯而易見的。可是李岳跟崔平結婚的時候,就只有崔平一個人喜形于色,李岳則是瞪著一雙空洞的眼睛,不至于哭,但也笑不出來。

    葉琉奕還看到了李涵小時候的照片,一張笑臉圓嘟嘟的,眉眼間有點像姑姑李海蘭。只是李涵的照片少得可憐,就只有剛出生的幾張嬰兒照和一些幼兒園里玩耍的照片。后者還是李岳在李涵不知情的情況下,到她上課的幼兒園里偷拍的。想到這,葉琉奕微微的嘆了口氣。

    這時,李海蘭在催促著進站臺了,葉琉奕從記憶中抽離出來。四個人跟著人群從站臺上擠到了火車上。待他們各自找到座位,并把行李放好后,崔平還是沒有到,李怡開始慌了,一直往站臺上張望著。

    李岳給崔平打了無數個電話,全部都是正在通話中。正在李岳一籌莫展的時候,李怡的電話響了。

    李怡憂心如焚,“媽,你到了嗎?你現在在哪兒呢?”

    崔平跑得氣喘吁吁,“我現在剛到火車站門口,可能趕不上這趟火車了,你現在馬上下來,我要是沒趕上,我怕你跟他們走會受欺負。”

    李怡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掛了電話之后,立刻拿了自己的隨身行李,跟父親李岳說了一聲,就準備跑下火車。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