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安得廣廈 > 第二十二章 塵世里的琉璃心

第二十二章 塵世里的琉璃心

    葉琉奕驚訝地看著突然出現的姚文軒,“姚哥,你嚇死我了,干嘛突然站在人家身后……話說,你怎么也來琉璃博物館了?”

    姚文軒很爽朗的笑了,“我帶兩個法國朋友過來參觀,哎,怎么在這里也會碰見你這小丫頭?”

    葉琉奕有些無語,“拜托,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姚文軒略一挑眉,“沒大沒小!”

    這時,葉琉奕感覺到身后有兩道友善的視線在看她,她側過臉瞧了瞧,原來是兩個外國人,一男一女。

    男的目測有一米八,五官立體得像雕塑,灰色的瞳孔里閃爍著藝術氣質。女的豐滿迷人,亞麻色的長卷發有著凌亂美,淺綠色的清瞳忽閃忽閃,眉眼間有獨特的個人氣質在閃爍著。

    葉琉奕心想,看這兩個老外怎么感覺像法國人,因為在法國文化中,比起既定的外貌,法國人更加注重于個人風格,也就是他們常常說的“個性比外貌更重要”。

    果然,葉琉奕聽到兩個老外在私下議論著什么。

    一個渾厚的男聲說道,“une jolie fille”(法語大意:一個漂亮的女生。)

    女的用贊同的口氣說,“elle a des eux en aande et un petit nez”(法語大意:她有著一雙杏眼和一個小鼻子。)

    有學過一丁點法語的葉琉奕立刻就聽出他們說的是自己,便報以微笑,“ri”(法語大意:謝謝。)

    兩個老外有點驚訝,大約是沒想到葉琉奕會法語,便也很有禮貌略帶尷尬地笑了笑。

    葉琉奕陷入了沉思,她記得法國中西部古城圖爾的古安博物館前幾年舉辦了當代琉璃藝術聯展開幕式,中國臺灣現代琉璃藝術家楊惠姍和張毅夫婦攜手法國玻璃藝術大師安東尼·勒彼里耶,開啟了一場當代琉璃藝術先鋒對話。

    那次展覽展出了楊惠姍和張毅夫婦創作的近20件中大型作品、安東尼·勒彼里耶的50余件代表作品。

    楊惠姍和張毅夫婦展示的“無相”、“一抹紅”、“一朵中國琉璃花”等系列作品,極富東方人文色彩。

    葉琉奕看過相關報道的圖片,楊惠姍創作的“無相”系列作品哲學意味豐富,以琉璃材質提醒著生命的絢麗和脆弱。張毅的“一抹紅”系列作品以玻璃鑄造為媒介,融會中國傳統的繪畫技法,表現宋代山水的水墨層次、暈染。

    而安東尼·勒彼里耶是法國當代最著名的玻璃藝術家之一,其作品銘刻著諸多歷史、人物、藝術、時間相關的符號,色彩在玻璃內在的透明空間里散開,造就了一個深沉而廣遠的空間,極富韻律感和光的美感。

    正如楊惠姍和張毅所言,藝術是文化的一部分,文化是傳統,文化是生活。藝術必須與創作者的生命情感、民族情懷有關系,這場藝術盛宴講以中國琉璃藝術講述華夏故事,為東西方文化交流架起一座美麗的橋梁。

    姚文軒轉過臉偷看她,“你又發呆了。”

    葉琉奕回過神來,“你怎么知道。”

    姚文軒說,“你經常這樣子想著想著就呆了,我發現很多次了。”

    葉琉奕笑了,“我是在回憶法國展覽的那些琉璃。”

    莊靜聽罷立刻就來了興趣,“楊惠姍和張毅的作品被帝都故宮博物院、華夏美術館、英倫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法蘭西裝飾藝術博物館等20多家博物館收藏。2015年,楊惠姍和張毅曾在法國巴黎大皇宮舉行展覽。”
云南11选5计算器