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四章 邪不壓正

第十四章 邪不壓正

    李岳氣得發懵,但又不好當場發作,只是憋著一肚子氣地問女兒,崔平在哪里,什么時候到,為什么給她打電話都占線......

    李怡面對一股腦兒的問題只是很拽地回了一句,“你們先去吧,我要去找我媽。”然后當沒看到李海蘭和葉琉奕一樣,目中無人地走了。

    李怡剛下火車不到5秒鐘,火車就緩緩地開動了,李怡一個人站在站臺上,驚慌失措地東張西望,直到崔平拎著大包小包喘著粗氣狼狽不堪地跑到站臺上。這時火車還沒有完全離開站臺,在這對母女無奈的目光中繼續加速度。

    崔平氣急敗壞地看著火車在自己的面前遠去,臉氣得鐵青。在火車上端坐著的李海蘭和葉琉奕這時正有說有笑。

    李海蘭很悠閑地看了看窗外,“你說,這搞笑不搞笑,她自己定的時間,自己卻沒趕上。這次火車票的錢說是說你外婆出,但還不是你外公留下的遺產,看來是你外公在天有靈,就是不愿意把錢花在她們兩個身上啊。”

    葉琉奕“咯咯咯咯”地笑了,“媽,咱不管她們,看她們還敢囂張。”這時,李岳的手機響了。

    李岳耐著性子接起電話,“剛剛給你打了那么多電話你都不接,現在你們都沒趕上車,你說怎么辦吧?”

    崔平口氣很沖,“你倒怪起我來了,還不是你那外甥女葉琉奕訂的火車票,你快點叫她幫我們退票,我自己買下一趟的。”

    李岳還想再問什么,但是崔平已經把電話掛了。李岳只好硬生生地把將要爆發的脾氣又壓回肚子里,像個已經習慣的受氣包一樣。不,并不是像,李岳早就習慣當受氣包了,在單位里,在家里,所以他需要有發泄脾氣的地方,比如,對他的親生姐姐李海蘭。

    李岳從小就好為人師,一言不合,態度就差得不得了,李海蘭也很急,所以姐弟倆經常吵架。但是李岳在單位里的性格和在家里判若兩人,同事對他的評價是很謙和幾乎沒有野心,事實上,李岳這樣做的目的是升官,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官癮特別重。

    而現在,李岳又需要發泄脾氣了。他臉色鐵青地走到李海蘭的位置上,滿頭花白的頭發一根根直直地豎了起來。

    李岳沒好氣地說,“琉奕,你舅媽和表妹沒趕上火車,你把他們的票退一下吧。”

    李岳還不等葉琉奕回復,拋下這一句命令完,轉身就走。琉奕很不爽也很無奈,但嘴上也不好反對,心想,既然是用我的支付寶賬號買的,那就幫人幫到底,即便人家根本不領情。【#…愛奇文學i7wx ¥&最快更新】

    然而,當葉琉奕點開退款頁面,網頁上卻顯示:火車已開,不能在軟件上退款,只能本人持身份證在火車站窗口辦理退款。于是葉琉奕把情況跟舅舅李岳說了。

    李岳沒吭氣,立刻就給崔平打電話,把琉奕的意思轉告給崔平,沒想到崔平肺都要氣炸了,那聲嘶力竭的聲音葉琉奕沒拿著電話也聽得到。

    崔平在電話那端氣得直跳腳,“這小丫頭片子連長輩都敢刁難,長本事了啊?她當我不知道呢?不就是不想幫忙嘛,直說就好了啊,怎么還說是支付寶的問題呢?年紀輕輕就不誠實!”說罷很生氣地掛斷了電話。

    李岳這個受氣包只好又跑到葉琉奕這里,把崔平的意思很委婉地告知了她。敏感的葉琉奕一下子就明白舅媽的險惡用心:時間是你訂的,跟你一起出門的舅舅已經坐上火車了,你為了給你那什么老同學拿禮物,自己沒趕上火車不說,還要把原本已經按時坐在火車上的表妹叫下來,又不是我葉琉奕小氣不肯幫你退票,是支付寶規定火車開了就只能在窗口退票,我有什么辦法?

    突然,葉琉奕大腦里靈光一閃,計上心來:舅媽這個人慣常奸猾無賴,要是她故意到那些遠房親戚面前肆意抹黑我怎么辦?等下我明明幫了她,還被說得好像故意讓她沒趕上火車,還不幫她退票,那我就劃不來了,我葉琉奕丟不起這個人。

    于是,葉琉奕默默地又點開了退款的頁面,然后把支付寶上火車發車后只能在窗口退票不能用手機退票的提示截圖了下來。葉琉奕思忖著中午一到老家,就揪準機會裝作“漫不經心”地把這張截圖給遠房親戚們看一看,免得被舅媽背后詆毀就說不清道不白了,那得多冤啊。

    崔平在火車站發完火后,不高興歸不高興,最后還是老老實實地跟李怡兩個人去窗口排隊退票,然后買了下一班回老家的火車票。等待的時間好漫長,崔平和李怡憋著一肚子的氣,在擁擠嘈雜的候車室里等了整整兩個小時。候車室里混雜著各種難聞的氣味,汗味、泡面味、咖啡味、香水味,悶悶的空氣讓人聞了很不舒服。

    而李海蘭和葉琉奕那邊正在火車上悠閑的觀賞著車窗外的風景,適逢天氣大好,窗外從連綿的群山慢慢轉換成一望無際的平原。葉琉奕懶懶地靠在椅背上瞇瞪著眼,不一會兒就悠悠睡去。

    等到李海蘭叫醒葉琉奕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午飯時間,琉奕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再過不到半個小時,就到老家了。

    由于老家的那一站是中途停車,在站臺上停留的時間并不長,李海蘭、葉琉奕、李岳拿了行李匆匆忙忙地就跟隨著人群擠下火車。

    葉琉奕老遠就在火車站口擁擠的人群中看到兩個身形魁梧的男子。一個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典型的北方漢子,光光的頭上沒有一絲毛發,額頭平坦而亮堂。另一個中等個頭,體型彪悍,惦著啤酒肚,看上去很寬厚的樣子。

    葉琉奕拖著行李箱跑過去,對身形強壯的漢子叫一聲“大舅舅”,又對身影高大的男子叫一聲“二舅舅”,兩個舅舅都很熱情地過來招呼。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