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十九章 該悲還是喜

第十九章 該悲還是喜

    葉琉奕掃墓完回到公司,沒想到蔣冰悄悄地把她拉到一邊,神神秘秘地對她說,“你還不知道吧?楊菲上周被何超趕出家門了!不過現在他們決定結婚了。”

    葉琉奕大吃一驚,“你怎么知道的?這好戲劇啊!”

    蔣冰像說書一樣滔滔不絕、繪聲繪色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那天晚上,上海市受到有“高仿臺風”之稱的江淮氣旋影響,下了一場特大暴雨。

    整座城市被陰雨籠罩著,沉浸在漫無邊際的濕冷天氣中。

    問世間“晴”為何物?直叫魔都變“蘑”都!

    蔣冰看著窗外的天氣,都要憂郁的長一堆蘑菇香菇了。衣服洗了總是曬不干,她從沒想過空調不是用來取暖,而是用來烘干衣服的。

    上鋪林芳正躺在床上刷朋友圈,她沒心沒肺地說著風涼話,“看你們都在朋友圈里曬房、曬車、曬娃、曬美食、曬唱歌、曬旅游,這都不算什么,有本事你曬個被子給我看看?”

    對床的游少學立刻附和,“太陽是去流浪了吧?衣服襪子快沒得穿了,全曬不干!”

    全宿舍最有魅力的鄭燕說,“我前幾天拒絕了一個追求者,你們知道我是用什么理由嗎?等天氣好了再說。”

    住在鄭燕下鋪的王紫哈哈一笑完還是愁眉苦臉,周末異地戀的男友要來看她,可是這樣的天氣,她估計只能帶人家去看新“滬上八景”:外灘晨雨、豫園雅雨、摩天覽雨、舊里新雨、十里紅雨、佘山拾雨、楓涇尋雨、淀湖環雨……

    就在全宿舍一起吐槽這包月無限量下雨套餐時,突然有人把門敲得“砰砰”響,林芳調皮地問了一句,“誰啊?是雨神蕭敬騰嗎?”宿舍里的笑聲頓時要把屋頂掀了。

    敲門聲依然沒有停止,床鋪離門最近的蔣冰只好去開門,“誰啊?這時候來敲門……啊!楊菲!怎么是你!快進來!”

    楊菲單薄的衣衫被瓢潑大雨淋了個濕透,搖搖晃晃地進屋后,全身都在滴水,烏黑的長發挽在后腦勺上,丸子頭耷拉下來,鬢角的碎發濕漉漉地貼在耳邊,顯得特別狼狽。

    蔣冰給了楊菲一套自己的換洗衣服,楊菲就忍不住哭了,“何超真是狠心,我出門的時候什么也沒帶,就帶了一個手機,雨下得這么大,手機都進水了,連電話都打不了,我本來想先給你打個電話再過來,可是手機進水,根本沒辦法開機……”

    楊菲說著又嗚嗚地哭了出來,蔣冰看著楊菲纖細的手臂上,幾道血紅的抓痕和青紫的淤青在陰暗的光線下依然那么明顯,讓人觸目驚心。

    蔣冰疼惜地問,“他打你了?這男人怎么這樣啊?”

    楊菲的臉上還掛著淚痕,被蔣冰突然點破,先是愣了一下,又低下頭抽噎了起來,她清麗的臉上已分不清是雨是淚。

    蔣冰慌了,趕緊遞給她一盒紙巾,楊菲接過,顫抖著雙手擦臉,蔣冰這次隱約看見楊菲的三角臉上印著個暗紅色的手印,就連脖子上都有。

    楊菲感覺到了蔣冰的視線,她覺得很丟臉,但是既然這樣淋著雨跑進來,本來就夠丟臉了,臉上掛不掛彩又有什么差別,楊菲想想,內心無比悲涼,就又哭了起來。

    當晚楊菲只好在蔣冰的房間打地鋪,因為蔣冰的床是單人床,沒辦法擠兩個人。

    楊菲躺在又涼又硬的墊被上,遲遲無法入睡。突然她的胃里一陣翻江倒海,她忍住頭暈,躡手躡腳地跑到廁所里,跪在馬桶前哇哇大吐起來。

    喉嚨里無比惡心的味道在她的呼吸里蔓延,楊菲的心里又高興又傷感又懼怕又迷茫。

    她知道自己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孩子是何超的嗎?當然……不是!

    楊菲蒼白的嘴角擠出一絲惡毒的微笑,她摸著微微凸起的小腹,這個孩子的生父是一個已婚的男人——邢凱,公司里的程序員,因為邢凱20歲就結了婚,所以邢凱比楊菲還小一歲。

    邢凱的老婆是他的小學同學,兩人在初中談戀愛,經過8年愛情長跑,步入婚姻的殿堂,卻因為太過熟悉,沒有任何神秘感,在結婚5年后,感情就遭遇了危機。

    邢凱越發覺得,自己相處十三年的老婆跟自己性格并不合拍,雖然早已熟悉彼此的習慣和身體,兩人才二十多歲的年齡,就已經厭倦得像左手摸右手。

    于是邢凱明里暗里地頻繁出軌。他周圍所有活動的女人都成了他的獵物。

    邢凱先是把眼睛瞄上了葉琉奕,可沒想到那小妮子性子烈得很,軟硬不吃,油鹽不進,整個就一毒/品,讓人要么惹不起,要么戒不掉。

    邢凱要找的女人不是毒/品,只要像香煙就夠了,抽完立刻扔掉,尾巴處理得干凈,以絕后患,這樣才能彩旗飄飄,紅旗不倒。

    于是邢凱試探地給楊菲發了幾條帶有挑逗意味的短信。楊菲那時候跟何超的感情正遭遇危機,她急需要一個男人填補內心的空虛,但又不可以纏上她,讓事情敗露。邢凱自然就成了楊菲出軌的最好人選。

    只是楊菲沒想到,一夜的露水情緣就讓她懷孕了,于是楊菲心生一計,讓何超以為是他的孩子,誰讓他對自己隨便打罵,所以她不僅綠了他,還讓何超喜當爹,想到這,楊菲覺得得意極了。

    第二天,正當蔣冰無限同情楊菲的時候,楊菲竟然跟何超在面前無比恩愛地卿卿我我,蔣冰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眼花了。沒想到楊菲叫住了蔣冰,說剛才何超向她求婚了。

    這狗血的事,讓蔣冰無語得驚掉了下巴,既然人家決定結婚了,楊菲曾經無依無靠,無論好壞也算是有了個結果,蔣冰也不好說什么。

    于是她把自己的驚訝和疑惑跟全公司熟識的同事都叨嘮了一遍,拜蔣冰的大嘴巴所賜,楊菲奉子成婚的消息在全公司傳的沸沸揚揚。
云南11选5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