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七章 巧了

第十七章 巧了

    李家的一大群人隨后又去拜了另外兩座墓碑,墓地的主人是葉琉奕的老爺爺和老奶奶,也就是李海蘭的爺爺奶奶,李睿的父親母親。

    老爺爺老奶奶出身是地主階級,老爺爺年輕的時候是知識分子,當時那個年代能成為技術顧問的人非常少有。而老奶奶沒出閣的時候是富家小姐,生活極其講究,即便不出門也要化妝,那時候老奶奶用的是謝馥春的鴨蛋粉,無論去哪都要帶著個保姆伺候。

    因為老爺爺的爺爺是古時候是縣衙門的師爺,家里房屋幾棟良田數頃,李睿和李慧分別是他的二兒子和三兒子。

    大兒子李聰是個極其貪財的人,為了貪圖這幾套房子,假意孝順他,得手后故意把他氣死了。李睿和李慧自此不在跟大哥聯系,他們知道父親近百歲頭腦很清醒,生活還能自理。要不是他們大哥李聰謀財,老人至少能活到百歲以上,卻在99歲就撒手人寰。

    李睿因此跟大哥李聰老死不相往來,他跟蘇儷說起這件往事的時候,感嘆房子多了不是好事,還是知足常樂最好。

    老爺爺的墓地坐落在更高的山上,那座山綠樹環抱,風水極好。李海天、李海蘭和葉琉奕走在最前頭,跟在后面的是李岳和李海明,接著是李海露、李誠和李蓓他們,崔平和李怡手挽著手有說有笑,慢悠悠地像是去郊游一樣。

    突然李岳一拍大腿暗叫不好,李海蘭轉過頭來問他怎么了,李岳說墓碑上還刻著他和前妻葉若櫻生的女兒李涵的名字。盡管李岳和葉若櫻離婚多年,但是墓碑上的名字一直沒有去改,主要是因為這么多年里李岳很少去掃墓。而現在墓碑上刻著李涵的名字,被李怡看到會發火的,李岳非常害怕。

    還是李海天出了個主意,讓李怡在所有人后面去鞠個躬就可以了。李岳為了以防萬一,還拿了一束花擋在墓碑上。

    葉琉奕在鞠躬的隊伍里遠遠地看見兩座墓碑上的照片,老爺爺一臉斯文的書生氣,戴著圓圓的眼鏡,典型的知識分子氣質,目光炯炯有神,氣度不凡。老奶奶是個知書達理的貴婦人,妝容精致,笑容可掬,高貴的眼神的透著一股機靈氣。

    一行人鞠完躬就下山了,李海天剛好走在李怡旁邊,李怡就開心地問東問西,李海天對李怡的印象不好,就突然問了她一個問題:“你知道你剛才鞠躬的其中一座墓碑的主人,也就是你老爺爺,生前最看中我們中的哪個人嗎?”李怡想不出來,就問,“大伯伯,是你嗎?”

    李海天哼了一聲,“老爺爺最愛的是你親姑姑李海蘭,因為李海蘭年輕的時候讀書成績最好,老爺爺是讀書人,最愛會念書的后代,我們這群子孫里頭,當年只有李海蘭的學費是老爺爺親自給的。老爺爺還給李海蘭買了一架手風琴,所以你表姐葉琉奕幼兒園的時候就學手風琴了。”

    李海天說這番話的時候,特地把“你親姑姑”這幾個字說得特別重,他早就注意到李怡不尊重李海蘭,所以有意無意地要教訓一下她。李海天說完就快步走到前面去了,只剩下李怡表情恨恨地站在原地。

    李海蘭和葉琉奕回到賓館后臨時改變主意,不在老家待一周了,掃墓完的當天下午,就買火車票回家。

    李海天知道后驚問為什么,李海蘭只說家里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實際上,她是覺得老家就這么點大,要是去外面玩的話,碰到崔平一行人得多尷尬啊,玩也不能盡興。

    而且現在已經明知李海明是什么樣的人了,李海蘭從小就跟李海天和李海明玩得特別好,李海露性格比較內向,所以關系一直淡淡的,而李海天年齡也很大了,沒有辦法一整天陪著出去玩。

    不過李海蘭有一事不放心,就是嬸嬸田蔓——李海天李海明李海露的生母今后住在哪里。李海蘭和葉琉奕臨行前,跟李海天一起去看望了田蔓。

    李海蘭和李海天商量了一下,建議田蔓跟蘇儷一起住養老院,互相有個照應,李海天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好,目前也只有這樣安排最妥帖了。

    李海蘭和葉琉奕去老房子里看她的時候,田蔓歪著身子坐在沙發上發呆,花白的頭發稀稀疏疏的沒有什么光澤,雙眼渾濁而無神,陷進深深的眼窩里,皮膚上的皺紋千溝萬壑,瘦骨嶙峋的身板像紙一樣薄。她面前的電視機早就壞了,什么節目也沒有,只有一片雪花。

    田蔓看到突然進門的李海蘭和葉琉奕先是吃了一驚,隨后眼睛里迅速地藏起了某種心酸的東西。

    李海蘭說明了來意,告訴田蔓養老社區里的種種方便之處,田蔓趕緊點了點頭,她知道這總比在這所老房子里擔驚受怕地好,就同意了。李海天也說,他再陪媽收拾一下東西,一周后親自送她去夕陽紅養老社區。

    李海蘭說的家里需要處理的事自然是裝修,由于工人們改管道的時候不小心,導致樓下漏水,樓板受潮了一大塊,樓下那戶居民的天花板上滴滴答答,地上已經水漫金山了。

    樓下的鄰居氣勢洶洶地上來敲門,跟工人大吵了一家,李海蘭進門的時候,鄰居正陰沉著臉坐在客廳里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她臉上的烏云密布分明就是暴風雨的前奏啊。

    山雨欲來風滿樓,兩個人目光如兩道閃電一樣交匯的剎那,都不由地愣住了,“怎么是你?啊呀,葉琉奕的媽媽,你好啊!”

    李海蘭也大為意外,“你是鐘然的媽媽吧,太巧了,沒想到我們竟然成了鄰居。”

    鐘然是葉琉奕的初中和小學同學,他們做了整整九年的同學,只是當時并不是玩在一塊的伙伴,但是同學這么多年,臉熟是可以算的。

    畢業多年,他們互相以為從此杳無音信,竟然兜兜轉轉成了樓上樓下的鄰居。這巧合,估計小說都不敢這么編,可偏偏就發生了,兩個母親家長里短地聊起來。

    鐘然的母親鐘欣聊起這些年來,像打開話匣子一樣。原來鐘然的原生家庭并非是初婚,而是一對同是二婚的男女組成的,鐘然自此以后多了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