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八章 遠親不如近鄰

第十八章 遠親不如近鄰

    鐘然去年剛結婚,對象是高中同學,現在鐘然家的房子里擠著五口人,如果鐘然的孩子出生,就基本連落腳的地方也沒有了。鐘欣聽說李海蘭家有房子要拆遷,羨慕得不得了。

    李海蘭卻說,“拆遷前幾年的確挺好的,那時候每個人都恨不得能當拆二代,用油漆在村里的墻上刷幾個‘拆’字,還能給自己長臉。現在不同啦!你沒聽人說,政策改了。現在都是安置房,或者買房給補貼,很虧,血虧!尤其是農村,拆了給幾萬塊,連房子錢都不夠。或者買房補貼百分之八,最高不超過6萬。120多平的樓房,如果拆遷也就十幾萬,他們當初蓋的時候都十來萬了,按照物價,其實拆虧了。農村拆遷之后那才叫慘啊,沒地了,也沒工作,也買不起房!”

    鐘欣點點頭,“是啊,現在早就不是前幾年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了,那時到處都在建設,房地產叫一個吃香,現在已經很難鉆政策的空子了,市場規范了。”

    李海蘭繼續說,“你現在才知道啊,我一個同學就是農村房子拆遷,挖土機到家門口,不拆都不行。老百姓哪看得懂那些彎彎繞繞的合同,樓房一平方拆遷補償只有800元,平房600元一平方,洗衣機200一個,空調300一個,120平方9萬6,加上一些家具,破天荒了也就幾千塊錢,這樣加起來十萬元,種的地就更不值錢了。”

    鐘欣也感嘆,“我們得努力啊,不然真的是螻蟻!”

    李海蘭倒是很坦然,“會依賴拆遷的一般都是投機倒把的人,現在的政策挺好,鼓勵大家去工作,賺了錢不投資到房產里,就去消費,這樣還可以刺激經濟發展。”

    李海蘭和鐘欣又聊了好久,因為房子漏水而引發的風波竟然在幾秒鐘之內蕩然無存,因為鐘欣的緣故,李海蘭很快結識了左鄰右舍的鄰居。

    李海蘭的對門是一個有趣的大叔,謝德疆,外號——謝頂的老姜。

    姜,自然是老的辣。老姜有一個油光發亮的光頭,因為年輕的時候愛思考,早就謝了頂。老姜的招牌動作是摸摸光頭,再捋捋胡須。老姜的胡須微微泛白,像玉米須一樣蓬松濃密,配上他雖然有皺紋但依然有光澤的肌膚,怎一個鶴發童顏了得。

    老姜的愛好有四個,廚藝,太極拳,天文,圍棋。

    老姜有一個大大的啤酒肚,但他不喝酒,他愛吃,他跟汪曾祺一樣是個美食家。

    剛好老姜之前跟鐘欣打賭,輸了一頓飯,鐘欣點名要吃老姜親手做的鋪蓋面。鐘欣就帶著李海蘭赴宴了。老姜熱情好客,既然是對門的鄰居,也就不計較多一副筷子。

    鋪蓋面是老姜最拿手的菜。這是一道重慶市的特色面食名吃,因為面皮很寬大像鋪蓋,所以得名鋪蓋面。

    老姜熟練地把醒發好的面團搓成粗長條后切分成6個劑子,在手上抹一點點豬油,把劑子按扁。

    然后他兩手拉扯著邊緣一邊轉圈一邊抻拉將面片扯開扯薄扯圓,完成的面片薄可透光,圓如滿月。接著,老姜坐一鍋熱水,邊扯面片邊下鍋。

    獨具一格的手撕鋪蓋面,一改面條本身的單一,又不同于刀削面或拉面,而是用特殊方法發酵面團,使面團柔韌軟和而又不粘手,煮制時用手拈起面團撕成大片狀,形如鋪蓋,因此面片可薄如紙,勻如玉,只須數秒即熟。

    煮熟后撈出瀝水,配以祖傳秘制的雞雜湯,撒上香菜和白芝麻點綴即可。雞雜湯是鋪蓋面的澆頭,老姜足足熬了一個晚上。

    李海蘭吃在嘴里,口感有肉感而不硬,下肚后渾身熱乎乎的,冬天或者雨天吃上一碗鋪蓋面,整個人從里到外都散發的暖意。清湯雜醬咸鮮香甘,面皮在嘴里就像筋道的肉,越嚼越香。

    三個人聊得正開心,老姜的兒子謝云浩回來了。謝云浩是鐘然的發小,兩人好得幾乎可以同穿一條褲子。

    但是奇特的是,謝云浩和鐘然的性格可以說是一對反義詞,換而言之就是互補。

    鐘然是屬于內向型的性格,單眼皮,小眼睛,厚嘴唇,眉毛又粗又短,沉默寡言,不善言辭,外表笨拙,內心機靈。

    謝云浩則偏向于活潑開朗的性格,柳葉眉很秀氣,鼻梁瘦削挺翹,細長上挑,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上嘴唇唇珠帶勾,這樣面相的人,只要吵架就沒有吵不贏的。

    謝云浩跟謝德疆相比,除了謝德疆富態謝云浩骨感以外,五官神韻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謝德疆年輕的時候喜歡天文,但因為那個年代一般考上了大學,都包分配到工作單位,謝德疆的專業是金融,只能對天文愛好望洋興嘆。

    沒有從事愛好的行業,對謝德疆來說是一大遺憾,于是他很自然地把那份未完成的心愿施加到了兒子身上,要求他高考填報志愿必須選天文相關的。

    可是謝云浩對天文一竅不通,他喜歡的是格斗和健身,所以他選擇讀警校,畢業后考公務員,成為了一名獄警。

    監獄里面的工作環境很壓抑,工作很枯燥乏味,所以長久以來,謝云浩一改往常的陽光大男孩形象,變得有些雙重性格,既親和得體又陰沉壓抑,冰與火同時在他的身體里交織著,也算是文武雙全。

    謝德疆對兒子的工作很不滿意,在他的眼里,警察整天就是打打殺殺的,哪里有學天文開得高大上。

    謝云浩對父親的成見很不服氣,警察分明是鐵血硬漢,雖然風里來雨里去,有緊急情況的時候,連作息都不固定,很難保家衛國,沒有警察睡個安穩覺,但是如果沒有他們的出生入死,又哪里有華夏大地的興國安邦?

    謝德疆慢慢地接受了兒子對于職業的熱愛,欣慰地看著他從一棵若不經風的溫室小草成長為膚色古銅的男子漢,也就沒有再把自己的理想強行施加給他。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